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三国志之大白天下 > 第一百七十四章 威震中原
    李蒙望见已军两翼刚刚前进了十数步,立时被反击的退后二十余步,不禁大怒,喝道:“左右两翼的假司马是怎么回事,没有宋果与杜虎,他们就不懂得如何作战了。立即稳住战线,再退则斩。”

    不等传令兵奔近,左右两翼纷纷传来敌军的大呼“万胜,万胜。”之声,西凉兵们嚎叫着纷纷转身败逃。李蒙望见狼奔猪突,竞相比赛卸甲逃命的西凉兵们目瞪口呆。

    李蒙派出六十名亲卫上前斩杀逃兵督战,不料却被败兵冲击得七零八落。更有甚者,一把将督战兵拉下马来,自已飞身上马亡命而逃。逃至停留战马处,人人翻身上马,也不向后交战,一心向着北方逃去。

    李蒙不由暗叹一声,西凉羌骑锐不可挡,骑卒纵横几无抗手。然只利速战,却不利步战久持。若是敌军能挡,则败退的一方必是西凉兵。看来此战是已军彻底的败了。李蒙只得传令与车靖交战的一部军司马领兵断后,自已也加入了败逃的行列中去了。

    不料左右两翼的逼进,车靖一部的强烈反击,让断后的西凉兵根本收不住脚,李蒙刚退,断后的西凉兵就全部败退,不久又转为溃逃,军司马更在乱军之中被人刺死。

    付刑急令中军五百轻步兵追击溃敌,又令杜雷率骑兵出战,追杀李蒙所部。李蒙正惶急的策马而逃,转目四顾,已军三千一百骑至少逃出了近两千骑,一战折损一千四、五百骑绝对是大败。此番回去,还不知该如何向主公杨定与董相国交待。早知北海兵如此难缠,还不如弃下财物,轻兵返回呢。

    身后杀声大作,却是北海军的骑卒追至了,李蒙恶狠狠的骂道:“该死的北海兵,才区区数百骑就敢追击于我,我在后方尚且有一千五百骑精骑在,汇合后必将你等全部剿杀了。”

    又逃不数里,只见前方有五百骑迎面而来,李蒙大喜,必是麾下的中军五百骑来援了。李蒙高声呼道:“本将李蒙在此,左右速来护卫。”

    “将主在此,中军诸骑速来扈从。”在亲卫们的呼叫声中,那五百骑立时转向李蒙而来。还有百余步时,李蒙眼尖,一眼看出来骑不似西凉兵打扮,急呼道:“不好,来者还是北海兵。”

    正欲掉头打马飞逃之时,对面弓弦声响,百步开外一将张弓射至,不等李蒙闪避,正中其喉。李蒙双目猛瞪,手抚脖颈,口中呵呵无声,立时坠马身亡。四周亲卫见了,悲奋不已,齐齐扬矛打马向北海兵杀去。

    在一阵激烈的骑战过后,北海兵折损八十余骑,才将拼命而战的西凉五十骑亲卫斩杀一空。领头一将长吐口气,上前斩下李蒙首级笑道:“敌将李蒙已被我耶荀射杀,来人,速速回传黄都尉,可以合围召降西凉溃骑了。”

    “报主公,立义都尉付刑于扶沟以步敌骑,正面击破敌将李蒙所部三千余骑。阵斩敌军司马杜虎、陈开,生俘宋果,并斩首一千七百余级,收降敌骑一千二百余骑。建忠都尉黄忠远路奔袭李蒙所部后阵,破敌一千五百骑,阵斩敌军主将李蒙,军司马二人,斩首六百余级,收降敌骑一千一百余骑。我军总计阵亡四百五十八人,伤二百七十六人。大胜敌军。”

    何白闻讯大喜,以步卒为主的一万大军,只损失半成多的伤亡率,就全灭了五千西凉精骑,更阵斩敌将李蒙,无论是放在何时何地,都可算作是大胜了。

    何白得意的与颖川太守李旻及其属吏笑道:“西凉兵李傕、郭汜两部已撤回雒阳去了,我军如今又尽灭李蒙一部五千骑,那么颖川郡中只剩下徐荣一部五千人马。恭喜李君,颖川全郡将复归治下矣。”

    李旻也眉开眼开的拜谢道:“若非何君大义,李某尚不知何时才能驱走西凉兵呢。待颖川全郡安定,李某必率全郡士豪一起前来拜谢何君的大仁大义。”

    使者又道:“此战我军共缴获完好的西凉军鱼鳞甲、扎甲三千八百领,兵器四千三百套,战马四千一百匹,各类驮马驮牛八千余匹。各式财物三千余车,估计总价值十二亿钱。粮草四千余车,共十五万石。另尚有西凉军所劫的陈留妇人六千余人,青壮八千余人。立义都尉与建忠都尉派人问询,这些人丁将如何处置?”

    何白沉吟了一番后,说道:“目前我军正与西凉军进行大战,那八千青壮暂时留军使用。每人发给千钱已安其心,日后每月可给五百钱的工钱支用。妇人么,问问她们有无亲人可投,每人给钱三千以作补偿。若无亲人可投的,转至中牟由杨原管理,日后可配给立功的将士为妻。”

    李旻叹道:“何君仁义之名,名不虚传,李某佩服。陈留郡经此一难,想必也元气大伤吧。也不知我颖川一郡又当如何?全郡尚有多少百姓完好?”

