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网游小说 > 魔法师拉斐尔传 > 第二百二十九章 你就是这么求见我家大人的?!
    “六阶魔法师?”布拉德利城主的脸色有些精彩,“他才多大,拉米雷斯,你确定不是在跟我开玩笑?”想到那个年轻人的年纪,估计也就十六七岁,这样子的年纪。六阶魔法师?他感觉是不是拉米雷斯中将的压力太大,都出现幻觉了。

    “这是由两个神殿的大祭司以及一船的船员看到的,你觉得以两位神殿大祭司的眼光他们会看错吗?我询问过门口的守将,他说这个年轻人是两个神殿的贵客。你说呢?”拉米雷斯中将的话语让布拉德利城主陷入了沉思。

    “你是想让这个魔法师帮助你们对付那群海贼吗?”布拉德利城主看向了他。

    “如果可以自然是一件好事,就算不行。就看你能不能够说服他帮你坐镇易卜拉欣港了。对方既然想要重创我们血海军,肯定不会只有这么一点点的图谋的,或许易卜拉欣港也是他们的目标之一呢!”拉米雷斯中将将长杆一移,直指易卜拉欣港。

    “恩。”布拉德利城主点了点头,表示认同。“回去之后,我会立马召集城内的防卫部队,让他们提高警惕,不让易卜拉欣港出现问题的。”布拉德利城主想到这儿,“不行。我要早点返回易卜拉欣港了!要是在我离开的时候,那些贼人出手,那真的就是一切都完了!”

    “行吧。要是有新的情况我会以书信的形势跟你联络的。”拉米雷斯中将将自己仅存的右手搭在布拉德利城主的肩头之上,一切尽在不言中。

    ……

    易卜拉欣港外的墓园之下,一群黑影正围绕在一个身穿黑色华袍的身影旁边,他们恭敬的跪在地上,“卡洛滋大人,我们跟那个海贼团长说好了,他愿意多出一千个活着的奴隶。”先前那个在房间内出现的黑影此刻根本就没有半点的猖狂,如同一只乖巧的小狗一般,以讨好的话语说道。

    “还行,反正这只是一个顺带解决的事情罢了。这种存在于战场附近的墓穴,果然是出产变异亡灵圣物的好地方,等到那一批奴隶前来,于此刻画下’墓穴束缚‘仪式。到时候你们就算可以脱离这身无用的躯壳了!”卡洛滋黑色华袍无风自动,帽兜之下传出一阵桀桀桀的笑声,让人心生畏惧,透过帽兜,你能够看到其下并非一张人脸,而是一张骷髅面庞,一双红色的双目扫视在场的众人。

    听到这家伙的话语,一干人等的暗红色眼睛更加鲜艳起来,足以证明他们此刻有多么的兴奋!

    “吾主维沙伦,”

    “您以您无尽的智慧左右着生死,”

    “生与死是永生不灭的一体两面!”

    “而您伟大的力量存在于生与死之间的双重地带!”

    ……

    这些人高声歌颂着维沙伦。当然,其中的吹逼成分是非常高的,也就维沙伦这个家伙敢这么夸自己了,他还有一个非常有趣的别称,自夸者!足以证明这个家伙的脸皮,哦,不对。是骨头有多厚了!

    ……

    易卜拉欣港

    一处装饰华丽的厅堂之中,一群人围拢在了一起,如果有一名易卜拉欣港的贵族站在这儿,就会发现在座的无一不是易卜拉欣港有头有脸的大贵族。

    “布拉德利那个家伙呢?还是没有动静吗?”上首处,一名白发苍苍的老者出声说着,不时的伴随一阵咳嗽声,不过众人都不敢小觑这个老人,他可是易卜拉欣港手握最多商会、武装的西尼尔侯爵。

