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宋末之乱臣贼子 > 第一千五百一十一章 斩杀
    完颜银术面色一动,顿时知道完颜宗弼的心思,不过是想着借李之手狠狠的削弱一下纳吉汗而已,他心中原本有些担心,不过这个时候,倒是点点头,纳吉汗表面上是金人的臣子,但实际上,最近对金人已经有了一丝嫌隙,最典型的就是屡次进犯中原,中原如画江山,谁都想得到,完颜宗弼也想着再一次南下,但绝对不会是现在南下。

    金人还想着和李隔着长城而治,等到一定的时候,在南下和李决战,这个时候触怒李,绝对不是一个很好的选择,纳吉汗这个时候南下,也只是想着自己的利益,而忘记了金人的大局,这种事情让完颜宗弼十分不满,自己离开漠北,固然是因为短时间内,对漠北不能形成绝对优势,与大唐边境的局势有很大的关系。

    李真的北上巡视草原,纳吉汗必定会面对李疯狂的报复,完颜宗弼想借李之手,狠狠的教训一下纳吉汗,这样可以让纳吉汗老老实实的成为金人奴才,成为金人手中的刀剑。当然他也不希望自己的狗会被对方所灭。

    “相信纳吉汗手中还有一些兵马,这样的人只能是让他们饿着,永远都吃不饱,这样才能会为你所用,让他们吃饱了,弄不好,他们不会进攻你的敌人,反而会进攻你自己。”完颜宗弼接着说道。他神情洋洋得意,自从完颜宗望等人去世之后,完颜皇室中最能打仗的人就变成自己了。

    不过,很快他就想到了完颜晟,这个人看上文质彬彬,但实际上,也是一个打仗的能手,瞒天过海,声东击西,照样让李吃了一个大亏。有这个人在,自己恐怕想要彻底的掌握军权是不可能的。

    “大将军说的甚是,李北上,恐怕草原上有许多部落都会有其他的想法,这对我们大金来说,是一件不好的事情,这次若是能狠狠的教训李一顿,那就是再好不过的事情。”完颜银术也十分认同的说道。

    “那就行军慢一些。”完颜宗弼笑呵呵的说道:“让李教训对方一顿,也可以让纳吉汗削弱李一次也是好的。”

    数百里之外的纳吉汗恐怕也不会想到,被自己视为救星的完颜宗弼丝毫不顾忌自己的生死,他望着远处的天空,骄阳照射,纳吉汗又饥又渴,他已经一天都没有吃东西了,不光是他,身边的将士们也都是如此,甚至连战马都吃的很少,他现在已经绝望了,他估算了一下,自己距离部落最起码还有半天的时间,就是这半天,就好像是天堑一样,让他很难抵挡,在他的身边,已经有不少士兵坠落战马之下,这些人明知道坠落战马之下,必死无疑,但他们已经没有任何力气了,任由战马践踏在他们身上,连惨叫的声音都没有,硬生生被践踏而死。

    在他的身后,传来无数喊杀声,他转眼望去,就见身后数里之处,一个大汉,手执方天画戟,正在率领大军冲锋,纳吉汗咬牙切齿,这个该死的李,就好像是毒蛇一样,就是这半天的时间,叫天不应,叫地不灵,让他不知道如何是好。

    “金人,该死的金人,你们到底是在什么地方?为什么还没有出现?”纳吉汗死命的奔跑,不就是想着金人这个时候已经南下,只要能逃到金人身边,自己就能留得性命,可是到现在,金人仍然没有出现,这让纳吉汗十分慌张。

    “大汗。大汗,是大汗回来了。”这个时候,远处忽然有一队人马飞奔而来,一阵阵欢呼声传来,纳吉汗认出对方正是自己的牧民,脸上顿时露出欢喜之色。

    “快来救驾,快来救驾。”纳吉汗顿时感觉到绝处逢生,赶紧大声叫了起来。

    不曾想到,对面的牧民忽然传来一阵阵惊呼之声,纳吉汗还没有反应过来,身后惨叫声连连,他转头望了过去,心中顿时一阵骇然,就见李手执方天画戟,闯入乱军之中,方天画戟连连闪烁,就好像是砍瓜切菜,将自己的亲卫尽数斩杀,眼见着就要杀到自己身边了,顿时仓皇惨叫,手中的马鞭狠狠的抽打着战马,期盼着自己能够快逃走。

    “杀,将这些人全给杀了,纳吉汗的部落就在全面,杀过去,晚上吃个好晚饭。”李的声音传来过来,在乱军之中响起,原本已经疲惫的唐军将士也都纷纷出一阵阵欢呼声。

    从长城杀到这里,已经深入草原几百里之多,沿途也不知道摧毁了多少小部落,除掉解救那些被俘虏的汉人之外,更多的就是杀戮,任何高过车轮的男子尽数被斩杀,就算是草原女子也成为大唐将士的俘虏,这些女俘虏将会送到中原,赏赐给立功的将士。

    这些将士们或许不会将这些小部落放在心上,但眼前的纳吉部落就不一样,它是这附近最强大的部落,不仅仅是人口众多,更重要的是金银财宝也是最多的,只要攻陷纳吉部落,这次出征的将士们将得到丰厚的赏赐,那些金银财宝,大部分将为将士们所有,一旦俘获了纳吉部落的女子,也将有优先挑选的权力。

    所以将士们听到这个消息之后,所有的疲惫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各个精神抖擞起来,杀的纳吉汗身边的亲卫惨叫连连,连反抗的心思都没有,一心只想着抽打战马,企图让自己能跑的更快一些。

    至于纳吉汗早就已经绝望了,趴在战马的背上,他听见战马的喘息声,甚至看见了战马嘴角白色泡沫,坐下的战马也已经疲惫到了极致,眼下已经是竭尽全力,就算现在能休息,恐怕以后也不能使用了。

    “喝!”一声怒吼声传来,顿时让纳吉汗浑身毛孔都竖了起来,这声音绝对不是他的属下,潜意识中,手中的战刀朝一边砍了过去。

    “啊!”一声惨叫,纳吉汗的战刀还没有伤害到对方,自己就感觉后背一股巨大的力量传来,撕裂了自己的战甲,偌大的身躯瞬间从战马上坠落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