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白狼公孙 > 第五百零五章 心不同往日
    火盆噼啪弹跳出火星,巨大的鲜卑王帐周围人头攒动,此时天黑尽了,贵族、士兵、牧民正朝这边围拢过来,不时也会看向另一边待命马背上的一万鲜卑骑士,许多人籍着昏暗交头接耳,窃窃私语形成嗡嗡嗡的嘈杂…….

    “过来的是锁奴单于,他不在草原上,跑到王庭这边做什么…”

    “.….来时,他麾下的勇士在喊话,让我们北上。”

    “有狼王的命令?有就可以过去,那天来的一支商队还欠我些东西,说下回过来就还……”

    “…今日零零总总好些汉人先生被杀,有七八十人…….单于私自做的主,他让我们北上,肯定和狼王闹翻,可能要打仗了…….”

    “那我还是跟着单于…早看那些汉人不顺眼…”

    “那你去啊,冬天饿死你家里人…”

    人们细细碎碎的低声交谈,有时发生争执吵嘴,甚至动手打了起来,分出两种不同的立场,这几年里王庭、乃至草原上的鲜卑牧民迎来了难得平静,一日比一日过的好了,从前同样也是放牛牧羊,但每到冬季,族中总会有人冻饿致死,如今到了白狼王治下,他们只需要安心畜牧,汉人商人自会上门收购,也不会欺骗榨压,实实在在的换来许多沉甸甸的收获,甚至一些汉人才用的奢侈品。

    当中自然也不排除几年前公孙止在王庭这里屠杀四万多名鲜卑男女老少,一拨拨的身影跪在地上被砍下脑袋,插在木棍上排成了‘长城’,又过了一两年的奴役待遇后,他们才熬过来,编入汉籍鲜卑名册,大多数人已经没有了反抗的念头,如今还能叫嚣的,大抵是好吃懒做,日子过的穷苦一批人。

    而不愿动身的人里面,作为鲜卑一部分贵族,在这几年里享受到的是从前草原上难以想象的,接到锁奴的召见,在他命令的语气里,这部分贵族有些为难,回去寒风凛冽,一望无垠的草原的日子,便是没法过了。

    一名年老许多的鲜卑大人,身上还着丝绸衣裳,肩领围着毛皮,他望着首位上压着膝盖沉默的人影,语气有些温吞:“单于,你突然返回,让我们北迁,八万多人一夜走的完吗看看帐外,有老有少,途中怎么走,难道还要像几年前被匈奴人给堵住,会被人再杀一次。”

    “我看是你们贪图汉人给的好处,都不想走!”野狼泥陡然大喝,伸手按住刀柄,那部落大人身后几名勇士也同样迅速握住刀柄,唰的一声拔出,与野狼泥的人对峙起来。

    嘭!

    首位上,大掌猛的拍在几案,锁奴站起身:“把刀都收起来,为区区外人拔刀,简直辱没长生天!草原男儿爽朗豪迈,说话就说话,都是同族亲人胸襟就该像天空一样广阔!”

    侍卫互相看看,之前那名说话的部落大人抬了抬手,这些人才将兵器插回鞘里,旁边,另一名相对稍年轻点的鲜卑贵族,忍不住开口:“单于漂亮说的不错,可狼王快要回来了,他的敌人可是二十几万,都败在他面前,单于这时候让我们反了,是要把王庭八万多鲜卑子民,还有草原上的牧民们都逼上死路!”

    “各位部落大人、长老,就是这个时候才是最好的机会。”锁奴跨出座位,站在中间火盆前方不远,目光冷厉:“我鲜卑自分裂以来,一日比一日衰弱,如今辽东归顺,离家的孩子都已回到草原母亲的怀抱,只要我们远离汉境,深入草原,五年、十年,又是繁荣昌盛的大鲜卑了,不用再看汉人的脸色,不用再学、再穿汉人的东西。”

    他捏紧拳头,声音沉下来:“……公孙止让我们鲜卑学汉人的东西,学他们的汉话、穿他们的衣裳,你看看族中的孩子,越来越多说汉朝人的语言,再过几年,老的一批死去后,还有多少人记得咱们是草原上的雄鹰,是鲜卑人!!他这是断我们的根啊,比刀兵更加可怕……”

    帐中诸人自然听得懂,但也有人满不在乎:“我鲜卑血统不断,如何就没了?”随后有声音附和:“对,汉人又未强制我族中幼儿学汉话,他们也时常说鲜卑话的,单于是想多了吧。”

    嘈杂说话的声音持续了片刻,终究还是有人出来:“不管如何,单于乃是我鲜卑着想,同族之间不挥刀,那么……不妨让单于自己在王庭传下命令,愿意走的,就跟单于走,不愿的留下来,继续放牧,过安逸的生活。”

    锁奴目光扫过火光之中一张张神色各异的脸庞,捏紧的拳头又松开,咬紧牙关的点了点头,沉声说道:“好,现在我就派人各个部落传达命令,明日早晨就让愿走的在这里集合,你们可不要从中使坏,不然本单于手中这把刀就割下他脑袋”

    夜色中接到命令的鲜卑骑兵开始沿着各个部落而去,深邃的黑色在时间中渐渐流逝……

    **********

    东方泛起鱼肚的白色,从居庸关到上谷郡的队伍已至沮阳城外十里,时间已到了清晨,天色阴沉,蝉鸣在道间树上一阵一阵重复的响起,单调又令人烦躁。

    先行一步回到城中的公孙止并没有直接去府衙,而是直接回到家中,此时已有快马先回去通报过了,他回到府邸门口,蔡琰作为府里的女主人,牵着正儿的手领着蹇硕一批人家中仆人、侍女早就恭候在那里。

    见到从马背上下来的夫君,她笑吟吟的迎上去,公孙正欢快叫一声:“爹爹!”然后跑过去扑在父亲怀里时,蹇硕连忙指挥侍女们上去用柳枝给主人扫去外面沾来的晦气。公孙止抱着儿子让她们忙活,看着对面的妻子笑起来:“好不容易赢来的胜绩,都快被这阉宦给扫没了。”

    听到这话,一旁的蹇硕笼着袖口翻了翻白眼。惹的蔡琰捂嘴轻笑了一下,随后与夫君一起回到府里,“夫君这是又先回来了,把众位将军丢在后面了吧。”

    踏上屋檐的石阶,公孙止将儿子放下来,摩挲小人儿的头顶,笑着说道:“事事都要让我这狼王看顾,还要他们将军做什么。”话语停顿了一下,他俯下身对正儿吩咐一句:“你去东方兄长那里玩耍,吃午饭的时候,让他一起过来,为父要考校他学业。”

    “嗯!”公孙正像是得到军令般站的笔直,小脸严肃认真的点了点头,然后转身飞快的朝侧院跑去,让侍候他的两名仆人吓得连忙跟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