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网游小说 > 伊塔之柱 > 第六十二章 前因与后果
    爱丽莎带回来的是那个先前与无冕之冠在一起的剑士,对方在那场战斗一开始就挂掉了,应当是在附近的圣殿之中复活之后,和队友一起赶回来的。和他一起的还有其他人,一个高半身人夜莺,一个铁卫士,一个游侠与一个光头武僧,皆是选召者。

    他们在路上遇上了从风雪中返回的爱丽莎,爱丽莎作为一个优秀的夜莺,先一步便发现了对方,并一眼认出那剑士来。她主动这些人打了招呼,而由于得知无冕之冠还在这个地方,所以这些人也和爱丽莎一起返回了平台。

    几人登上灰岩先生背上的飞艇,还显得有一点拘谨,看着舱室内厚厚的地毯,看了一眼自己沾满风雪与泥水的靴子,有点犹豫,不知道该不该进来。

    他们大约是没见过这么大的驮兽平台,与豪华的内部陈设(至少在他们看来),有这样的平台的冒险团,背后多半有很深厚的背景,那些大公会对于他们这样的边缘人士,可没什么好态度。

    “没关系,进来吧,”爱丽莎对他们招了招手:“地毯是浮空龙的皮毛,自带清洁功能的。”

    这皮毛还是罗班爵士托布丽安公主之手赠予‘芬里斯英雄们’的礼物,方鸻只恨不得用一张铜铭牌钉在地板上专门说明此事,只是因为显得太过丢人才不得已作罢。

    五人这才蹑手蹑脚挤了进来,那剑士自不必说,五人当中武僧身材高大,只能低着头,而铁卫士罕见的是个姑娘,大约和苏菲一般大,其中只有游侠显得比较冷静——不过不冷静毕竟一般也不适合游侠这一职业。

    那个高半身人,眨巴眨巴眼睛看着苏菲,认出了这位银色维斯兰的公主殿下。其他人楞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只以为他们是银色维斯兰的人。

    那个高大的武僧竟然还是苏菲的粉丝,结结巴巴拿着一个本子想让银色维斯兰的公主殿下给他签名,苏菲到显得十分大方,接过本子痛快地在上面写了一句祝愿对方的话,并签下自己的名字。

    方鸻见对方熟练的样子,不由有点好奇地在一旁问:“你经常干这样的事情。”

    苏菲捋了一下发丝,低着头写字一边点了点头,答道:“各个公会皆有造星计划,习惯了就好了。”她回头一笑,问道:“要不要我也给你签一个名?”

    “……以后会值钱吗?”方鸻话还没说完,就忍不住哼了一声。

    原来是爱丽莎趁人不注意踩了他一脚。

    她忍不住扶了一下额头,自己队长大人也太丢人了一些,这里明明还有外人。

    不过苏菲笑得有点开心,她乐于看这家伙丢人的样子——

    几人见两人亲昵的样子,还有点惊疑不定地猜测方鸻的身份,心想这是何方神圣,竟然与银色维斯兰的小公主个关系这么亲近?也是银色维斯兰的旅团成员?

    不过丢人归丢人,方鸻还是很快问清楚了几人的来意。

    木炭缓慢地燃烧殆尽,炉火暗了一些。

    屋内安静下来,但没多久多了不少人,洛羽、天蓝与帕克听说有客人抵达,皆赶了过来,大猫人最后一个抵达,优哉游哉地溜达进房间之后,反手关上门,在沙发上坐下。

    只有箱子雷打不动的九点准时睡觉,天塌下来也不妨碍他,而姬塔怕生,也在她与天蓝的房间之中没有出来。

    那几人见了狮人圣武士,心中惊讶更甚,罗塔奥的荒野之民,在考林—伊休里安还是十分少见的。

    而方鸻在一旁听完几人的回答,才沉吟了片刻,又问道:“这么说来,你们也是南境同盟的成员?”

    那剑士点了点头,见过无冕之冠的状态之后,得知对方无碍,他也放下心来。而与方鸻一行人熟识之后,他们也没先前那么拘束,放松下来。

    只不过听到方鸻这么一个问题,几人互相不由看了看,显得有一些沉默。

    “怎么了?”

