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三国之北境之王 > 第236章 识破圈套
    “完了,一切都完了。”逢纪在心里暗暗想道:“牵招、冯礼二人私下和韩家小儿勾结,乃是板上钉钉跑不了的事实,可是主公却被他们的花言巧语所蒙蔽,不光没有惩处他们,反而还又是赏赐又是好言抚慰。看来邺城是保不住了,我也应该早做打算。”

    就在逢纪在路上胡思乱想之际,死里逃生的牵招、冯礼二人,正骑着马赶回北门。冯礼左右看了看,没有发现有可疑的人在后面跟踪,便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对牵招说:“子经,若不是你机智,果断地杀掉了那名小校,那你我此刻可能早已人头不保。”

    “慎言!”没想到牵招却喝止了他:“大庭广众之下,有些话也是能随便说的吗?快点,我们先回北门再说。”

    回到北门的城楼里,牵招将闲杂人等等打发出去后,若有所思地问冯礼:“冯礼,你觉得主公相信我所说的话吗?”

    冯礼皱着眉头想了一会儿,用不确定的语气说:“应该是相信了吧,否则也不会让我俩这么顺利地离开。”

    牵招冷笑一声,说道:“袁本初心胸狭隘,为人多疑,对我们所说的话,我估计他是半信半疑。别看他表面上给我们赏赐了绸缎,还好言抚慰,但不过是为了收买人心而已。我敢说,他肯定派出了探子,在附近监视你我二人。”

    “什么,有探子?”听到牵招这么一说,冯礼慌忙四处张望,同时还紧张地问:“他在什么地方?”

    “不知道。”牵招回答得很干脆,“但他肯定躲在一个你我看不到他,但他却能看到你我的地方。”

    “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六神无主的冯礼,神情紧张地问牵招:“还按照原来的计划,给韩亭侯开门吗?”

    “今晚可能不行。”牵招摇着头说:“袁本初既然对你我二人起了疑心,哪里会如此轻易地放过,你我二人此时的一举一动,估计都在他派出的人监视之中。”说到这里,他叹了口气,“可惜你去与韩亭侯会面时,没有商量好开城门前的联络暗号,这样一来,我们就只能靠自己的力量铤而走险了。”

    “愿闻其详。”

    “你想法派一个人出城。”牵招给冯礼说道:“让此人去向韩亭侯禀报,说袁本初对我二人起了疑心。若是今夜按照计划进攻,恐会落入陷阱之中,请他两日后的同一时间,再率兵前来邺城,我等定为他打开城门。”

    对牵招提出的方案,冯礼想都没想,就果断地答应了。他起身去找了一名自己的心腹,明天离他从城墙坠下,赶往冀州军营报讯。

    韩湛从冯礼派来的信使嘴里,了解到牵招、冯礼二人的处境后,吩咐下人:“来人啊,带信使去歇息。待我议事完本后,再请他出来不迟。”

    等冯礼的信使离开后,韩湛问坐在议事厅里的文武:“诸位,你们说说,我是否应该改期入城?”

    “主公,”第一个从队列里站出来说话的,是韩湛的表兄荀攸,他对着韩湛恭恭敬敬地说:“属下认为,此事可疑。”他见韩湛一脸愕然的样子,便接着往下说,“袁本初的为人,诸位都很清楚。既然他对牵招、冯礼二人起了疑心,为何不将两人免职,反而让他们继续担当北门的守将?难道他就不怕,这两人真的私下和我们勾结,趁着月黑风高夜打开城门,迎我们入城吗?”

    “公达此言差异。”荀攸的话刚说完,郭嘉就站出来反驳他说:“若是有圈套,冯礼就不会派人来特意告之此事了。我看袁本初不是不想将两人免职,但考虑到我军如今兵临城下,假如发生内讧,会让我军有机可乘。”

    在韩湛的心目中,郭嘉说话还是非常有分量的,听完他的分析,韩湛连忙问道:“奉孝,那本侯该如何回复冯礼等人,是照原计划入城,还是再等两日?”

