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福贵 > 第268章:上门刁难
    “若是我也有那般经历,没准也能拜个名师、成就个名医。可惜啊!我生来便是官家之贵女,这与生俱来的好命格,但凡人是羡慕不来的。”诸葛茉拿着帕子,半遮着红唇,眼底满是鄙夷与得意的笑着说道。

    ……

    诸葛茉、诸葛芸、诸葛蕊,就连诸葛英,也似变了性子,直拿眼刀子往身上戳。

    诸葛家的几个姊妹,你一句她一句,明摆着是来看笑话来了。

    啧啧,听听,官家小姐不当却要去当郎中?结果立了功又如何?还不是一顿饭便给打发了?这边是命,一个乡下郎中的价码!

    “几位小姐,若是没别的事儿,请回吧!”无欢见诸葛家姐妹几个,夹枪带棒的挤兑林福儿,心中来气,忍不住上前逐客。

    无欢在诸葛府,顶替了芷葶的身份,但她身上的气势,却远比一个小丫鬟强势,带着怒气的话一出口,便无形中透出些许威势。

    诸葛茉几人闻言,均是一愣。

    紧接着纷纷变了脸色,诸葛芸指着芷葶喝骂:“你个烂嘴的贱人,竟然如此对本小姐说话。”

    “青莲,给我掌嘴。”诸葛茉黑着脸喝道,直接吩咐人上前打人。

    “你们也去,给本小姐狠狠的打,不知尊卑的东西,竟然如此跟主子说话,找死。”诸葛芸瞪了一眼身边的丫鬟,咬牙切齿的说道。

    一时间,诸葛芸和诸葛茉身边的丫鬟,都撸着袖子走向无话。

    无欢微微看了眼林福儿,几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丫鬟而已,她自然不放在眼里,可林福儿始终没有吭声,她到底是该反过来教训下来人,还是继续隐忍着?

    垂在身侧的手暗暗捏了捏。

    在青莲的手甩上无欢脸颊前,无欢心中叹了口气,等着挨‘教训’,心中忍不住对林福儿生出些许不赞同来,林福儿身上那股不卑不亢的气质,真的存在过吗?

    “住手!”林福儿的声音突然响起,无欢闻言快速后退一步,躲开了青莲的巴掌,在青莲尚未反应过来的时候,反手一个巴掌,甩在了青莲脸上。

    只听‘啪’的一声,青莲直接被打的往后倒去,诸葛芸的丫鬟秋萍躲闪不及,被青莲倒退着撞倒在地,眨眼功夫,两丫鬟叠着罗汉倒在地上。

    林福儿见此,面色微愣,随即嘴角忍不住弯了起来。

    无欢早就蓄着力,等着这一刻的吧!

    “你、你,你竟敢,你竟敢……”诸葛茉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指着林福儿,半天说不出话来。

    “诸葛琳琅,我要告诉父亲。”诸葛芸红着眼睛,好像被打的那个人不是她的丫鬟秋萍,而是她,说也也是,打狗还要看主人,她身为诸葛府最受宠的‘大’小姐,她身边使唤的人,地位自然也水涨船高,哪里容的旁人的丫鬟来教训。

    林福儿这不是在教训秋萍,而是再打她,打她诸葛芸。

    “呵,去说啊!等见了父亲,我倒要问问,何为尊卑?”林福儿轻笑一声,话音落下时,神色突然变的凛冽。

    最后四个字,将诸葛茉直接给怔在了当下。

    就连诸葛芸也似乎意识到了什么,紧紧咬着牙关,眼泪在眼眶里打转,愣是瞪着林福儿,强忍着,本就发红的脸色,越发羞红。

    尊卑,嫡为尊庶为卑,林福儿是诸葛永晟结发妻子所出的嫡长女,哪怕是同样有着嫡出身份的诸葛茉,也因她母亲是继室,而无法与林福儿的身份比。

    诸葛家的姐妹站在一处,林福儿才是哪个尊,而与林福儿摆在一起的她们,身份都要降上一等。

    “来人,请几位小姐出去。”无欢站出来说道,有林福儿的气势在,无欢的声色也变的格外锐利。

    “请几位小姐出去。”无欢话音落下,索青僵着脸站了出来,芷兰也僵着脸站在边上,就连正在摆饭的侍从,也纷纷站了出来。

    一时间,好似舒朗院满屋子人都在赶人。

    诸葛芸被林福儿刚刚那声给怔住了,诸葛茉心中愤怒,却有些害怕此刻的林福儿。

    诸葛蕊已经早早的闭上了嘴,像是受了惊吓一般,抿着嘴绷着身子,林福儿及屋里的丫鬟一发话,她先拽着诸葛英的袖子,想让诸葛英陪着她一起出去。

    诸葛英离开前,深深的看了一眼背身而立的林福儿,心中有些奇怪。

    不过看看激动的诸葛芸和诸葛茉,啥话也没说,顺着诸葛蕊的拉扯,两人先出了屋,经过外间时,看到摆在桌上的饭菜。

    诸葛蕊的眼睛顿时被桌面上的饭菜吸引,连害怕也顾不上,两只脚像是生了根,巴巴的望着桌面上的饭菜,挪不动。

    诸葛英暗暗吞了口口水,只一眼,她便看到了自己念念不忘的美味。

    那道名唤九转凤梨汤的甜汤,也不知是怎么做的,汤汁浓郁,入口后的汁水像是要将味感融化掉一半,让人久久不能忘怀。

    若不然,她怎会在三年前吃过一次后,便至今想着?

    “哇!是黄玉珍珠……”诸葛蕊毫无形象的惊呼声,打断了诸葛英的怀念,也引起了诸葛芸和诸葛茉的注意,两人不信,匆匆过来,看到满桌的佳肴时,纷纷愣住。

    这、还是一顿饭吗?

    桌面上的饭菜,哪怕是宴客的席面,也出不了几样。

    不,这一定是平安侯府今日宴客的菜肴,若不是中途出了事,她们也能在席面上吃到,诸葛芸和诸葛茉一个受宠一个是嫡出,从小在府中的待遇都是最好的,可桌面上的采药依然没尝过几回。

    都是十几岁的小姑娘,对美味有着相同的强烈喜好,看到满满一桌子佳肴,那能不心动。

    “大姐姐,真看不出来,你竟然如此自私!”诸葛茉突然眼珠子一转,哼笑一声说道:“今日平安侯府宴客,咱们姐妹都在受邀之列,宴会取消,咱们都空着肚子回来。”

    “想来平安侯府知道失了礼数,便着人送来佳肴,这么多,定是送给咱们姐妹共用的,怎得全搬到你屋里来了?”诸葛茉言之凿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