    “……其实我们早知道会有这么一天,”那铁卫士小姐握了握拳头,声音有点沙哑地说道:“从上半年开始,王国方面就一直在打压我们,共鸣会长想了很多办法,但一点作用也没有。叶会长也一直在第二世界,没有回来……”

    几人皆同属于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公会,不过按他们的说法,在南境,大大小小的公会皆在同盟庇护之下,他们的公会自然也不例外。

    天蓝听了对方的回答有些意外,不由问道:“为什么?王国怎么会打压你们,不是超竞技联盟动的手吗?”

    剑士轻轻摇了摇头:“那倒不是。”

    “是因为炼金术士联盟。”方鸻这才开口道。

    南境同盟其实并不是一个纯粹的选召者组织,其建立的背景几乎要追溯到拜恩之战时期——

    在那场旷世大战之后,面对满目疮痍的土地,南境的选召者与原住民为了重建家园、以及对抗潜在的邪教徒的威胁,因此在双方深入合作的大背景之下,这一同盟的雏形才得以确立起来。

    当然最早,它还不是一个真正的同盟组织,名字也与今天有很大不同。

    在当时,它准确的称呼其实是——泛南境合作联盟,只是一个横跨南境的情报分享体系;其诞生的主要目的,是为了防止帝国再一次入侵,与自我检查当时十分猖獗的、邪教徒对于各个公会的渗透。

    不过随着时间推移,原住民与选召者之间、选召者与选召者之间的合作愈发深入,组织的机能也愈发丰富,逐渐形成了一个跨越翠林、梵里克、督依斯与中部山脉地区的庞大公会联合。

    与帝国不同,由于考林—伊休里安对于这类自治组织并不反对,因此这一组织甚至得到了当时王室的认可。于是大约十年之前,当时南境最大的三个公会,灰烬之歌、猎龙者与追忆与炼金术士联盟之间达成了一个共同协议,从此之后泛南境合作联盟正式更名为南境同盟。

    历史便在那一刻为人们写下。

    天蓝听方鸻描述,总算明白过来:“所以因为王室政治斗争的原因,炼金术士同盟作为那位宰相的眼中钉,所以南境同盟也理所当然殃及池鱼了?”

    方鸻点了点头。

    不过他看了苏菲一眼,两人十分有默契地没在这个问题上再多开口。

    天蓝所说的不过是表象,南方联盟走到今天这一步显然有更深层次的原因。

    这个组织最早是以依托于炼金术士联盟建立的,但多年下来它的主体却是广大南方选召者公会,单单一个考林—伊休里安王室其实很难对于选召者产生这么深远的影响。

    但正如这位银色维斯兰的公主殿下之前提到过的,中国赛区超竞技联盟在这一次考林—伊休里安内部权力的更替之中插手很深,甚至可能放弃了一贯中立的原则,站在了宰相与年幼的国王一方。

    也正因此,才会引起星门港中国方面的不满——

    不过这些话,显然是不能放在台面上来讲的。

    炭火烧得有些安静。

    洛羽加了一点木炭,拨弄了一下炉火,为了防止房间内太过干燥,用法术加了一团水汽进去,火光微微一亮,映在每个人的脸上。

    艾缇拉在外面轻轻敲了一下门,与爱丽莎一起送进来热气腾腾的饮料。

    那铁卫士少女双手捧过杯子,轻轻向精灵小姐道了一声谢。

    风雪穿过天井,从外面卷进来,但屋内温暖如春,并感觉不到多冷。

    “只有饮料吗?”帕帕莫女士瞪大眼睛‘十分可爱’地问道——在外人面前,他当然要换一副造型,之前在马松克溪驻地也是如此的,“我的夜宵呢?”

    “没有。”爱丽莎忍不住一笑。

    “根据帕帕拉尔人的天赋,”帕帕莫女士看了一眼自己的怀表:“我还有一刻钟就要死了,爱丽莎。”

    “那么你打算在那个圣殿复活?”