    “反正邺城已经是我们的囊中之物,早进两天和晚进两天的效果差不多。”郭嘉给韩湛出谋划策:“我看还是两天之后吧。”

    在打发信使回邺城时,韩湛还专门交给对方一封信,上面是给牵招、冯礼二人的回复,以及夜晚如何用信号联系一事。

    袁绍虽然当众呵斥了逢纪,但他的心里对逢纪所说的事情,还是产生了怀疑。别看牵招说得滴水不漏,但那个小校刚给逢纪报完信,回去救被牵招杀掉了,世上哪有那么巧的事情。正是考虑到这些,他秘密将心腹陶升召到了后院。

    陶升匆匆忙忙地来到了后院,向等在这里的袁绍施礼:“属下参见主公!”

    “免礼!”

    “不知主公急着招属下来,有何要事?”

    袁绍担心自己对陶升所说的话,会被他人偷听,便对他说:“陶升,你且附耳过来。”

    陶升听完袁绍吩咐的话之后,心里不禁暗暗吃惊,暗说牵招、冯礼二人对主公忠心耿耿,主公怎么会怀疑两人将叛上作乱呢?不过既然袁绍这么吩咐了,他也不敢反驳,只能老老实实地答应道:“请主公放心,属下一定不辱使命。”

    陶升和牵招、冯礼二人,也颇有几分交情,他离开了州牧府之后,就直奔北门而去。城上执勤的军士都认识他,见到他到此,便连忙指着城门楼对他说:“陶大人,两位守将正在城门楼里饮酒呢。”

    陶升冲军士点了点头,快步地来到了城里楼前,伸手推开紧闭的两扇门。看到牵招和冯礼两人正相对而坐,在饮酒作乐,便笑着说:“好啊,尔等又在此悄悄饮酒作乐,却不曾派人前来叫我。”

    牵招、冯礼二人见是陶升来了,连忙起身拱手行李,并客气地招呼道:“假如尊驾不嫌弃的话,不妨坐下一同饮酒。”

    虽说袁绍规定军中不准饮酒,但那个规定都是针对普通兵士的,对牵招、陶升、冯礼等人来说,是没有什么用处的。三人关上房门,坐在里面开怀畅饮。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陶升委婉地问道:“在下听说今晨主公派人将二位捉拿到了州牧府,不知所谓何事啊?”

    “还能是什么?”冯礼嘟囔着说:“说我们勾结冀州军呗……”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牵招打断了:“你喝醉了,还是快点回去休息吧。”牵招随后又面对着陶升说道,“他喝醉了,千万莫要见怪。”

    他的话刚说完,陶升便猛地在桌上一拍,满脸怒气地说:“袁本初心胸狭隘,工于心计,非明主也。在下听说韩亭侯乃是天下英雄,有心前去投效,可惜没有门路。二位兄台交际广泛,不知能否为在下指条明路么?”

    “若你想去投靠韩亭侯,这倒不是什么问题。”冯礼听到陶升也想去投奔韩湛,心里的疑惑顿去,便大大咧咧地说:“吾与韩亭侯有一面之缘,……”

    别看陶升和牵招等人熟识,但对于他今日不请自来,牵招的心里却充满了疑惑。此刻看到他一直在不停地套冯礼的话,心里顿时涌起了一股不祥的感觉,连忙制止冯礼说:“你喝得太多了,还是早点回去休息吧。”

    说着,牵招站起身,将冯礼扶着来到了门口,喊了外面的两名军士,将冯礼送回去休息。然后他转身回到屋里,朝陶升抱拳施礼,歉意地说:“陶兄,今日冯礼饮酒太多,一直在胡言乱语,千万莫要怪罪他。”

    “主公,”第一个从队列里站出来说话的,是韩湛的表兄荀攸,他对着韩湛恭恭敬敬地说:“属下认为,此事可疑。”他见韩湛一脸愕然的样子,便接着往下说,“袁本初的为人,诸位都很清楚。既然他对牵招、冯礼二人起了疑心,为何不将两人免职,反而让他们继续担当北门的守将?难道他就不怕,这两人真的私下和我们勾结,趁着月黑风高夜打开城门,迎我们入城吗?”

