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二百零六章 避去劫关遇天数
    昆始洲陆灵机无限,又有无尽机缘,在诸天万界传闻之中,乃是最为上等的修行之地,只是罗教、行教所在,本在另一处造化之地,不通过演教界门,根本来不得此处。

    姚参北这一次只是想在渡过界门时,利用那忽然高涨的造化之灵伟力,将自己渡送到某处远离演教的地界上,可没想到,自己运气如此之好,竟然来到了这里。

    造化之灵道法虽然重在挖掘自身,可不似演教道法一般完全摒弃灵机,有灵机作为辅助,无疑修行起来更为迅快。

    姚参北本以为自己这回是受了道法的眷顾,只是他很快发现,这处地界并不如想象中那般美好。

    洲陆之上无尽灵机自也是孕养出了无数异常了得的妖魔凶怪,而他自身道行不过是元婴层次,在这里几乎是寸步难行。

    且他是被造化伟力干涉才送入进来的,落处自然不可能挨近人道所在,周围自也无有任何修道宗门。

    幸好他道法上乘,能够掩盖自身气机,不过要想在这里生存下去,就必须提升修为,但越是提升修为便越会失去自我,可不提升又是不行,否则无法应付这等险恶局面。

    他也是意识到,这既是他自己的选择也是造化之灵伟力有意在背后推动,就是要他尽快与道法相互融汇一处。

    很快半月过去,在又一次闭关后,他神情阴沉无比,他能感觉到,只要再有一次入得心界求取道法,那他就不再是自己了,原来意识会被纯粹的道法所取代。

    他记得昆始洲陆上是有宗派存在的,自己若找到人踪,不仅能找到庇护之地,也能避免被道法同合,于是作法推算了一下,却是感觉这里天机混淆不清,没有任何结果。

    想了想,干脆认定一处方向而去,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往这里走,但是感觉往这里来就是最为正确的,似乎有什么物事吸引着自己。

    几天之后,他忽然察觉到前方有灵机波荡,不由精神一振,他能够辨别出来,这是神通道术所化,绝非是什么妖魔凶怪,便就腾身往前纵去,没有多久,便远远见得一名年轻修士站在一座小丘上,身边站着一个孩童。

    而其前方乃是一头身形庞大,足有千丈的凶怪,只是四肢迈动时跌跌撞撞,肉翅拍打之间,扬起如山灰幕,似是中了什么手段。

    那孩童拍道:‘倒,倒,倒……’

    可那妖物似乎也是卯上了,就是硬撑着不倒,最后直到生机消亡,也是四肢着地,不曾倒下。

    孩童嘁一声,小脸很不满意。

    姚参北见此,往前驱进,远远发声过来,招呼道:“两位道友,我非妖魔,请莫要……”

    话未说完,他神色一变,腾身一闪,躲开了一道灵光,好在对方一击之后,也没便再没有什么举动了,可一时之间,他也不敢再靠近了。

    那孩童一招手,将那一道灵光收回,对着旁侧年轻修士言道:“先生,那好像是个人啊。”

    年轻修士惊叹道:“这位道友,你敢独自一人到这里来,当真十分了得啊。”

    姚参北一听此言,知是方才只是误会,于是小心靠上来,站在远处打一个稽首,报了一个假名,道:“散修姚瞻见过两位道友。

    年轻修士还得一礼,道:“我名孟壶,演教修士,此是我弟子卓玉。”

    那孩童不情不愿回了一礼。

    姚参北一听,心中一惊,怎么这里也有演教教众?而且这么不巧就让自己碰上了?心中不由提起了几分戒备,不过再是一想,对方不可能认出自己本来身份,倒也不用太过于紧张,于是道:“在下擅长蛰藏之术,故才敢独自在此遁行,倒是让两位见笑了。”

    双方攀谈了几句,因为彼此都是人修,而在这荒陆之中到处都是大妖凶怪,自然而然便就约定同行。

    姚参北本以为跟着两人行动,便能从此处走了出去,只是闷头走了十几天,感觉越走越是偏远,撞见的大妖越来越厉害,便忍不住问道:“道友,我等这是去哪里?“

    孟壶停下身来,吃惊道:“道友不知道?”

    姚参北心中一紧,莫非有什么事是自己应该知道的?

    他定了定神,抬手一礼,道:“惭愧,在下只是一介散修,这回出来寻觅机缘,有许多事并不知情,却要请教道友,自然,若是道友不方便说,全当在下不曾问过。”

    孟壶唔了一声,道:“没什么不能说的,我等之前路遇大妖,一路拼杀,准备回去时发现归行牌符气机散乱,已找不到回去之路了……”

    姚参北沉默片刻,才缓缓道:“道友是说,你早是迷失道途了,那么此前……”

    孟壶理所当然道:“我等以为道友是认得路的,故便跟着道友走了。”

    卓玉小脸不满道:“你不认识路早些说啊,害得我等走错路了。”

    姚参北只觉胸口一阵发闷。

    他吸了口气,认为事情其实并不那么糟糕,尚有挽救余地。他们三人走在一处,这里的妖物也能对付得了,既然知道了问题所在,那么找出归路也就是了。

    他道:“两位道友莫急,总能想出办法来的,我等观天星象,查勘地气流转,或是感察过去气机变换,该是不难寻得归途吧?”

