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新世纪的异端英雄 > 第五章 十八分钟2
    秋田默然地看着飞舱门完全关闭,随即其面无表情地赫然一脚踢出,重重地蹬在马修的面门之上。

    马修痛苦地闷哼一声,身体重重地摔在了室舱壁上,从而导致整个体都随之一颤。

    不等马修从痛楚中有所反应出来,秋田已上前一步抓起了马修的衣领将其头直接按在窗之上。

    “你是不是以为这个世界上只有白头翁可以杀了你!”

    马修的口鼻处狂涌着鲜血,喷着血沫嗤笑道:“现在我就是案板上的鱼肉,何人都可以砍上我一刀,但是厨师与猎人是有着本质区别的。”

    秋田冷哼一声,双将马修甩掷在地上。

    马修倒地后吃力地翻转身体,面向秋田道:“帮助雨果骗过我的人就是你吧,想不到你这弱不禁风的样子也是个新人类。”

    先前马修所感受到的那道凭空出现的渎者气息正是雨果设计,同秋田二人联创造出来的,正是这道气息令马修陷入恐慌中,从而使其一直并未逃逸。

    实际上雨果所使用方法很简单,先前在第九区中时雨果便已获悉马修拥有某种对于渎者有所预知感悟的能力,对此雨果担心自己的行踪会提前败落让马修溜之大吉。

    于是在马修预计抵达安全屋前,雨果便带着秋田飞至在其公寓的上空之中,漆黑的夜幕与厚重的云层为雨果提供了最好的掩护,且马修也未想到雨果会使用如此极端的段。

    当马修的身影出现在由夏染远程控制的监控镜头中后,雨果同秋田便如神兵天降一般赫然出现,丝毫不给马修以任何喘息的会。

    秋田尽力释放自己渎者的气息,而雨果则收敛气息快赶往安全屋,就这样在多重配合与明暗交力上,马修最终成为了瓮中之鳖,被雨果擒获。

    此刻的马修早已思考出这其中的猫腻,对此感到愤恨的同时也只有感到无奈。

    但现在思考这些失败的细节早已无关紧要,现在马修所思考的是如何自救逃离这里。

    虽然现在的马修逃离一死,然而形势依然毫不乐观,自己被雨果以能力相制,几乎成为了一个“废人”,虽然雨果想用其作为人质与诸葛一方进行谈判,但马修却是心知肚明,自己在诸葛的眼中早已没有丝毫价值,想用自己了解此事全然是不可能的事情。况且马修也意识到诸葛疯狂的行为已然将事情推至难以控制的境地,即便自己真的通过某种段从雨果中逃离,也很容易是刚出虎口又入狼穴。以至于眼下自己只能寄希望于眼前这个搞砸事情且落魄失意的少年身上。

    马修强忍剧痛用一种狂笑调侃的口吻道:“喏,你认为自己在他的眼中算是什么?一个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帮?说来也很好笑,我同他打交道的次数也不算少了,还是第一次听说他竟然有着你这么一个得力的助。不过嘛...你现在的样子好像并不得宠嘛。”

    秋田凝望着马修,眼神中有所异动,对此马修将其看在眼里喜在心上,不在意嘴角流淌鲜血嘶笑道:“现在你搞砸了事情,他便将你视为累赘一脚踢开,这么做着实不讲情意呢。”

    秋田冷眼看着马修,忽而嘴角露出一丝不屑的消息。

    “情意?我不懂你口中的情意是在指什么?是格拉斯对于的那种情意吗?”

    秋田的话令马修顿时一惊,整个人当即都愣在那里。

    秋田俯视着马修道:“不要用你心中的那点小伎俩妄图来骗我,我保证我会将其全部开破。”说罢秋田浮下身子,用冰冷的目光看着马修道:“告诉你,你对我并不了解,但是我对你却知道很多,甚至是你‘蹲马桶’时那‘快乐’的模样...”

    马修的脸色已彻底变成的暗青色,与此同时的愤怒已在他的眼中迅积蓄着。

    “混蛋!你在说什么!”马修忽然恶狠狠地说道。

    秋田冷声道:“我说什么你心中自然有数,太过赤裸的言语我也不愿表明,那只会脏了我的嘴!我所要表达的事情只有两件。第一,与你做兔子不同,我所获得认可都是由自己的实力换来的。第二,今晚你死定了!”

