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冷教授的舞美人 > 第630章 各自安好
    白东野又迅速挂了电话。他不会告诉凌书珩,目前那三个人正在医院抢救。并且他们的家属,也是c市市有头有脸的大人物。那些家属还联合向他们警局下通牒,要求他们尽快找出伤害他们儿子的犯罪者。

    那些家属也曾想过,自行报复凌西澈,却又苦于并没有确切的证据证明就是凌西澈所为。

    结局跟白东野的通话后,凌书珩直接将手机扔回办公桌上。同时他的脸色是那么阴沉、那么灰暗、那么可怕,目光更加严厉的有些狰狞。

    白东野相信凌西澈,可是他没法相信凌西澈……因为他是凌西澈的父亲,他无比了解凌西澈……这样的事情,曾经在国外时,凌西澈便联合段怀东干过一次……

    “那兔崽子,每天不务正业,在搞一些什么鬼?还有骆甜甜那丫头,是不是因为我看在她妈妈的面子上接受她了,所以她就肆无忌惮了?”凌书珩还气喘吁吁在心里想着。

    见他这副可怕的神色,一旁的杨昭有些战战兢兢,片刻之后再朝他走近半步,小心翼翼说,“董事长,今天凌少开始上班了,现在要我去叫他过来吗?”

    顿时,凌书珩又冷冷瞥眼杨昭,极不耐烦说:“不用了,晚点我自己找他。”

    杨昭听此连忙点头,然后又很快退开。

    凌书珩又深吸一口气,而后一边假装工作、一边想着心事。他想:迟珍丽回来中国c市已经有很多天了,可是他还没有去见过她,那么今天傍晚,他正好约他们母子见见吧。吃饭的时候,他顺便再跟凌西澈聊聊“胡浩南”等人的这次事件!

    在c市人民医院这边,上午八点多钟,在骆甜甜进到骆新军的病房后,沈艳茹便出去了。

    她去送大伯和四叔公搭车,暂且留下骆甜甜陪护着骆新军。

    而这个上午,待在医院里面的骆甜甜,几乎没有事情可做。也由于时间闲下来了,所以她又在脑子里思考着等沈艳茹回来之后,会对她说什么话。

    思考着思考着,她发现累了,加之实在是想不到,便决定不想了。反正等沈艳茹回来了,她很快就会知道答案了。

    最终,骆甜甜决定自己找事情做,打发时间,填充无聊。

    病房外面的走廊上,摆着报刊架,架子上面有杂志和报纸,她走出去,随手拿起一叠报纸,回到病房里看。

    报纸都是昨天和今天的。翻着翻着,她也很轻易的发现了今天的重大新闻。

    因为今天的每张报纸,差不多都在报道那件事情,即:前天下午在b市的城郊,发生了一件骇人听闻的事件,三个年轻男人重伤昏迷在一座废弃的工厂里。而且他们当中,有人断了一只手,有人断了一条腿。而对比昨天的报纸便会发现,那三个年轻男人,前天晚上在b市神鲵镇的某酒吧跟两个年轻女孩发生了剧烈矛盾。同时年龄稍长的那个男人,非礼了其中一个女孩。

    自然而然,骆甜甜立马意识到了这是怎么一回事。因为感到惊悚,她的眉头还深深皱起,潋滟的眼眸变得暗淡浑浊。

    总之,她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她还发现,有的报纸上面,甚至还附上了前天晚上她被那个男人非礼的照片。然后,有人将她的身份人肉出来,说她其实是某大型企业继承人的妻子。

    有的报纸上还这样写着:近几年,某大型企业事业十分红旺,业绩出类拔萃,并且几乎垄断了c市的房地产行业。

    某大型企业,上面描述得较为含蓄。但是,但凡看见的人,第一意识都是联想到凌氏集团。

    “西澈真的这么做了,他真的废了他们,他……”她凌乱的在心里念叨,充满忐忑和惶恐。

    原本她还怀抱着侥幸的心理,盼望凌西澈最后心慈手软,对那些人手下留情。可是,侥幸终究是指偶然,它发生的概率极小。

    现在她还变得无比失望了。她觉得凌西澈这样做,真心太过残忍、太过可怕。

    也并非她不相信凌西澈的为人,而且因为那天上午,她确确实实、清清楚楚的听见了凌西澈在打电话。

    愈看报纸,骆甜甜的脸色愈发阴郁、愈发不好。庆幸的是,骆新军一直昏睡着,并未发现她脸色不好。

    只是,十点多钟时,沈艳茹从外面回来了。

    发现骆甜甜脸色不好,再看她附近的那些报纸,她立马明白了端倪。

    也趁着骆新军还在昏睡,沈艳茹便刻意将骆甜甜叫到走廊上,首先直接快速利落的对她说:“甜甜,你不要跟凌西澈在一起了,你真的必须答应妈妈,马上跟他分开,以后也永远都不要再见他了。”

    或许是因为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早就猜到了沈艳茹要说的是这个,所以此时此刻,骆甜甜整个人面不改色,看上去是那么的镇定、那么的平静、那么的从容。

    “为什么?妈妈,你告诉我究竟是为什么?为什么你突然变得不喜欢西澈了?我记得西澈刚去我们家时你很喜欢他的……”她就不解冲沈艳茹询问,心中也是真的万分不解。

    要跟骆甜甜说这样一番话,沈艳茹的心头真的很是苦涩、很是沉痛、很是挣扎。总之,万般不是滋味。

    她又想了一会,再低声无奈且语重心长,告诉骆甜甜说:“不是不喜欢,而是不赞同你跟他在一起!甜甜,你听妈妈的不会有错,这个世界上谁都有可能害你,就妈妈不会……”

    沈艳茹不说出一个具体原因,骆甜甜当然也就不会听她的。骆甜甜又歪了歪脑袋,还反过来安抚她,说:“我知道西澈的为人,有时候有点心狠手辣,可是他绝对不会那么对我……妈妈,我相信他,他真的不会那么对我,因为我真的确定他是爱我的……”

    而听着她这样的安抚,沈艳茹的心情更觉烦闷,一阵焦虑加无奈的表情。然而,她不让骆甜甜跟凌西澈在一起,这其中最重要最主要的那个原因,她还是不敢说出来。因为她担心被凌书珩知道、被迟珍丽知道,那样弄得迟珍丽更加不会放过骆甜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