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大宋有毒 > 349 赌一把(白银32/40)
    “据梁氏讲青塘兵后来撤离了凉州城,她跟随讹力命离开时城内只有湟州军。这支军队确实与众不同,他们没有烧杀抢掠,也不抓人为奴,只是驱使城中剩余的百姓修补损坏的城墙,看样子是要坚守此城了。”仁多保忠总算是说出一个好消息,陈述也至此结束,再多的情况目前谁都不了解。

    “呼……董毡、青宜结鬼章……青塘兵果真还和以前一样,和宋人永远不可能走到一起去。都罗,立刻派人去青塘和阿骨朵联系,务必使其改变青塘与宋朝的关系。”梁太后难得的笑了笑,好像又把主动权抓回了手中,头脑也清晰起来,开始发号施令。

    “太后,为何不去与董毡的儿子欺丁勾当,他的母亲乃是夏人,岂不是更容易说服?”都罗尾觉得此时该自己出谋划策了,总一言不发显然太失身份。

    “欺丁此人轻佻平庸,虽是董毡亲子也难成大器,他的夏人血统恐怕更难以服众。阿骨朵反倒是一直跟在董毡身边征战,在青塘兵中威望甚高。若是青塘各族突闻噩耗,还是手中有兵的养子更容易继位,就这样吧。”梁太后抬起眼皮看了看这个胖子,他玩弄权术见风使舵是把好手,但论眼界和谋略可就差远了。

    “保忠,速速从白马军司调遣精兵,从北面接近凉州城,但不要靠近。再从甘州派兵沿大路东进,以最快速度抵达凉州城。讹力命那边由都罗大人负责,先答应他的条件稳住湟州兵马,待两军司的精兵一到立刻南北夹攻,务必要攻下凉州城,还要让他们交出我的侄孙。可以放那位驸马回去,不得超过百人。”

    至此梁太后已经厘清了凉州事件所造成的困惑,也权衡了利弊,做出一个大胆的决定。她要放弃对吐蕃人的防御,利用甘州兵马回援,但真正的杀手锏则是白马强镇军司的二万精锐。

    白马强镇军司治所在兴庆府以北二百里的盐州,这里在后世叫做吉兰泰,是个大盐湖,也是当地最大的化工基地。

    但吉兰泰是蒙古语,此时还没有,按照西夏人的叫法称作娄博贝,意思就是盐,自古以来这里就是重要的产盐区。

    除了盐之外这里还盛产一种东西,叫做沙漠。盐州东面是乌兰布和沙漠、西面和北面是巴丹吉林沙漠、南面与凉州之间隔着腾格里沙漠,只有东南方向一直到黄河可以耕种。

    这里的人自古就把沙漠做为出门的通途,而白马强镇军司的士兵也练就了一项特殊本领,在沙漠地区战斗。

    辽人曾经试过从北面入侵西夏,结果一进入沙漠地带就抓了瞎,追着人数远远少于自己的白马强镇军司跑了好几天,最终粮水不济、方向不明,大败而归。

    统领白马强镇军司的人也姓仁多,名叫保义。仁多保忠、仁多保义,没错,这是兄弟俩。哥哥是右厢朝顺军司的都统军、弟弟也不甘示弱,成了白马强镇军司的都统军。

    别看都是都统军,哥哥的权利还更大,但真论起打仗来弟弟保义更厉害,尤其是到了沙漠戈壁地区,这支二万人的骆驼兵简直就是无敌的存在。

    这次梁太后是要下血本了,一次把自己手里最得力的两员大将全派了出去,而且知人善任。

    善于总揽全局的哥哥保忠带领甘州兵充当佯攻,弟弟保义率领他的骆驼兵穿过茫茫大沙漠突然出现在凉州城北门,然后南北夹击。别说只有三千湟州军,就算是三万照样也得兵败人亡。

