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放开那个女皇 > 第二九六章 反攻的时刻到了,给我杀!1
    很显然,那两大绝世高手应该是达成了某种默契,不在城里开打,免得殃及池鱼,所以就换了个战场。只可惜无辜的大同江就遭了殃。

    神仙打架,凡人遭殃,虽然元婴级别的交战很让人神往,可是白河却没有去看热闹的兴趣,要是一不小心,被人瞪了一眼,自己这条小命就算是交代在这了。

    这时,刚才飞进城里的那一千修真者忽然又飞了出来,而在他们的包围圈中准确来说,应该是保护圈之中,还有一大群人。

    而在他们身后,数以千计的骑兵紧追不舍。

    原来如此!

    到了这时,白河终于明白为什么刚才一点动静都没有了。

    宫本武藏不出手,是因为李白还没出现,他压根就不敢出手。而大周这边没有动静,原来是打着趁乱救回那五千俘虏的主意。

    虽然这种不放弃任何一个同伴的情操是好的,但是白河还是想说一句:蠢货!

    如此大好局面,如果换做是他,绝对会全军出动扫荡战场,将敌人一举歼灭,以求利益最大化。

    至于那五千俘虏?

    能救则救。

    若不能救?

    嗯,国家会记住你们的,人们也会记住你们的,你们永远是英雄,安息吧

    要不然,救出俘虏之后再以十万兵力啃下一个坐拥五万驻军的平壤,又得牺牲多少人?虽说拿人命当作数字来看显得比较冷漠,但是白河绝对不会介意这么做。

    此时,空中的轰炸仍在继续,可是这一次,效果明显大打折扣。

    诚如白河所料,轰天雷能炸死一个筑基就应该偷笑了,刚才炸营的,只是普通的士卒而已,至于精锐的部队,根本就不受任何影响。

    严格点说一句,这压根就不是空中轰炸,充其量只能算是一场骚扰。

    只是因为前所未见,所以才效果出人意料一点而已。

    不过到了这时候,说什么也晚了。

    此时,高丽军已经展开了反击。只见无数由机括射出来的强劲弩箭射向了天空,箭上还附带着高丽军中修真者的真元,杀伤力无比惊人,哪怕是凝元巅峰,挨上一箭也绝对是非死即伤。

    一轮齐射过后,刚才被宫本武藏一剑斩乱的阵型再受重创,瞬间减员三成,再也没法随心所欲的派礼物了。

    而地面上,大周那一千精锐修真者掩护五千俘虏撤退,也遭到高丽精锐骑兵的追击。

    修真者有飞剑在手,灵活得跟鬼似的,高丽骑兵当然奈他们不何,可是那五千俘虏却是手无寸铁的啊!

    铁蹄,大刀,利箭,流星索

    各种兵器,在这一刻都化作死神的镰刀,尽情的收割着生命。

    大周精锐拼死抵挡,却仍然不断地有人倒下。他们或惨嚎,或拼命,或上演一出你快走我断后的英雄主义戏码。

    鲜血与骨肉,铸成了前进道路。

    另一边,大周这边见此情形,也终于出动了数千骑兵前来接应。天上的空军也在勉力的往这边偏移,尽量提供火力掩护。

    只可惜,接应的人相隔太远,怕是来不及了。等他们来到,估计俘虏都得死光啦。

    好机会啊!

    看到这一幕,白河忽然大笑了出声。

    神仙走了,该轮到凡人登场啦!既然大周不兵扫荡,那老子便勉为其难的代劳了吧,哈哈哈

    他回头挥了挥手大喊了一声:小的们,财的机会来了,上吧!所有人出剑,去接应他们!

    头儿!众人顿时惊呼出声。

    不是说好只看一眼就回去,绝不参战吗,怎么忽然就改变主意了?

    若是往常打猎还好,像那种小规模的团战,咱们这上百人绝对是所向披靡的存在。可是如今,这可是战场啊!

    动辄就是上万人的打战场啊!

    自己这区区一百人贸贸然冲上去,多少也不够死的啊!

    别的不说,眼下就是平原,最适合骑兵挥的了。只需要一千骑兵来一个冲锋,自己的阵型瞬间就得散了。

    若是有远程攻击手段还好,比如天火焚城什么的,仗着飞剑之利,拉开距离然后空中轰炸,再多的骑兵也能打到落花流水。

    可是咱有天火焚城吗?

