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宗明天下 > 第1222章 军事改革——废很久之前就想废的人(中)
    “传他上殿,朕要亲自审问!”允熥沉声说道。

    听到这句话,在场的文武百官都看出不对了。陈瑛作为一个都察院的御史,弹劾武将‘贪他人之功为己有’一点儿都不稀奇,即使被他弹劾的三个人中两个人都是重量级人物。御史就是吃这个饭的,听到这样的消息不进谏才不正常。即使最后证明弹劾有误也没什么,皇帝一般情况下不会惩治。

    可允熥如此处置就太不正常了。即使是这样大的案子,不,正因为是这样大的案子,涉及两位高官、牵连甚广,皇帝处置起来定然极为慎重,绝不会当堂亲自审问。先帝时都没发生过在奉天殿审案之事。

    所以此时大殿内除了允熥、陈瑛君臣一问一答外雅雀无声,所有人都凝神屏气,注意着接下来事情的发展。

    还有人偷偷看向梅殷和张翼,观察他们二人的表情。远远看过去梅殷和张翼的表情都非常镇定,什么都看不出来;可只有站在张翼身旁的人,才能觉察到他有多么紧张。

    张翼很清楚,陈瑛的弹劾丝毫没有错误。这件事的起因就是当初他因为自己的三儿子张育穆随同宁王朱权攻打蒙古,不仅受了伤还失去了右手,他担忧张育穆之后的生计,所以串通梅殷将名叫彭清宗的将领的功劳挪到自己的儿子头上,从而让自己儿子的功劳足以加封世袭指挥使,以后有一个铁饭碗。

    此事虽然其情可悯,但罪无可恕,允熥或许不会处罚他的儿子张育穆,甚至可能不会剥夺给张育穆的封赏,但定然会重重的处置他和梅殷。洪武年间有将领贪图他人之功,被告发后甚至掉了脑袋。允熥继位后对这样的行为也非常厌恶,管的很严,处置也极为严厉,这次又一反常态的在奉天殿公开审问,他的下场决不会妙。

    可他还怀着万一的希望,陈瑛只是捕风捉影没有实证。但当他见到彭清宗走进来的时候,万一的希望也破灭了。张翼曾经见过彭清宗,所以清楚的认识到这人就是他。

    张翼的额头冒出汗水,身子忍不住颤抖起来,并且颤抖的动静越来越大。终于,在彭清宗开口说话前,张翼跪倒在地,对着允熥的方向连连磕了几个头,嘴里大声说道:“陛下,此案确实是臣为了三子做下的。建业三年,臣之三子张育穆随同宁王殿下攻打蒙古,不仅受了伤还失去右手,臣担忧张育穆之后的生计,所以串通兵部,商议将这为名叫彭清宗的将领的功劳挪到臣三子的头上,从而让他的功劳足以加封世袭指挥使。”

    “陛下,臣有罪,请陛下责罚。但陛下,臣之三子事前对此并不知情,请陛下宽恕他。臣三子事后也埋怨臣,可因事情已经做下了,他也不能检举臣,只能罢了。但臣三子心中仍然对此十分不安,也不愿接受俸禄。臣之三子每次从五军都督府领取俸禄后就存到京城中的一家钱庄,从洪武四年二月起分文没有动过,请陛下明鉴。”

    言罢,张翼又连连叩头。

    “张爱卿已经认罪。梅尚书,你可认罪?”允熥声音严厉的对梅殷说道。

    梅殷正要说话,忽然在兵部方阵中有一人出列跪下,大声说道:“陛下,臣向陛下请罪。”

    “此事的前因罪臣并不知晓,但鹤庆侯大人找到罪臣,让臣将彭清宗千户的功劳挪到他的三子张育穆身上。因张育穆色楞格河之战丢了右手,臣心生怜悯,又贪图鹤庆侯大人许诺的钱财,就鬼迷心窍,做下如此大案。”

    “罪臣自知罪无可恕,不敢请求陛下饶恕;可此事梅尚书并不知晓,还请陛下明鉴。”

    张翼诧异的抬起头,看了一眼适才说话那人,但马上又将头低了下去。那人自然就是当时担任武选司郎中的赵羾,现在为兵部右侍郎。那件事最后确实是他经手的自然没错,可自己当时明明找的梅殷,为何此时他拼命摘除梅殷的罪过?他难道不知道,梅殷的罪过越大,他的罪过就越小?

    不过张翼自然不是白在官场上混这么多年的,他虽然不知道在背后发生了什么,可事出反常必有妖,反正不管赵羾和梅殷谁承担罪过,他的罪都是免不了的,自己还是不要贸然说话。所以他将头又低了低,一句话不说。

    听到赵羾将罪过都揽在自己身上,允熥面上露出轻松的表情,不过还是问了一句:“赵羾,此时确实是你一人所为,梅卿并不知晓?”

    “是,陛下,此事为罪臣一人所为,并不牵扯梅尚书。”赵羾又斩钉截铁的说道。

    “可文书上面有梅卿的印章。”

    “陛下,兵部每日下发许多文书,梅尚书并不能每一封都看一遍,那时即将过年,梅尚书着急在年前将文书都发出去,许多文书都只是听罪臣等人大略说了内容就加盖尚书大印。”

    允熥又问了问彭清宗,他是否知晓此事是否牵扯梅殷。彭清宗说自己只知文书由武选司发出,因为文书上加盖了尚书大印所以认为梅尚书也参与此事,并不知晓内情如何。

    “既然如此,此案已经十分明白,也无须再行审问了。来人,将鹤庆侯张翼与兵部右侍郎赵羾押下去,朕斟酌之后再行对他二人处置。”允熥说道。

    四位大汉将军答应一声,就要上前将他们二人押下去。可此时陈瑛忽然又道:“陛下,此案尚未结束,不能结案。”

    “不已经审问的十分清楚了么?如何尚不能结案?”允熥问道。

    “陛下,鹤庆侯之三子所任乃是武将,文书除经武选司发出外,还需经过五军都督府批准,鹤庆侯三子才能任官。色楞格河之战的经过不仅要奏报兵部,五军都督府也会收到,所以五军都督府之官员也必定知晓挪用了彭清宗指挥使之功劳。是以五军都督府也必定有贪赃枉法之事。是以臣以为,也应当查处五军都督府内涉案官员。”陈瑛道。

    “爱卿所言不错。既然如此,朕将鹤庆侯与赵羾交给爱卿,由爱卿继续查出此案。”允熥加重语气说道:“不论查出到谁,朕都绝不轻饶,爱卿不必心中有顾忌。”

    陈瑛正要答应,忽然赵羾喊道:“陛下,罪臣知晓五军都督府内都有何人涉案。”他一边说着一边转向武将方阵,指着其中几人说道:“宣宁侯曹泰、徽先伯桑敬、永定侯张铨,此案这三人有所涉及。另外罪臣还知晓,普定侯陈桓在五军都督府内多次行与此案类似的不法之事!”

    听到赵羾的话,众人纷纷转过头去看向普定侯陈桓等人。陈桓一愣,抬起头看了一眼允熥,明白了允熥今日到底要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