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网游小说 > 魔法师拉斐尔传 > 第一百一十章 死了?
    斯坦培克渔港

    这是一个规模不小的城镇,属于三不管地带。不过其内的居民也因此拥有一个较为安稳、平静的生活环境。因为这儿鱼获丰富,其内居民的生活质量也是不高不低,至少在温饱之上绝对没有问题。

    当然,这是表象。一个没有庇佑的渔港又怎么可能如此安稳的存在于此呢?

    这个城镇的幕后是谋杀之神希瑞克,不过知道的人并不多。更多人以为这背后的掌权人是一伙流浪在此的落魄骑士。

    光芒倾撒而下,海港城市特有的那种安逸感在这儿显得非常的纯粹,走在路上你就能够嗅到从海上吹来的那股腥咸的味道。

    道路上并没有太多的人,这种时候渔夫们都已经去凿冰面捕鱼了,这个时节的比思多鱼是最为肥美的时候。这种鱼的营养价值很高,通常都会作为饭桌上的食物。

    所谓靠山吃山,靠水吃水莫过于此。

    一个青年人带着一个人高马大的壮汉,这个壮汉的眼睛很特别,他的瞳孔外围呈现出金黄的色彩,一双眼睛发着光,被盯到的人就好似被猎人盯视着的猎物。

    青年人一身湛蓝色的绵软外衣,足下踏着一双鹿皮长靴,跟周围路过的这些居民略显粗糙的粗麻服饰简直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下。

    身后那个壮汉的穿着显得较为随意,只是放在身侧的武器让他更显得更加盛气凌人,周围的人都躲得远远的,生怕招惹到了这两个家伙。

    渔港的中央有一个占地不小的交易所,平日里居民会将鱼获卖给他们,也会从中补充一些生活所需的用品。交易所的老板是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人,满脸胡须也没有打理,如野草一般胡乱的生长着。

    这人手中拿着一份还散发着热气的土豆泥,吃得津津有味。见到两人走进来,只是抬头瞄了一眼,就继续手头上的事情,显得满不在乎生意的上门。

    不过他不理会人家,这两个人倒是一点都不客气的走了上来。似乎没有看到这人正在跟眼前的餐盘奋斗着。

    “有事吗?”老板见到眼前的光芒被遮挡住,略带着几分不耐烦。

    “生意上门都不做,这怕与店铺老板的行为不符合吧。”青年人脸上带着一丝笑意,但这个老板却很不买账。

    “店铺里面的东西你随便挑,挑好了在过来结账。”挥了挥自己的汤匙,将内里的土豆泥甩的到处都是。不过却一点都没有在两人的身上留下分毫的印记,这让老板的目光产生了一丝异色。

    “暗日当空,真神永恒。”青年人脸上的笑意依旧,但他说出来的这段话直接让眼前这个老板的脸色变了变。

    “你是谁?!”这个家伙终于放下了手头上的事情,手已经摸到了桌子底下。

    “来找一个叫做,赫罗尼莫·焦尔的家伙。”见到这个老板如此的行为,青年人也没有多余的动作。直接开口说出自己的目的。

    “你是谁?”老板并没有多透露出什么东西,但眼神之中的戒备更多。

    “你就跟他说,一位来自亚伯拉罕的曾经的故人来找他。他就会明白的。还有,你手上的这些动作对我来说毫无意义。”而这个青年人不是别人,正是拉斐尔。但见他手轻轻一抖,后面的一个米袋瞬间被划开了一个口子,‘哗啦啦’的倾斜到了地面之上。但下一瞬,它们又重新回到了米袋之内。

    老板见状,将手头上的动作停了下来。按下另外一个按钮,身后的一个壁橱开了个可容人通过的通道,快步走进其中。

    拉斐尔也不多说什么,就这么打量起这个交易所,似乎对此很感兴趣。

    不过几分钟之后,一道略显佝偻的身影就从中走了出来。

    “没有想到这么久没有见面,你居然连一点点的变化都没有。不像我,都老了。”这个家伙的面容十分的和蔼,语气亦十分的和善,给人的第一感觉就是邻家的老人家一般。不过眼神之中偶尔闪过的一些狡诈光芒极大的破坏了这一份和蔼的外表。