    没有。

    咱非但没有天火焚城,而且由于法则压制的存在,大家的境界甚至下降了一截,实力挥不出七成,这特么的还财的机会,分明就是送死的机会吧!

    相信我。

    面对众人的惊呼与劝阻,白河却一点也不在乎,只是笑嘻嘻的说了一句:还记得组团第一天我说过什么了吗?老子把大家集合在一起,是要带大家去财的,而不是带你们去送死。眼下,财的机会就来了所以,请相信我吧!上去,听我指挥,干他丫的!

    说着他祭出渊虹,当先飞了下去。

    头儿!

    头儿!

    众人顿时就哽咽了。

    尼玛啊,你这丫的忽然转换画风,不玩猥琐玩热血了,咱真的很不习惯啊!

    可是这时,见已经拦不住他了,众人纷纷对视一眼,只好狠狠一咬牙:妈的拼了!头儿一个凡人都不怕,咱修真者还怕啥?

    上!

    干他丫的!

    夺你命三千!

    夺你命三千!

    夺你命三千!

    于是高喊着口号,一百修真者如猛虎下山一般杀进了战场。

    夺你命三千?!

    奔袭中的骑兵先是一惊,还以为是哪路杀出的程咬金呢,居然敢喊这么嚣张的口号。结果一抬头,他们第一眼就见到了小流氓的背上插着的那面海贼旗。

    正面:命,一个鲜红的大交叉。

    背面:白。

    这旗子的画风,明显跟这个时代有点格格不入啊,骑兵们顿时就楞了一下:白字旗号好像没听说过大周有哪位猛人姓白的啊?

    其实,姓白的猛人是有的,正好就是那名动天下极品尚书,开创了大周修真时代的白河。可是众所周知,那货只是个凡人,不可能出现在战场上的,所以没人往白河身上想。

    这时正自疑惑着,就见到后续的那一百团员6续飞了过来,然后就没有更多了。

    于是高丽的骑兵们就忍不住笑了:还以为是哪路大神呢,结果才一百人呵呵,送军功么?

    虽然这一百都是修真者,但是你这人数

    也未免太多了点啊!

    全天下都知道,中原人杰地灵,人才辈出,但是他们又极其崇尚个人英雄主义,尤其是出了个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的青莲先生李白之后,这种杀手式的浪漫主义风气更是到了前所未有的巅峰。

    一个大周人,是一条龙。

    十个大周人,那就是一条虫。

    而眼下一百人,不就是十条虫而已么

    于是当先那个骑兵领挥挥手,打了个手势。

    这个手势的意思是:以不变,应万变,或者换个说法,那叫以逸待劳。

    以逸待劳,这是他们以鲜血换来的以骑兵对付修真者的教训——特指金丹以下。

    战场,从来都是最讲究人多欺负人少的地方,那些以弱胜强以少打多的经典战役,其实很多时候都是逼出来的。

    毕竟,有头,谁想当癞痢呢?

    那么问题来了

    飞剑有飞剑的长处,灵活。

    但是另一方面,飞剑也有飞剑的不足,同样也是灵活。

    灵活,往往就意味着度有余而力量不足。只要骑兵保持冲锋状态,两者硬碰,吃亏的绝对是修真者,而不是骑兵。

    除非他们使用驭剑术。

    可是就算有驭剑术那又如何?只要护住要害,你能破得了我这一身铠甲就算我输!你以为你手上的剑,是那天下第一名剑渊虹么?

    所以了

    先撩者贱,打死无怨,以逸待劳就是对付修真者的最好方法。骑兵们都心领神会,于是一边保持警惕,一边继续冲刺,追杀那五千俘虏。

    轰隆隆蹄声如雷。

    前面,是大周的俘虏在亡命奔逃。后面,是高丽的精锐骑兵在舍命追逐。两者一前一后,形成了一道直线。

    而在线的另一头,是大周接应的骑兵。

    白河当然不会这么蠢,跑到这条线上去堵枪眼了。他领着众人直接绕了个圈子,飞到了高丽军的侧翼,然后保持一百米的距离,与之同行。

    而高丽的骑兵似乎也知道写什么,竟也没有浪费箭矢去攻击白河这边的人。

    双方并行,很诡异的出现了河水不犯井水的局面。

    如此奔行了一阵,情况忽然就出现了变化。

    只见高丽骑兵突然一个加冲锋,大刀齐出,竟一下子就破开了守护在那五千俘虏后方的修真者防线,开始大开杀戒。

    顿时!