    说罢秋田再度站起身体,一脚将马修恶狠狠地踢了出去。

    马修只觉得自己人生中仅存的尊严在这一刻被秋田彻底击破,撕心裂肺地咆哮着想要扑将上去同秋田拼命,但此时的他早已是心有余而力不足,秋田看待其的眼神也如蝼蚁一般不屑一顾。

    而此时的秋田,指上的魂戒早已闪烁着幽黑的光辉。

    ...

    雨果之所以要提前离开直升一方面是担心芝芝被绑,秋田过于冲动而率先引不必要的冲突,另外一方面他要先见一个人。

    在pt的全息投影中,一个闪烁的红色坐标距离自己越来越近。

    很快,雨果便在一栋大厦顶部看到了那个白色身影。

    雨果纵身落了下去。

    月神少爷早已在大厦顶部等得有些不耐烦了,以他的脾气个性早就想要只达现场,与诸葛这一伙“绑匪”大战一场,不过白头翁却是邀请其实现碰面一次,进行会面计划,不得不说后者的提议对月神少爷来说更有是吸引力,在他的眼中有白头翁属实算是独一无二的新人类,能够与其并肩作战是月神少爷很愿去做的。

    就在月神少爷等的有些不耐烦的时候,雨果已从高空落下,飘然间抵挡了月神少爷近前,那从黑暗中“诞生”的模样颇有击飞神秘吸血鬼贵族的气质。

    月神少爷见状有所喜悦地上前一步道:“你来了。”

    雨果点了点头道:“好久不见。”月神少爷也笑道:“好久不见,感觉好些了吗?”

    上次二人相遇还是在马尔福公寓中,那时雨果刚刚恢复了全部的记忆,却也换来了阿瞳的死亡,月神少爷亲眼看见雨果崩溃的是瞬间,致此月神少爷才提及此事以表无慰问。

    雨果淡笑道:“好了很多。”

    月神少爷道:“那就好。”

    其实很多事情对于月神少爷来说已经算不上是秘密,毕竟那晚死去的阿瞳正是柳甄敏的妹妹,而雨果住在马尔福公寓中区中,其真实身份也早已呼之欲出。

    不过对此月神少爷却没有进行任何的深入调查,甚至严令田中、佐山、牛川等人进行私人性质的调查,在他的眼中无论是白头翁还是柳甄敏都是其所尊重的人,至此月神少爷也愿意尊重此二人的隐私。

    对于今晚的事情月神少爷率先问道:“到底生了什么事情,我现在所了解的信息量实际上很少,警视厅内部也并非出现任何的信息,真不知道这群人都是干什么吃的。”

    雨果道:“事情却是有些特殊,医院之中被绑架的人算是...我的朋友。”

    月神少爷当即笑道:“说来做你的朋友还真的好危险。”

    言罢后月神少爷当即意识到自己的失语,只得尴尬地咳嗽了几声,好在雨果对此并不在乎,同样一笑而过。

    月神少爷见状急忙道:“既然被绑架者是你的朋友,那么那些绑架者可是新人类?”

    雨果摇了摇头道:“按目前所掌握的情报来看...还没有。”

    这倒是让月神少爷感到有些意外,他不明白既然对方所存在的威胁力并不大,那么雨果何至于会求自己帮忙。

    雨果叹了口气道:“此言算是说来话长了,简单像你说明一下那便是我的这位朋友的姐姐身份有些特殊,嗯...不知道你可曾知晓警视厅九处,她的姐姐就是九处中的重要成员之一。”

    “警视厅九处...”月神少爷点头喃喃道,他对这个名字算不算上第一次听说,对于九处的情报柳甄敏与田中早有收集,然而月神少爷的敌人并非为九处猎人,所以对其关心了解便少了很多。

    雨果继续补充道:“总而言之,今晚的事情极有可能并非如想象的那般简单,如果在我预料中的话,恐怕将有很多势力都会被牵扯进来。”

    月神少爷在“弑神”铠甲中耸了耸肩道:“还好,人多一些总是热闹的,我喜欢热闹。”雨果闻言倒是颇有几分哭笑不得。

    这时月神少爷忽然想起某事一般,轻咳一声后对雨果道:“那个,今晚你的那些朋友回不回来?”