    “赫罗尼莫·焦尔,看来你这些年过的不错嘛。”拉斐尔见到来人,目光放在了其上,一张木椅从后面飘了过来,他就这么靠了上去。

    “承蒙你的眷顾,如果没有你当初提供给我的情报。我现在或许早就是一具尸体了。说起来,我还欠你一个不小的人情呢。”赫罗尼莫·焦尔说着话的时候颇具感慨。

    “人情什么的,就不用算的那么清楚了。”拉斐尔还不会天真的指望一个谋杀之神的信徒会给自己报恩。那岂不是指望黄鼠狼给鸡拜年?

    “此次你来找我,是有什么事情吗?”赫罗尼莫·焦尔知道拉斐尔这么找上自己,肯定不会只是为了无聊的扯淡。不过他倒是对于拉斐尔怎么能够从当初的那一场战斗之中逃生颇感兴趣。看来自己倒是需要好好地调差调差自己的这位‘恩人’了。

    “当然又是一件对你有好处的买卖。”拉斐尔见到赫罗尼莫·焦尔目光闪动,就知道对方必定有些不怀好意了。暗日的这些家伙可一点不比黑暗之手的那些家伙来得差,相反,他们还会更加的臭名昭著和惹人厌烦。

    可以说,如无必要,他真是一点都不想来这个地方。但谋杀之神希瑞克和暴政之神班恩之间无法调和的仇视是自己手中最好的一张牌。两者之间的矛盾一激发,暴政之神班恩哪还有空来找他的麻烦?

    “哦?!”赫罗尼莫·焦尔听闻拉斐尔如此说,立马就提起了兴趣,上次因为拉斐尔,自己坐上了统领的位置。要是此次在立上一个大功,那自己心心念念的大统领位置怕也是有机会掌握在自己的手中。

    别看只是多出一个字,两者之间的身份那可是天差地别。暗日七子他是不指望了,但大统领这个位置努力努力还是很有希望的。

    “一个黑暗之手的圣手,这个买卖如何?”拉斐尔也没有钓对方的胃口,直接就将自己的筹码抛了出去。

    “什么?!”这声什么,完全可以表现出赫罗尼莫·焦尔心中的震惊和压抑不住的兴奋,他那张老脸之上的皱纹都在此刻被打开,看上去有些吓人。

    “你希望我做什么?”赫罗尼莫·焦尔也知道,天底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拉斐尔愿意拿出一个圣手出来,开出来的价码必定不会小。

    “我需要你帮我在奥托雷帝国之中散布恐惧。”路易斯·佩兴斯大公这段时间的动静不小,他并不打算跟对方进行一场毫无意义的冲撞,而暗日在这方面可是一把好手。这样子的好棋不用难道等到臭了?而起自己要是不提点要求就将筹码送出去,岂不显得自己居心不良?

    “可以,这容易。”为了自己大统领的位置,只要拉斐尔的要求不是太过分,他都愿意接受。而且散布恐惧本身就是他们暗日最喜欢做的事情了,这跟他们的教义并没有背驰。而且这更能够进一步巩固自己到时候的地位。简直就是对面送了钱,自己还赚了外快。

    “那么这就算是合作愉快了。”拉斐尔说着,手一张,一口棺材就从手中冒了出来。棺材由小变大,占据了这个厅堂的一角。

    “死了?”赫罗尼莫·焦尔见到这口棺材,脸上原本开怀的笑容变得僵硬了起来。一个活着的圣手跟一个死的圣手,两者之间的报价将足足差上好几个亿。一个巨星变成三流球员,这种心理落差确实不小。

    “当然是活着的,我怎么会拿一个死人来跟你做文章。”拉斐尔说着,棺材消散在了空气之中。亚度尼斯一点都无法动弹,嘴巴不停地张合,但却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赫罗尼莫·焦尔上前‘验货’,摸了摸亚度尼斯的身躯,确认这是一个真正的活人,不是一个亡灵。要是他把这些东西给弄错了,那谋杀之神希瑞克必然会送他跟这个家伙一起步入死亡的殿堂的。