    天蓝在一旁听了咯咯直笑。

    铁卫士少女与其他几人在一边听着两人对话,心中忍不住有点羡慕,回想起自己公会之前的光景来。

    苏菲看着几人,忽然开口:“可以和我们说一下,南方现在究竟是什么情况吗?社区上消息很多,但很难分辨出究竟是真是假,而且还处于管制状态之下。”

    少女点了点头。

    她轻轻抿了一口热饮——是艾缇拉秘制的茶饮,加了蜂蜜,有点甜——她感到身子愈发暖和起来,这才放下杯子,想了一下小声开口道:

    “其实和你们说的差不多,炼金术士联盟为外界看作科尔曼亲王的大本营,宰相一党自然视之为眼中钉,无不想要除之而后快……”

    “……而这个联盟本身,主要是受南方一些贵族家族的支持,其中更不乏一些古老的工匠世家,自身便是炼金术士联盟的一员。因此宰相一方先对这些知名的贵族世家出手,勒令他们现任家主交出位置,再扶持其他人上位……”

    “……这件事当然没那么容易,贵族们公开反抗这一举措,并引发了不止一场冲突。更重要的是,王国还进一步加重了对于南方地区的税收,这样一来,甚至影响到了普通选召者的利益。”

    “于是很快,冲突很快发展成了暴动……”

    方鸻恍然,这就是七月暴动的来历。

    不过考林—伊休里安毕竟不是依靠贵族们统治地方的,而是各个地区王室直接委任的执政官,执政官手上掌握着军队指挥权,所以这些暴动并没有成什么气候。

    “那之后南方便宣告戒严了。”

    “……甚至为了管理选召者,王室方面还请求于超竞技联盟的协助……联盟方面下达了两道禁令,禁止选召者参与到原住民的事务之中。同时委派了ragnarok前往南方,来协助压制这里的自由选召者势力……”少女轻声答道。

    苏菲闻言轻轻嘁了一声:“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ragnarok?”方鸻却显得有点意外:“ragnarok现在也在南境?”

    “你今天才解决了他们半队人马,你不知道?”苏菲有点好笑地看着这家伙:“我不是和你说过这件事么?”

    方鸻张大嘴巴,像是中了一个石化术:“等一下,我们今天对付的是ragnarok的人?”

    “不然呢?”

    “可、可那不是暗影王座的人吗?”这么多天下来,他当然已经查清楚了那个黑色火焰的徽记,代表的是什么公会。只是他万万没想到,今天与自己交手的,竟然是ragnarok的人。

    方鸻忍不住擦了一把汗,对方比想象之中还要厉害一些,至少比听雨者与血之盟誓的人难对付多了,他本还以为是因为南方的公会普遍实力强一些的原因。

    “那可是ragnarok的精英团呢,至少是预备役。”

    “ragnarok的人有这么弱吗?”方鸻满头大汗地问道,显然这一认知有些出乎他的预料之外,在他印象之中,ragnarok的成员一个个皆是上天入地无所不能的。

    当然了,那是第二世界ragnarok的精英旅团——英灵殿。

    苏菲忍不住一笑:“你这话可千万别让奥丁听到了,否则他一定会打死你的。”

    奥丁这个名字显然是很有威慑力的。

    方鸻忍不住下意识向门外看了看,好像生怕那位战士十王之一就站在那个地方。

    不过两人的谈话显然把剑士几人震住了。

    谈笑之间解决了一个ragnarok的精英团,这无论如何也有些超出他们的认知了一些,但仔细想来,银色维斯兰的人有这个实力不也正常么?

    只是几人忍不住坐姿都摆正了一点。

    生怕一不小心惹得面前这些人不高兴了,把他们也给就地处决了。

    苏菲看出几人的紧张,笑着安抚道:“别担心,我们这位船长先生对自己人可温柔了,尤其是女孩子——不过然后呢?你们说的这些消息都是几个月之前的,我也知道一些……不过那之后呢?”