    至于说兰州、会州、石州、银州的战事不妨缓一缓,让宋军先进一进。待到把凉州拿回来之后,再利用西夏军队移动速度的优势,在这四路中的挑一路来个重点打击,最终胜利的还是西夏。

    当然了,想乘胜追击反攻大宋也不是易事,主要是西夏国力不如宋朝。短期内暴兵可以做到,长期供养这么多完全脱产的士兵根本养不起。

    最后的结果就是再去和大宋谈何,认个错可以,但在财物上必须多拿点,用来弥补因为战事而亏空的国库。

    总体上讲,梁太后这个女人不简单,大战略把握得很准确,分寸也很到位,怪不得历史上宋神宗碰上她总也讨不到便宜。

    可惜这次她又失算了,而且失算的还是上次那个点,湟州军,或者说是驸马王诜。

    讹力命还没到兴庆府,乌鞘岭就迎来了近百辆箱车和上千全副武装的大宋禁军,苗魁带着援军上来了。

    由于这批箱车的底盘和悬挂系统没经过特殊改造,翻山越岭不是很利落,一百多里路足足走了五天,到了乌鞘岭才算松口气。前面都是驿道,几十里路一个时辰就能走完。

    “别留下,赶紧卸车,卸完了速速回湟州城。王冠王大人的运输队很快就会到湟州,你还得再带着这些兵将把补给本官送上来。回去多让大家练练如何使用火箭,没有它们帮忙是冲不破夏人封锁的,到时候这里恐怕会被围的水泄不通。另外本官再拜托你一件事,最好能派亲信去一趟兰州,找到李宪李大人,把凉州城的情况详细告之,连同这张图一起。”

    当洪涛见到风尘仆仆的苗魁时,很不近人情的都没让人家入城,就在瓮城里卸车,卸完一辆出去一辆,全卸完赶紧连夜滚蛋,片刻不许停留。

    “这是济桑城到凉州的地图?大人放心,末将有中旨,从来也没用过。要是李大人有丝毫退却的想法,在他身上用一遭也无妨!”苗魁很想留在凉州,哪怕最终战死沙场也是子孙后代的荣耀。

    说起来这可是自大宋开国以来第一次深入西夏腹地还占据了敌人的陪都,不管最终结果如何都是要载入史册的。

    但他也明白,能不能守住这里一半靠帅司大人运筹帷幄,还有一半就得看自己能不能把乌鞘岭守住,把补给品及时运上来。

    马尾城新军的战法他也很清楚,没有了火箭和弩箭依旧还是一群厢役,只是比寻常厢役更规矩、胆子更大。

    派人去兰州的含义他也懂,这是要去督促李宪别放缓进攻力度,不让卓啰和南军司抽出手来调兵回援。这两件事儿必须全部完成,任何一件做不好,帅司大人这不到三千人就再也回不去了。

    “没那么严重,李大人也是能征惯战的良将,本官只是怕他孤军深入中了敌人埋伏。夏人惯用这种伎俩,这才把此图交与他做个参考。对了,顺便把城里这几百夏人百姓也带回马尾城去,这是本官抓的奴隶,交给王五和高俅,他们知道如何处理,留在这里平白耗费军粮。”

    洪涛还真不指望苗魁能辖制住李宪,关于这一点自己已经做了安排。自打凉州破城那一刻,几十名特种兵就已经快马返回了湟州,然后就有一封封的战报从湟州州衙里发出。

    不仅有送往开封的,还有送向周边各州各路的。把攻陷凉州城的消息尽可能广泛的散播出去,知道的人越多朝廷就越不能置之不理,哪怕秦桧和蔡京联手也不能冒这个风险,想来王安石和司马光更不会。

    不要说见死不救,来慢了都有可能成为千古罪人。只要他们俩不暗中给自己使绊子,神宗皇帝自然不会坐视不管。

    他应该比自己还着急,不管叫收复失地还是叫开疆拓土,这可是帝王最大的功绩,也是夺权时最大的依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