    小童卓玉一脸鄙夷道:“这里是昆始洲陆深处,顶上妖气笼罩,无法飞遁高远,还有各种幻境数不胜数,所见所感未必真实,你说的那些寻常手段要能用上,那还用得着你说?”

    姚参北自认是造化之灵入世之身,还曾是罗教坛主,身份不凡,被一个小童教训,顿时有些恼怒,心中杀机浮动,但现在不是置气的时候,故是表面仍是如常,道:“原来如此,恕在下不知这些,却要请教,在下未至时,道友准备回返?””

    卓玉气闷道:“我们不认识,但是这里妖物凶怪定是认识,所以我们准备抓一头,只是这里异类都很是硬气,宁可自绝,也不愿被我等活捉。”

    姚参北想了一想,道:“在下冒昧一问,道友出来这么久,莫非教中不曾有人察觉么?会不会有同道出来找寻道友?”

    孟壶一脸深沉道:“不瞒道友,我功行精进太快,又修道明理,尊师重道,故是常遭人妒……”

    卓玉也是连连点头,很是认同道:“分坛之中都不是好人。”

    孟壶感慨一声,道:“我愿和光同尘,奈何俊秀无伦,若有来生,我愿为一庸才,不至于似眼前一般,如凌绝巅,高处不胜寒……”

    姚参北面无表情。

    孟壶摇摇头道:“走吧,不要再说这些了,前路凶险,只能靠我等自家了。”

    姚参北瞥了二人背影一眼,心中一动,眼神之中多出了几分诡异之色。

    他突然意识到这是一个机会,看得出来,这两人根本不受宗门重视,所以失陷在外也没人理会。

    那么他若是能将二人唤入自己心界之中,并以造化之道将之渡化,就算不能让他们听从自己吩咐,那对日后行事也是方便了。

    虽这位名唤孟壶的演教修士他看不出具体修为,但是只要入了自己心界之中,这些都不是阻碍。

    不过他可不会别人说一句话就立时相信,这说不定也是对方对他的试探,所以没有立刻动手,而是准备再等几日,确定没有人来接应再说。

    又是半月过去,三人仍是在荒地之内晃荡。

    姚参北这时反而犹豫了,尽管没有见到分坛来人相救,算是侧面印证了这两人的说法,可是这师徒二人似一点也没有流落在外的紧张不安,却仿若在郊游,每次对上大妖凶怪,都是兴高采烈上去宰杀,什么前路凶险,凶险在哪里?他压根就没见到。

    不过他却能感觉到,周围妖魔的道行越来越高,一时行程也是渐渐放缓。

    又是几日,三人发现周外俱是大妖气机,不论往哪个方向去,都是没有出路,只能停了下来商量对策。

    孟壶神情严肃道:“我等当是深入到了从未有人到过的荒陆深处,再是走动,怕就会遇得难以抵挡的妖魔凶怪了。”

    姚参北也是心头沉重,事先完全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陷入这般绝境,一不小心,恐怕就会陷入万劫不复,道:“道友准备如何?”

    孟壶叹道:“既然无法找到出路,那就只能离开这里了。”

    姚参北听不懂这话意思,试着问道:“道友此言何意?既然无路,那又如何离开此处?”

    孟壶奇怪看他一眼,道:“当然是遁破虚空,离开这昆始洲陆,而后再设法回来了。”

    他现在是洞天修为,自能破开这方天地,去到别处,至多费些时日,就又能回去分坛。

    姚参北神情一僵,随后猛地想到了什么不好之事,急忙道:“可是道友,你能走得,可你弟子怎么走,你需为你弟子考虑……”

    他话音未绝,卓玉已是化一道虹光,飞入孟壶腰间悬挂的一枚玉石之中。

    孟壶冲他一拱手,郑重道:“道友,就此别过了。”

    姚参北道:“我……”

    孟壶一点足,霎时冲去天宇,随后一声震响,已是破开天地,去到天外了。

    姚参北站在原地,怔怔看着那天穹上方的虚空裂口,神情变得难看无比,暗悔自己没有早些下手,不过对方倒是提醒了他,只要能够修炼到洞天之境,同时尽量不令被那道法同化,一样可以离开此地。

    只是正当他如此想时,却是听得外间有铺天盖地的气机狂涌而至,不由面色一白,由于孟壶方才遁破虚空的动静,却是一下吸引到了四方妖魔的注意,此时此刻,竟都是在往他这里赶来!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