    等七日后,黄忠、付刑两部重新归队,并传来汜水一线将交由曹操为主,张邈、鲍信为辅的大军进行攻打,颖川一线就交给何白全权负责的盟主指令。

    何白思道:西凉兵调防,敌军于颖川郡内的兵马不足,正是主动出击之时。最好一举将西凉兵赶回三关之中,驻守阳城以镇之。

    第二日,何白尽起三万大军,以黄忠、付刑两部万人为南路军,自引两万大军为北路军,李旻领五千军与八千精壮押运粮草,一起望阳翟城平推而去。然而所到之处并无西凉兵的踪影。

    三日后何白主力抵达阳翟城下,除三千余户,一万余口麻木的阳翟百姓之外,别无一个西凉兵。而南路军方面,也是不见敌军的一兵一卒。何白派人问询阳翟百姓,只知西凉兵一夜之间消失得干干净净,不知其逃窜何处了。

    何白又派出斥侯哨探前往轩辕、太谷、伊阙三关探察,除原有的守关将士之外,也不见徐荣军的踪迹。何白不禁心中大疑,按三国演义,徐荣不过是个二、三流武将,被夏侯敦一枪就秒了,怎得今世如此奇怪?

    何白又细细的回忆了一番,好似在后世听闻这徐荣的能力颇强,曾连败曹操、孙坚的两部兵马,能力应该属一流武将的行列。从董卓最近大力提拔这向往无名的徐荣来看,可能徐荣还真是名一流的武将了。

    何白寻不到徐荣一军的踪迹,只得暂时在阳翟城停留了下来,让张辽领兵前往阳关驻扎,又派斥侯在颖川郡内四处的侦寻,并帮助李旻安定颖川郡事。

    徐荣军的不战而逃,让何白、李旻顺利的夺回颖川大部。加上在陈留郡完全剿灭李蒙一部,汜水关慑服华雄、赵岑、王方三部,至此,与何白交手的西凉将领已近半数,却都败于何白之手。相对比其他的诸侯军,何白可算是威震中原了。

    就在何白、李旻设法安定颖川之时,酸枣再度有军情传来。前不久,皇帝被迫离开了京师雒阳,董卓一把火将宫室、官府、民房全部烧掉。雒阳周围二百多里以内,被烧得鸡犬不留。

    然而在酸枣得到消息的诸侯们却互相观望,按兵不动。曹操闻知何白于南线大胜西凉军,并剿灭了李蒙部五千骑,于是兴奋之下率领本部五千兵马,汇合张邈部将卫兹,鲍信之弟鲍韬,总共一万五千兵马准备再战汜水关。

    就在准备攻取荥阳城时,却遭至徐荣部五千骑的突袭。又在徐荥、华雄、王方三部的联合打击之下,曹操等军几乎全军覆没。卫兹、鲍韬当场阵亡,曹操幸得其弟曹洪之救,但也身负重伤。

    当曹操回返酸枣请求袁绍及众诸侯进兵之时,诸侯无一人反应,就是身负家仇的袁绍也兴致缺缺。诸侯们都说西凉军兵强,联军已然覆没了七、八万人的兵马,而且每每都是全军覆没。因此不可与西凉军野战,只可深沟筑垒相抗。

    曹操劝说无效,大怒之下只得转道扬州丹阳郡召兵去了。临行前来信颖川,请何白暂缓进攻,恐遭西凉军的针对打击。待其从丹阳召兵回返之后,曹操再与何白一南一北的同时进军,攻打董卓。

    何白得信后自然赞同,从徐荣弃阳翟奔袭荥阳地界的曹操就知,此人的确不是弱手,特别是利用骑兵的机动力,突袭作战绝对有一套,可以称得上是一流的武将。与其对敌就需方方面面都得考虑周详才行,不能冒然而进,至少在北线需得有两万以上大军牵制才行。

    何白于是除了令张辽镇守阳关之外,又令付刑领军攻取新郑守卫侧翼,便彻底的安定下来,静心练兵,也学袁绍坐望成败了。反正自已已有不少的功绩在身,倒也不惧他人怪自已不伐董贼了。反正对峙的时间越长,关东不朝皇帝的理由就越充分,将来割据一方也能越发的顺理成章。此正合何白心意。

    经过一段时间的整理与上报,颖川一郡有八座县城被西凉军打破,十三个县的乡亭一级遭至重大的摧毁。原本有二十六万余户,人口一百四十余万的上郡,现如今已不足八十万口了。那六十万口除了小半被杀,大半都逃至他郡去了。在短时间内,绝对不会回返。

    这颖川郡平素重视文化教育,轻视军事武功,因此能战敢战的勇武之士偏少。李旻下令郡中各家各族举大义,共聚义兵讨伐暴虐的西凉董卓军。然而响应者极少,只有不到三千人前来应募,只怕多数人还是惧怕西凉军复来吧。

    纵然何白有数败西凉军的战绩,有威镇中原的声望,也改变不了颖川人对西凉军的恐惧。只想着明哲保身,却不想奋起反抗一事。难怪颖川一郡的人才甲于天下,但在三国之中却无一名雄主型的人才出现于世。

    虽然不得颖川勇士相助,不过何白却得到近千人的各家年青义愤的士人相投效。其中有名的人才以陈群为最,其他又以钟氏的钟演,荀氏的荀衍、荀祈,赵氏的赵俨,杜氏的杜袭,庾氏的庾乘,陈留尉县的阮瑀为优。

    但像何白一直念念不忘的荀彧、荀谌与郭嘉,则早在正月时就北上投奔袁绍去了,让何白好一阵的宛惜。荀彧与郭嘉可是一政一智上的大牛啊,没有他们为辅,反而为敌,只怕统一天下之事难了。

    何白知他们在袁绍处也待不长久,但却有袁绍的密友曹操时刻相诱,自已无论如何是召揽不来他们二人,只能是无限的宛惜与痛悔了。自已早有如今的名望,何愁不能早些召揽得到此二大贤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