    风在啸,马在叫,鲜血在飞溅,死神在欢笑。

    骑兵一入人群,顿时如同虎入羊群,在那领的指挥之下,瞬间分成数个小队,每队都有上百骑兵,仗着坐骑的优势在人群中来回冲杀。

    他们训练有素,兵法熟练,尽情地收割着生命。

    那一千修真者拼死抵抗,可是已经晚了。

    防线一破,五千人的保护圈,对于他们来说实在是太大了啊!

    而在隔着上十里远的另一头,接应的大周骑兵见状顿时杀气冲天,拼命地催动战马往这边赶。那喊杀声直上云霄,令人震耳欲聋。

    然而,如果声音大就能打胜仗的话,那还要军队和兵法做什么?

    见此情形,白河目眦欲裂,瞬间就红了眼。突然高喊一声:童鞋们!考验特训成果的时刻到了!全体听令,下剑步行!听我口令一二一!一二一

    飞剑之上,是没有左右左的概念。但是随着古怪的口号声,夺你命三千猎团的人呼吸却开始调整了起来。

    呼!

    吸!

    呼!

    吸!

    一二一!

    一二一神识动起来真元动起来帝河诀!运行起来!

    这是什么鬼?他们在做什么?是来搞笑的吗?要不是形势不对,高丽骑兵就差点笑了出声。

    修真者最大的优势就是单兵作战,凭着飞剑的灵活,只要他们自己不作死,再多的骑兵也奈他们不何。

    可是如今,他们居然弃剑不用,改而步行?

    这不是送死吗?!

    既然你嫌命长,那我就不妨笑纳了

    杀!

    一个不留!

    一声令下,骑兵们收割得更欢了,其中更有两只小队径直往白河这边冲了过来,想要痛打落水狗。

    在远处火光的掩映下,只见刀锋闪着寒芒,择人欲噬。

    可是很快,他们就想哭了。

    随着古怪的口号声有节奏的响起,很快黄青黑白红五色光华开始来回流转,然后一股莫名的而又令人心悸的气息突然荡漾开来。

    这气息是是金丹!

    骑兵们人还没来及惊呼,胯下的战马就当先呼啸了起来。

    就好比大雨之前的蚂蚁总能比人类更先一步搬家那样,动物,对于气息的感应远比人类更加敏感。

    因此

    金丹的威压,影响最大的不是人,而是马!

    吁律律律律!

    战马人立而起,距离白河最近的那几支小队的冲势顿时缓了一缓。

    然后下一瞬间,恐怖的金丹气息再次暴涨,直接攀升至巅峰。

    恐怖的气息如同瘟疫一般蔓延开去,战马一惊再惊,骑兵冲势一缓再缓,最后竟慢慢的停了下来。

    那骑兵领见状惊骇欲绝,惊得三魂不见气魄。

    在这个变生肘腋的节骨眼上,为什么会突然出现金丹的气息,他已经没时间去细想了。他只是大喊了一声:不能停!绝对不能停!全军听令,撤退!

    骑兵的优势,就在于那一往无前的冲势。若冲势一停,战力甚至还不如步兵。如今人家只是放出个气息,自己的坐骑就已经乱了,再不撤退,难道等死?

    更重要的是,金丹以下的修真者,来再多他也不怕。可是面对金丹,再多的骑兵那也是不够死的啊!

    以逸待劳战术什么的,只对金丹以下有效啊!

    吁律律律律

    其实不用他呼喊,战马在本能的驱使下早已经开始撤退了,想要远远的逃离这股气息的源头。

    于是很快,骑兵们就纷纷穿出了人群,想要撤退。

    可是战场,哪里是他们想来就来,想走的地方?

    他们想走,当然有人不答应了。

    停下了!他们居然停下了!诸位同道,反攻的时刻到了,给我杀!一个声音高呼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