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1816章 内圣外王(上)
    第一阶段,三百广告位最高标价,每块广告牌两千贯,最低标价八百贯,最后综合评定结果为,每块牌子卖出近一千三百贯的价格,只此一项,入帐三十九万贯。

    看到这个价格,长乐的脸上终于露出笑意,杨雨馨与林晓晓也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不错,很不错,这一价格已经超过了她们的心理底线整整一倍有余,看来后面的那些牌子终于可以不用担心了。

    可是长乐三女满意了,外面那些商贾则是有人欢喜有人愁。

    中标的人喜出望外,没中标的责是一脸的肉疼,看着那均价一千三百贯的数字,心中已经在不断的发出哀嚎。

    彭城也是中标的人之一,看着一千三百贯的均价虽然他心里也有些肉疼,可同时也在为自己的英明而感到庆幸。

    如果不是在刚刚收取标书的那一瞬间脑中灵光一闪想到了一个绝佳的点子,估计他现在已经失望而归了。

    “老爷,咱们中标了,中标了啊!”就在彭城暗暗庆幸的时候,身边的老帐房兴奋的来到他的身边,挑起大拇指:“多亏了老爷您临时改了计划,否则如果按着老仆的想法,估计我们的损失可就大了去了。”

    “这不算什么,老夫其实也是在赌,只不过这次赌对了而已。”彭城矜持的一笑。

    “老爷您谦虚了!”老帐房显然有些兴奋的过头,少了两颗牙的大嘴咧着,半晌都合不上。

    按照他此前与彭城的计划,这第一阶段他们打算投处的资金是五千贯,投十个广告牌,平均每个牌子五百贯,这个价格在老帐房看来已经是很高的价格,如果再多便有些不划算了。

    可是就在刚刚不久马上要收取标书的时候,彭城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竟然临时改了主意,把每块牌子的价格定到了两千贯,数量改成了五块,总投资一万贯。

    这一改变吓了老帐房一跳,当时曾极力反对,因为在他看来这完全就是一种不理智的表现,彭家并不是什么大商人,所有的资金流水也只有三万贯(彭城并没有把底限说出来,只说了三万贯),而这三万贯可是包含了整整四个阶段的投标价格,根本不容有失。

    如果他们这一次投入一万贯,固然可以中标,可是中标之后呢?第二阶段怎么办?第三、第四阶段又怎么办?剩于的两万贯根本不足以支撑他们竞标到最后。

    但是,彭城并没有听老帐房的建议,决然的在标书上写下了一万贯的价格,然后交了出去。

    正所谓屁股决定脑袋,老帐房看重的是广告牌本身,而彭城看重的则是后期的商业洽谈,如果不能达成这个目标,前期所有的投入其实都是扯蛋。

    五百贯固然是那些广告牌的实际价格,但附加条款才是最重要的啊。

    而且前几天那一次的会议杨雨馨也说了,不管是第一阶段的广告位还是第四阶段的广告位,最终都有参与洽谈的机会。

    在这样的情况下,彭城认为还是多投一些钱,拿下第一阶段的广告位和洽谈的机会比较划算。

    如果因为一些小心思,错过了第一阶段,那么第二阶段的广告位价格只会更高,如果想要争取,只怕三万万全都砸进去也起不了一点水花。

    而事实证明,他的想法是正确的,投标均价一出来,那些抱着利益均沾,打算四个阶段所有广告位都拿下几块的家伙们都傻眼了。

    第一阶段没有中标不说,而且价格竟然如此之高,这无疑代表着第二阶段的价格只会从一千贯起步。

    后悔,大部分人都在后悔,现在的结果,所有人都已经看清楚了,也都想通了其中的关窍,原本计划中第四阶段才会开始的血拼估计在第二阶段就会开始。

    ……

    李承乾几乎是在长乐等人庆祝的时候收到了消息,在听到第一阶段均价达到一千三百贯的时候,脸上露出一个不出所料的笑容:“这些家伙看来并不全都是傻子,也有几个精明人嘛,尤其是那个两千贯砸一块牌子的,等有机会把他叫过来,朕想要亲自见见他。”

    “是。”白月宁应声而去。

    “陛下,左右不过是一个商人而已,见他干什么?”长孙冲,作为李承乾的表哥,说起话来要比其他人随意随多。

    “表哥,这事儿你不懂,我要见他不是因为他的身份,而是他的想法与众不同。”李承乾手指轻叩着桌面,眯着眼睛说道。

    “有什么不同,不过就是押宝押中了而已。”长孙冲有些不以为意。

    不过李承乾却与他有着截然不同的想法,看了他一眼淡淡说道:“他不是在押宝,而是信心十足,志在必得,而且很懂得审时度势,知道什么才是重点。”

    “真的这么厉害?”

    “就是这么厉害,所以我才要见见这个人,如果有可能我还有任务交给他。”李承乾露出一个神秘的笑容,没等长孙冲多问便又继续说道:“表哥,回头你回去之后,要加强一下经济方面的宣传,比如说一些成功商人的访谈,或者在大唐旬报上再开一个关于经济方面的版块,专门讨论一些经济发展的问题。”

    “行,我回去就弄。”长孙冲并不知道李承乾的目的是什么,不过这么多年过去了,他已经习惯了李承乾这样的说话方式。

    反正早晚他都会种知道这家伙的目的是什么,现在问与不问其实都是一样的。

    再说看眼下的形势,其实就算是再傻的人也都知道,大唐这是要发展经济了,一个国家不能只有武力,不能什么东西都靠抢。

    国家之所以叫做国家,那是因为国与家其实有很多共通的地方,一个家庭要有自己的收入来源,而国也要有自己的经济支柱;家庭的男主人可能打便天下无敌手,但却不能所有的东西都靠抢,国可能军队横扫天下,但敌人总有扫清的一天,如果到了那一天,没有经济支柱,还要去抢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