    “这人叫做亚度尼斯,想来你们暗日的情报网之中也不会少了他的名字吧。”拉斐尔也不在意赫罗尼莫·焦尔的不信任,见到他起身,声音随之出口。

    “恩,我对这个名字有点印象。那么我们的这次交易就这么结束了?”赫罗尼莫·焦尔何尝是有印象,简直就是印象深刻好吧。不过他生怕自己表现得太过于激动,让拉斐尔提高了自己的请求。

    但他不知道的是,他脸上这种想笑又不敢笑的表情,简直就像便秘了一般。

    “当然,合作愉快。”拉斐尔将自己的眼睛扫向了亚度尼斯,此刻的他早已没有了先前的意气风发。精神萎靡和绝望的气息不停地从他的身上散发出来,如残阳贪恋着最后的那一份热度。

    “合作愉快,如果下次还有这么好的交易,一定要找我。”赫罗尼莫·焦尔搓了搓自己的手,显然是把拉斐尔当成冤大头了。

    拉斐尔轻点着头,缓步走出了这间交易所之中。

    “主人,我们接下来要去哪儿?”拉斐尔身后的壮汉用着自己略显蹩脚的大陆通用语说着。

    “去一趟布卢默塔,虽然这个家伙答应的很爽快,但总不能够将所有的事情都寄托在别人的身上。”拉斐尔说完,这个壮汉的身躯骤然发生了变化,一只十分健硕的西奥多大雕出现在了拉斐尔的身前,一个传送术施展,一声清脆的鸣叫声,一阵土尘的宣扬,一人一雕瞬息间就消失在了这座平静的海港之中。

    ……

    赫罗尼莫·焦尔看着拉斐尔的离去,哪还忍得住自己心中对于权力的渴望,也不让人协助,那苍老的身体骤然爆发出无尽的力量,直接就将亚度尼斯如扛包一般扛在了自己的肩上,快步走入那条开启的通道之内。

    下方,自是另外一方天地。其内的色调显得昏暗,周围都用灰白色的石材搭建着。到处都悬挂着被紫黑色光芒围绕的白色骷髅头。道路两旁,每隔上数步都有两个身穿灰白色长袍的男子侍立两旁。

    谋杀之神希瑞克是一个心胸狭隘、完全以自我为中心,认为自己是所有神祇之中最为优秀的那一个,其他的神祇跟他一对比,连个屁都不是。

    也因此,他可以说是一个极度偏激的神祇,这就使得追随者们到处传播纷争和谋杀,因而谋杀之神的仇人可以说是满地都是,善良诸神的信徒们憎恨这些邪徒的恶行,他们散布的阴谋、谋杀、以及纷争,这扰乱了所有人的正常生活。

    按理来说,他这样的行为应该是深受混乱阵营神祇的喜爱,但偏偏事实也并非如此。他们认为谋杀之神的偏激和愚蠢极大的影响到了他们。谋杀之神对于力量有着极大的渴求,这使得他愿意用任何手段,任何方式去获得力量。

    这位谎言之王也不只一次证明,他几乎愿意使出任何手段来获取力量,包括杀死与他敌对的神祇。这种行为无疑让这些高高在上的神祇们都感受到了压力。你绝不可能会容忍一个拿着匕首的人安然的躺在你的床上。

    尤其这个家伙还是一个疯子,随时都可能将他手中的这把匕首送入你的心脏之中,而这可能只是因为你说了一句让他觉得不顺耳的言语。

    所以这就使得暗日的处境十分的严峻,用过街老鼠来形容在恰当不过。故而在怎么严密的防守都不值得让人感觉到惊讶。

    赫罗尼莫·焦尔一路匆匆前行,通道两侧的暗日成员纷纷都用眼角的余光看着这位在斯坦培克渔港的掌权人,不知道什么事情居然能够让他将自己平日里的那股子从容和风范全部舍弃掉。

    “快!将祭坛布置好,我有一件礼物要献给上神!”赫罗尼莫·焦尔对着自己的亲信大声说着,言语中带着压抑不住的兴奋。这也让他肩头之上的亚度尼斯将心中的那最后一点希望给浇灭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