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网游小说 > 副本入侵者 > 第八百零二章 路在何方
    阳光从天空中照耀了下来,一架架体型巨大的机器正在忙碌着,被摧毁的房屋以极快的速度修复。然而哀痛却并没有减少,反而随着时间的推移更加浓厚了几分。

    虽说海曼城是南方舰队驻守的大本营,但由于独特的地理位置,贸易极度发达。又加之战争爆发,大量人口迁徙,城中的居民数量也在以不可思议的速度暴涨。

    人口密度过多,终于酿成了恶果。在一场夜袭之后,墓地几乎扩大了三倍,可见身亡人数之巨。

    哪怕已经过去了三天,但哭泣声却从来没有停歇过。只是高高在上的将军们,对这样的事情视若无睹,直接选择忽视而已。

    这便是阶级割裂所带来的变化,哪怕死的人在多,对权贵以及上层来说都不是大事。因为自己的亲朋好友并不在其中,他们只是一堆数字。

    “大姐姐”

    “死是什么?”

    站在街道上的穆丽尔,感觉衣角被人拉了一下,于是看向左侧。只见一个泪眼朦胧的小孩,满脸期待的看着自己。

    心中不知名的弦轻轻拨动了一下,伸手摸了摸他的脑袋。

    “你为什么要问这个问题?”

    “因为昨天我叔叔说,我的父亲、母亲以及哥哥都死了。如果我不去他那里,就只能去福利院。为什么死了,我就必须要去叔叔家以及福利院?”

    小孩歪着头询问。

    感受到一股难受的情绪,眼泪突然流了下来。

    “是不是因为我前几天抢了哥哥的糖,惹得父亲、母亲以及哥哥不高兴,所以他们都不要我了”

    “是不是因为我不乖,所以必须去叔叔家生活”

    “是不是因为我不听话,所以他们故意死了,让我去福利院”

    质问声在耳边环绕,穆丽尔心中一疼,伸手把小孩抱在了怀中。回想这几天的见闻,以及哭泣声,感觉到了无尽的悲凉。

    上层的争斗,为什么总要牵连最底层的平民?他们有什么罪?为什么要受这么大的苦楚?难道就是因为,身在平民阶层吗?

    “大姐姐”

    “你抱疼我了,如果你不知道,我就去问别人”

    被抱起来的小孩,对着穆丽尔说着。

    穆丽尔轻轻的把小孩放下,然后一言不发的往前面走去。这些问题没有资格回复,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回复。世道是残酷的,难道自己真的忍心,让这样的枷锁交给下一代吗?

    看着穆丽尔离去的背影,小孩露出疑惑的目光,甚至忘在了悲痛。呆呆的转身,往一处房屋走去。见迎面走来的男子,眼角的泪痕再次滑落。

    断断续续的声音传来,穆丽尔的神情有些恍惚。无非是小孩询问,以及大人用不讲理的方式解答,最后甚至动用必要的手段,造成哭嚎声。

    眼角有些湿润,伸手摸了摸才发现那是泪痕。这不是第一次流泪,也不会是最后一次。但心中却暗暗做出一个决定,绝不能把现在的问题,延续到下一代亦或者下下一代。

    如果有人注定要成为先驱者,那就让自己接过号角,用生命对阶级的壁垒发动冲锋。最少相较于弟弟而言,现在已经具备了一定的条件以及力量。

    假若在这样的条件下都没有办法办到,今后无数年留给后人的只会是更加糟糕的局面。

    深呼一口气把念头尽数驱散,弱者没有资格悲痛,而强者完全没有必要悲痛。只有让自己强大起来,才能用力量改变世界,为割裂的阶层打开一条自由流动的通道。

    “殿下”

    看着站在岔道神情低落的迪克西以及十名亲卫女兵,穆丽尔小声的喊了一声。

    迪克西转身看向走来的穆丽尔,突然对着她躬下了身子。

    突如其来的变故十名亲卫女兵愣在原地,穆丽尔也显得有些手足无措。发生什么事情了?为什么公主殿下会给自己行礼?

    慌忙躲避不敢接受这一礼。

    “本宫曾经说过要为底层平民找到一条上升的通道,要在各个阶层的壁垒中打开一道缝隙,要帝国万象更新”

    “平民不在如同行尸走肉般的活着,权贵不在漠视下层阶级,所有人都能找到追求人生的真谛以及自我的使命。并且按照自我的意志活着,真真切切感受人生的意义”

    “然而我带来的却是更多的灾难,以及无谓的苦楚”

    “这些人本来是不用丢掉性命,因为我的到来,让一些人生出了歹意。诸神带领大军袭击海曼城,这才造成了惨重的伤亡”

    “我……”

    迪克西说到这里,脑海中浮现出这几天看到的场景。将军以及城中的权贵们大肆庆祝,幻想着帝都即将带来的丰厚赏赐,然而底层的百姓却一片凄凉。如此巨大的反差,让自己语塞。

    他们有错吗?

    很显然并没有错。

    海曼城不仅没有失守,反而因为自己向帝都请功,变成了一场大捷。将领以及权贵没有理由不高兴,也没有理由不举办庆功宴会。

    就连数十万士兵,也正在为即将到达的赏赐兴奋不已,他们都在各自的岗位上做着各自应该做的事情。于情于理都没有理由和最底层的人,一同感受凄凉。

    自己又为什么会疼?为什么会向同为平民出身的穆丽尔行礼?因为帝国的根基,正在遭受有史以来最大的危机。

    只是现在有人能告诉自己,接下来应该怎么做吗?亲卫女兵损失惨重,高级将领们权位稳固,整支南方舰队水泼不进。哪怕身为主帅,也没有插手的余地,反而受到他们的操控。

    明明身在阳光下,可眼前却是一片茫然。

    “殿下的心情我明白,只是我们时间有限,别忘了此行的主要目的”

    “他来了?”

    “早在三天前就已经到了”

    “什么地方?”

    “约您在墓地一叙”

    “墓地?”

    迪克西愣在了原地,双中露出少许恐惧的神色。四周的气氛已经让人感觉到悲痛,假若到墓地,岂不是更让人伤感。

    只是如今唯一能指望的就是异界,这是最后的依仗。

    暗暗咬牙带着穆丽尔以及亲卫女兵,往墓地方向走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