    “公达此言差异。”荀攸的话刚说完,郭嘉就站出来反驳他说:“若是有圈套,冯礼就不会派人来特意告之此事了。我看袁本初不是不想将两人免职,但考虑到我军如今兵临城下,假如发生内讧,会让我军有机可乘。”

    在韩湛的心目中,郭嘉说话还是非常有分量的,听完他的分析,韩湛连忙问道:“奉孝,那本侯该如何回复冯礼等人,是照原计划入城,还是再等两日?”

    “反正邺城已经是我们的囊中之物,早进两天和晚进两天的效果差不多。”郭嘉给韩湛出谋划策:“我看还是两天之后吧。”

    在打发信使回邺城时,韩湛还专门交给对方一封信,上面是给牵招、冯礼二人的回复,以及夜晚如何用信号联系一事。

    袁绍虽然当众呵斥了逢纪,但他的心里对逢纪所说的事情,还是产生了怀疑。别看牵招说得滴水不漏,但那个小校刚给逢纪报完信,回去救被牵招杀掉了,世上哪有那么巧的事情。正是考虑到这些,他秘密将心腹陶升召到了后院。

    陶升匆匆忙忙地来到了后院,向等在这里的袁绍施礼:“属下参见主公!”

    “免礼!”

    “不知主公急着招属下来,有何要事?”

    袁绍担心自己对陶升所说的话,会被他人偷听,便对他说:“陶升,你且附耳过来。”

    陶升听完袁绍吩咐的话之后,心里不禁暗暗吃惊,暗说牵招、冯礼二人对主公忠心耿耿,主公怎么会怀疑两人将叛上作乱呢?不过既然袁绍这么吩咐了,他也不敢反驳,只能老老实实地答应道:“请主公放心,属下一定不辱使命。”

    陶升和牵招、冯礼二人,也颇有几分交情,他离开了州牧府之后,就直奔北门而去。城上执勤的军士都认识他,见到他到此,便连忙指着城门楼对他说:“陶大人,两位守将正在城门楼里饮酒呢。”

    陶升冲军士点了点头,快步地来到了城里楼前,伸手推开紧闭的两扇门。看到牵招和冯礼两人正相对而坐,在饮酒作乐,便笑着说:“好啊,尔等又在此悄悄饮酒作乐,却不曾派人前来叫我。”

    牵招、冯礼二人见是陶升来了,连忙起身拱手行李,并客气地招呼道:“假如尊驾不嫌弃的话,不妨坐下一同饮酒。”

    虽说袁绍规定军中不准饮酒,但那个规定都是针对普通兵士的,对牵招、陶升、冯礼等人来说,是没有什么用处的。三人关上房门,坐在里面开怀畅饮。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陶升委婉地问道:“在下听说今晨主公派人将二位捉拿到了州牧府,不知所谓何事啊?”

    “还能是什么?”冯礼嘟囔着说:“说我们勾结冀州军呗……”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牵招打断了:“你喝醉了,还是快点回去休息吧。”牵招随后又面对着陶升说道,“他喝醉了,千万莫要见怪。”

    他的话刚说完,陶升便猛地在桌上一拍,满脸怒气地说:“袁本初心胸狭隘,工于心计,非明主也。在下听说韩亭侯乃是天下英雄,有心前去投效,可惜没有门路。二位兄台交际广泛,不知能否为在下指条明路么?”

    “若你想去投靠韩亭侯,这倒不是什么问题。”冯礼听到陶升也想去投奔韩湛,心里的疑惑顿去,便大大咧咧地说:“吾与韩亭侯有一面之缘,……”

    别看陶升和牵招等人熟识,但对于他今日不请自来,牵招的心里却充满了疑惑。此刻看到他一直在不停地套冯礼的话,心里顿时涌起了一股不祥的感觉,连忙制止冯礼说:“你喝得太多了,还是早点回去休息吧。”

    说着,牵招站起身,将冯礼扶着来到了门口,喊了外面的两名军士,将冯礼送回去休息。然后他转身回到屋里,朝陶升抱拳施礼,歉意地说:“陶兄,今日冯礼饮酒太多,一直在胡言乱语,千万莫要怪罪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