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大明锦绣 > 第三百一十一章 猜测
    对于曾毅而言,今晚这接风宴,自然是宾主尽兴了,毕竟他是钦差,这是为他办的接风宴,自然是不会有人不长眼。

    等回到住处的时候,曾毅摇了摇头,原本略微迷蒙的双眼此时一片清明之色。

    “大人,那户部侍郎是不给您面子啊……。”

    李建胖轻声开口,声音里带着一丝的醉意,虽然是接风宴,可毕竟来的都是有头有脸的官员,所以,饮酒也不过是小酌几杯罢了。

    “怎就不给面子了?”

    曾毅笑眯眯的开口,道:“或许这位户部右侍郎张大人,真是病重了。”

    “此时不便见人,也是情有可原。”

    李建胖却是浑然不信这话,苦笑着,道:“大人,您想,那户部右侍郎今个咱们见他的时候,还精神抖擞的,虽然年迈,可却真没看出有丝毫的病症。”

    “这能隔了几个时辰?就重病了?”

    “他这病也来的太快了吧,这就差说是大人您来了,所以他才病了的吧?”

    李建胖这话说的有些过激,不过,却也是这个道理。

    “那你说,他为何装病?”

    曾毅在椅子上坐下,接过钦差侍卫递过来的茶水,抿了一口,笑眯眯的看着李建胖,其实,到底情况如何,曾毅心里也有数的,如今不过是想要听一听李建胖的分析罢了。

    “因为他不想见大人您。”

    李建胖苦笑着,道:“大人您今个可是说了,还要去灾区巡查,而且咱们在来的路上,也碰到过一些灾民。”

    “虽说您话里给他留了面子,可是这位可是户部右侍郎,朝廷大员,肯定是对您的话不满的。”

    “只是当时他若是动怒了,到是显得他没有度量。”

    “而回去之后,他自然也就不愿意在给您面子了,就像是今晚这样,他称病不来,您也不能拿他如何,毕竟他也是前来赈灾的钦差。”

    “除非是您真拿到他什么罪证,若不然,您真是动他不得,所以,他自然无需给您面子了。”

    李建胖的这番话,可以说是合情合理,也合乎逻辑的。

    曾毅一直笑眯眯的看着李建胖,直到此时,见李建胖不再吭声,然后方才笑着开口,道:“怎么样?还有没有了?”

    李建胖摇头:“说完了。”

    曾毅点了点头,笑着,道:“你说,户部右侍郎,正三品的官员,算是朝廷大员么?”

    面对曾毅的这个问题,李建胖毫不犹豫的点头,道:“肯定算了。”

    “三品上大员,全都是朝廷大员,身居要职。”

    大明朝的官员,之所以只有三品及以上的官员才能称之为朝廷大员,那是因为只有三品的官职起始,官员手中的权力才会剧增,才是真正手握重权之人。

    “恩,好。”

    曾毅点了点头,笑着,道:“你既然知道三品上官员是朝廷大员,那这户部右侍郎自然也是朝廷大员了。”

    “咱们大明朝各部、各司、各衙门、寺、府等等官员可以说是数不胜数,数量极多。”

    “可是,整个大明朝能被称得上是朝廷大员的官员,又有多少?”

    曾毅脸上虽然仍旧挂着笑意,可是,声音里却带着一丝的感叹之色:“想要成为朝廷大员,并非是文采出众就可以了,而是要看综合能力,而且还要有足够的运气,等等诸多因素叠加在一起的。”

    “你说,户部侍郎这位正三品的朝廷大员,会是一个喜怒形于色,因几句话就轻易动怒之人?”

    “此等人,真能进得了朝廷大员的行列?”

    “朝廷大员当中,的确是有此类人,但是,能有几个?可以说是屈指可数吧?”

    “而这户部侍郎张阳,若是真是喜怒于色的官员,今个本官在布政司当着他面说那些话的时候,他就该有所反应的,而非是十分的谦和。”

    “凡事,不能孤零零的拿出来单独的判读,这样很容易失误的。”

    曾毅缓缓开口,毕竟此次李建胖跟在他身边,是要破案的,他总是要提点李建胖一些的,更何况,如今又不忙。

    “大人,您的意思是,户部右侍郎并非是在装病?”

    李建胖满脸纠结的道:“可是,这也不可能啊,这世上是有急症不假,难不成就这么巧?”

    深吸了口气,曾毅苦笑着,道:“其实,你可以试着把你认为不可能或者不容易发生的情况给排除掉。”

    “然后,在推测那些情况有可能发生……。”

    曾毅给李建胖说的这些,其实就是所谓的排除法。

    “本官是来湖广巡查的,这点,想来湖广的官员早就都接到了公文。”

    “可是,本官对灾情的态度,怕是户部侍郎未曾想到的。”

    “所以,依着本官看,如今这户部侍郎,并不在布政司的后衙。”

    “或许,他此时已经快要到德安府或者承天府了。”

    “想他户部右侍郎,身染重病,却在得知灾区可能出现疏忽的时候,拖着病重的身体前去灾情……这真是让人深感敬佩啊。”

    曾毅笑眯眯的看着李建胖,道:“你觉得,这话如何?”

    李建胖听完曾毅这话,不由得楞了许久,方才慢慢的反应了过来,深吸了口气,道:“大人,您的意思是,这户部右侍郎已经去了德安府或者承天府了?”

    曾毅点了点头,道:“八九不离十。”

    “本官今个的态度已经很明确了,那就是对灾情十分的重视,这或许会超过了户部右侍郎的预料,所以,他今天肯定是已经赶去灾区了。”

    “只是,若是这话就这么说出来,肯定会落了他的面子。”

    “可若是他病重之下,去了灾区,或者那边有了突发状况,他拖着重病之身前往……。”

    曾毅笑眯眯的开口,道:“虽说只是说法不一样,可是,有些时候,图的可不就是一个名声么?”

    “明个咱们一大早前去探望这位右侍郎的病情,到时候可不就是该知道情况到底如何了?”

    “好了,你也早点歇息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