    “城主府之内的线人说,布拉德利在早上的时候就已经出城前往城外的海军基地了,看起来最近我们给他的压力不少。”一名年轻男子起身回答道。

    “布拉德利那个家伙表面上看起来呆呆笨笨,其实鬼精着呢,不要被他的外表给迷惑了。这个家伙能够坐上城主的位置难道真的只是那么简单而已?”西尼尔侯爵不置可否的说着。

    “我听说前几天商业街之上出现了一个实力很强的魔法师,你们有没有查到这个魔法师的来历?”西尼尔侯爵并没有等候这些人的回应,继续出声说着。

    “好像是一个外来者,不过因为最近我们的目光全都放在布拉德利的身上,实在空不出手去探访他的来历。”左手边一个中年男子挺拔着后背,声音低沉的回应着。

    “所以说你们的愚蠢!任何的外力都可能会牵动整个局势的变化,尤其这个人还是一名魔法师的时候!看看吧,这是我为你们探查的情报。”说着,他将一沓文件拿出,身后一名穿着燕尾服的中年男子一言不发的分发给众人。

    “六阶?!这怎么可能!”众人纷纷为眼前的这份情报感到惊讶。

    “所以我才说你们愚蠢!”西尼尔侯爵哼了一声,让众人纷纷不敢吱声。

    “那我们的这次行动?”众人显得有些迟疑了起来,毕竟这个消息的信息量实在是有些大。

    “继续行动,派人接触这个魔法师。探探他的口风,需要什么都尽量满足他,只要布拉德利倒台,我们的派系执掌易卜拉欣港,任何的代价都是可以付出的。我谋划了这么多年,一点不能够出现任何的变数!你们明白吗?”西尼尔侯爵的声音有着坚决和癫狂!

    “明白!”众人纷纷面容一肃,不敢提出任何的非议。

    “那还不赶快去做事情?待在这儿做什么,等着我请你们喝下午茶吗?”西尼尔侯爵的这句让众人如蒙大赦,纷纷起身向着他行了一礼,快速的从一旁的密道离开了这儿。

    “老爷,需要这么着急吗?”先前那个穿着燕尾服的中年男子顺了顺西尼尔侯爵的后背,询问着。

    “时不待我啊,爱格伯特!我需要在我死后西尼尔家族依然能够延续辉煌。你也知道,我的大儿子因为政见不同的缘故离开了这儿,老二保家业有余,让他带领家族更进一步就有所欠缺了。所以,只有我把这个道路拓宽才能让他有发展下去的基础!”西尼尔侯爵似是因为一下子又说多了话,咳嗽了起来。

    ……

    窗外下起了阵阵小雨,这种靠海的城市,天气就跟小姑娘的脾气那般难以捉摸,所以众人出行都会备上一把雨伞。拉斐尔这三天的时间先后拜访了战斗之神神殿和谋略女神神殿,两方对于自己的到来都给予了很隆重的欢迎,不过因为想当渔翁的缘故,拉斐尔辞谢了两个神殿的好意,嘴上说着不想厚此薄彼,让两个神殿对拉斐尔的印象都提高了许多!

    “来了吗?”将书本轻轻的放下,船外一道灵敏的身影在黑影之中灵活的窜动着,如入无人之境一般上了拉斐尔的船只。

    “哼!”拉斐尔冷哼一声,船上的法阵被触发,一股魔力打在这个不请自来的客人身上,这道攻击来得十分隐晦且快速,来者根本就没有防备,一下子中招。想要起身,发现整个身躯不听使唤,被麻痹了!

    这个家伙立马判断出了自己身上的状态!果然,高阶的魔法师都不是什么好惹的家伙!

    甲板之上巡逻的船员听到动静,立马就围了过来,锵锵锵,纷纷从剑鞘之中拔出长剑,抵在了他的要害位置。海员们因为时刻需要提防海贼们的进攻,所以在战斗方面的能力甚至会比那些不经训练的陆地军队来得更加出色!

    “你是谁!”正在船上巡查的范伦铁恩匆忙赶来,船员们纷纷为他让开了一个道子,手中明晃晃的长刀抵在这家伙的脖子之上,只要这家伙有所异动,范伦铁恩丝毫不介意这艘漂亮的船染上鲜血!

    “我是来求见拉斐尔先生的!”这位‘客人’有些口齿有些不清的说着,拉斐尔在其中注入的雷电元素可不少!

    “求见我家大人?你就是这么求见我家大人的?!”范伦铁恩听着这话,脸上不快的说着,被人悄无声息的摸上船,实在是他这个船长的失职!