    月神少爷的问话让雨果微微一愣,下意识道:“什么朋友?”

    月神少爷道:“就是那些...自称什么漫研社、马戏团之类的人。”

    雨果点头道:“漫研社一方的人我已联系了,必要的时候他们会出相助,不过马戏团那边我并不算特别熟络,所以不会有人前来。”

    “哦...”月神少爷瘪了瘪嘴,随后补充道:“不要多想,我就是问问而已。”

    雨果歪了歪头,他察觉到月神少爷的询问必然有着某种隐情,却一时想不明白意图为何。

    雨果再度看了看时间后道:“现在时间已不足二十分钟了,我们必须要抓紧时间开始行动了。”

    月甚少爷笑道:“这一点你尽管放心,虽然我来见你,但我的军队却早已赶往案现场了,想来现在它们都应该准备就绪了。”

    雨果惊疑道:“军队?”

    ...

    诸葛看了看腕表上的时间,随后摊了摊道:“美丽的女士们,属于你们的生命与时间已越不多了,就请你们珍惜眼下的每一分每一秒吧。”

    心境素来平稳的芝兰此番也感到了浓重的紧张感,并非是担忧自己的性命,而是她绝不向让妹妹受到任何的伤害。

    “你现在就可以杀了我,但我希望你能够放过我妹妹,她还只是个学生,对于什么都不知晓、也不了解,还请你放过她。”

    一旁的芝芝闻言惊叫道:“姐!你说什么呢!今天如果真的要死一个人的话也应该是我!快杀我吧,所有的事情都和我姐姐无关!”

    诸葛继续一副冷淡的模样看向芝兰与芝芝,随后微笑着鼓掌起来。姐妹二人看着这个中年男人微笑地拍,心中不觉生出几分莫名的寒意,当即都安静了下来。

    拍良久,诸葛终于停了下来,随后歪着头感慨道:“真是让我感动啊,果然是姐妹情深,你们刚才的样子真的令我差点掉下眼泪来。但是...”诸葛的眼睛瞬间陷入冰寒之中,目光宛如一把刀子在二人身上扫过。

    “我从来没有放过任何一个人的打算,如果在约定时间内白头翁没有抵挡的话我会将你们都杀掉!不过看在你们让我如此感动的份上,我可以让你自己决定一下死亡的先后顺序,毕竟死在前面的人要更坦然舒心一些。”

    随即诸葛已经扬起掌道:“十八分钟,正是开始倒计时。”

    与此同时,钟秀伦与严松相继缓步走入了住院部大楼之中。

    此刻楼内已经陷入了一种莫名的肃静之中,冥冥楼外早已是人山人海,但仅一墙之隔的这里却不见一个人的踪迹。

    由于病人患者、医护人员撤离的时候太过匆忙,导致楼道内的物品也无故散落,显得格外狼藉。明亮的灯光将长廊拉的极远,更给人已空间扭曲的错位伸缩感。

    钟秀伦与严松并排而走着,神态看似平静,但每人都提起十二分的警惕。

    走出十数米后,钟秀伦忽然低声道:“你感觉这一次会是何人作案?”

    严松站定身体,思忖片刻后摇了摇头。

    钟秀伦叹了口气道:“真的很奇怪,我丝毫想不到除了那些渎者以外会有何人来绑架芝兰,但更奇怪的是那些渎者绑架芝兰也全然没有任何意义,现在这些人本就算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又为何会主动进行反扑攻击呢。”

    严松摇了摇头道:“不好说,这个世界太过复杂,渎者的世界更为复杂,我们无法揣测出他们的心理。”

    钟秀伦闻言忽然噗嗤一笑。

    “渎者的世界更为复杂吗?呵呵,对此我还真的是报有不一样的态度观念呢。”

    严松转头看向钟秀伦,所及吐出两个字。

    “危险。”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