    那铁卫士少女看了其他人一眼,才点点头答道:“反抗失败之后,贵族们为了保住自己的身份,不得不选择妥协。而那些扶持上来的人,自然而然偏向于宰相一方……”

    “于是在剪除了这些外围的羽翼之后,王室方面才开始向炼金术士联盟的三大支柱出手……”

    “三大支柱?”天蓝好奇地问道。

    “天蓝,别打岔。”方鸻瞪了她一眼。

    不过他还是主动向对方解释了一番南方炼金术士联盟的三大支柱的来历,那其实就是这个公会建立之初的三个古老贵族世家——分别是西林-丝碧卡家族,凤凰家族与埃尔文家族。

    其中西林-丝碧卡家族是蔷薇工坊的创立者自不必多提。凤凰家族是南境的第一古老的贵族世家,凤凰圣剑与第一代凤凰公爵的传说,考林南北的原住民与选召者皆耳熟能详。

    而且莫德凯撒家族的第一代家主还是考林—伊休里安的奠基人之一,其身份更是非凡。

    最后的埃尔文家族最为神秘,这是一个元素使世家,家族内诞生过多位考林—伊休里安的宫廷法师。甚至罗班爵士之前,王国的上一任宫廷法师,便正是此家族的后裔。

    埃尔文家族一般很少过问王国的事务,仿佛在考林—伊休里安的政治版图之中天然独立,其位置一般也牢固不变。而这一次王室方面对于南境动刀,也果不其然地自动忽略了这一支政治力量。

    那怕对方也是南方炼金术士联盟不可或缺一员。

    “其实我们的任务也与这件事有关。”那剑士忽然开口道。

    铁卫士少女闻言点了点头:“南境同盟与炼金术士联盟唇亡齿寒,我们当然明白这一点。只是埃尔文家族恪守中立,因此我们可以依靠的其实不过只有凤凰家族与西林-丝碧卡的蔷薇家族……”

    “……于是在宰相一方对西林-丝碧卡家族出手的时候,我们忽然得到同盟委托,护送德丽丝小姐前往北方。”铁卫士少女的声音愈发沙哑,忍不住握紧了拳头:“……明明我们大家已经那么努力了,可没想到……还是晚了一步。”

    听她这才说这个任务来,方鸻不由问道:“前往北方,目的呢?”

    “我们也不太清楚,”那剑士答道:“这是德丽丝小姐父亲的委托,他答应只要我们安全将德丽丝小姐送到戈蓝德,并找到那些人,‘蔷薇工坊’便会站在我们一方。”

    那光头武僧也说道:“其实这个任务远不止我们一个公会与团队参与,只是我们目标最小,因此以假乱真,德丽丝小姐才会藏身于我们的队伍之中……”

    方鸻却皱起眉头,心中有点疑惑。

    “找到那些人?”

    “具体我不太清楚,但共鸣会长告诉过我们,应当是西林-丝碧卡家族的助力,可能是他们的姻亲家族一类的……不过我们也弄不明白他们贵族之间这些关系……”剑士摇摇头。

    方鸻却下意识想到了一个人。

    希尔薇德的父亲。

    马魏爵士虽然失踪,但他的船队的一支已经抵达了戈蓝德,那里应当还有他不少老部下。

    希尔薇德便和他说过这件事,只不过王室方面对于船队监视太过严密,她当时在戈蓝德的时候,也没选择去与这些老部下会面。

    苏菲这时却问:“德丽丝小姐的父亲,西林伯爵不是已经被软禁起来了么,西林家族尚且自顾不暇,又能帮上你们什么?”

    大约是任务已经失败,所以几人也不再隐瞒什么,那剑士直接答道:

    “德丽丝小姐的父亲应当已经脱困了,只要他还在,‘蔷薇工坊’就会站在我们一方……当然,前提是南境同盟还存在的情况下。”

    他说完,也叹了口气。

    “什么?”方鸻吃了一惊,他还答应希尔薇德要救出德丽丝的父亲,没想到下一刻便得知对方已经脱困了:“西林伯爵脱困了?”

    剑士点了点头。

    “应当是叶华会长亲自去救的人。”

    他答道:“叶华会长之所以一直没出现,也是因为这个原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