    “我……”范伦铁恩的问话让这家伙有些哑口无言,确实,他这样子的表现确实算不上拜访,更像是偷鸡摸狗。

    “范伦铁恩,大人让你把他押进去,不要引起太多人注意了。”阿瓦尼上前拍了拍范伦铁恩的肩膀,自从跟随了拉斐尔之后阿瓦尼的个人习惯倒是改变了许多,不在醺酒,剃掉了胡须,整个人显得十分清爽干练!

    “便宜你了!”范伦铁恩哼了一声,虽然有些不情愿就这么放过这个家伙,不过手中却没有更多的动作。“把他捆起来,带到大人的身前!”对着身旁的海员吩咐道,早已有人取来绳子,镣铐。将其双手捆了个结实,脚上的镣铐让他不能够快速的逃跑,毕竟这家伙能够悄无声息的摸上来,不来点真枪实料还真是有些对不起他了!

    阿瓦尼带着两名海员押解这人离开了,“都他娘的给我瞪大你们的眼睛,给你们这么丰厚的金索尔,你们就是拿这点成绩来回报的吗?难道你们就愿意有人随随便便的摸进你的家,抢了你的钱,睡了你的婆娘吗?”范伦铁恩为此召集了所有的船员接受训话,这是船长应有的权利。拉斐尔也不介意。

    “不愿意!”范伦铁恩如此形象的形容让一众船员们纷纷都憋了一股气,纷纷大声回应着,引得港口的书记官看了过来,还以为出了什么大事情。发现虚惊一场后,本想训斥这些家伙,只是看到是那艘特殊的船只之后就将这些话语憋到肚子里,匆匆离开了。

    ……

    “你好,小偷先生。”在战术室之内,拉斐尔接见了这位客人。只是他的无礼行为让拉斐尔不禁出声消遣,不过这家伙低着头不敢出声。战术室之内除了小萝莉和小狐狸之外也没有其他人,阿瓦尼带着这人进来之后很直接的就带着两名船员离开了。显然很明白,有些事情不是现在的他能够听到的。

    “是谁让你来找我的呢?布拉德利城主?还是西尼尔侯爵?”拉斐尔这三天的时间自然不可能什么事情都没有做,对于易卜拉欣港的一些情报很容易就从亚尔弗列得大祭祀的口中得知,他们也很乐于跟自己分析这些事情。这很符合谋略女神的信徒风格,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所以他也很清楚城内的势力分布,布拉德利城主跟血海军走的很近,算是比较亲近皇室的那种贵族了。西尼尔侯爵是从易卜拉欣港建立以来就扎根在这儿的贵族家族,不过平日里不显山不露水的,是一个十分安分的贵族,并且还时不时为布拉德利城主提供帮助。剩下的都是一些抱团贵族、商会凝结而成的中小势力。

    当时听着亚尔弗列得大祭司说这些的时候拉斐尔就对这个家伙很感兴趣了,历史上那些手握力量,平日安分的家伙,哪个不是心下蠢蠢欲动,想要上位的?血裔的变换能力在这种时候可谓是恰如其分,更兼智慧过关,有思维,沟通无碍。让他们能够成为绝好的侦察兵!稍稍派遣血裔出去侦查一下就看出西尼尔侯爵的不安分了,手下武装的调动,仓库物资的频繁运输,无一不都在诉说海面之下的暗流涌动。

    不过这对拉斐尔来说更好,他并不在意自己合作对象是什么人,至于所谓的好人?坏人?那都没有什么问题,只要对方能够付出足够的价钱就足够了!

    这位‘客人’显然没有想到拉斐尔这个外人能够掌握那么多的情报,有些惊讶的抬起头,看向了这位魔法师,果然如同情报上所写的那般年轻。对上他的目光之后,他又立马垂下了头,那是一双充满着智慧的眼睛!他感觉如果自己多看几秒,自己脑海之中的秘密都会被他的这对双眼看透!

    “我……我是西尼尔侯爵派遣而来的。”口齿不清的情况并没有好转,尤其真的见到正主的时候,这个情况似乎还有些恶化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