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最牛锦衣卫 > 第335章 疑点
    第335章疑点

    苏瞻无声的叹了口气,看来童家兄妹关系非常好啊,否则,也不会伤心至此。

    天气寒冷,倒也不用担心尸体腐烂,童素飞的尸体静静地躺在床上,闭着双眼,虽然死去多时,可依旧能看出活着时候有多么的靓丽。

    苏瞻让萦袖掌着灯,仔细检查着尸体,由于时间太久,尸僵消失,尸体已经软化。尸体嘴部有浅紫色痕迹,像是手掌印,致命伤在左胸位置,一把利器刺破心脏,一击致命。

    凶手用利器刺中童素飞左胸,为了阻止她发出声音,用手死死地捂住了她的嘴。

    一击致命,还能捂住死者的嘴,防止她发出声音,这是个心思缜密,心肠冷硬之人啊。

    凶器就放在床边,拿起这把匕首,跟左胸伤口比对一下,凶器吻合。

    苏瞻想了想,对身后的童邴原问道,“大公子,苏某问你一个问题,发现童小姐尸体的时候,这把匕首是插在伤口上,还是掉在地上?”

    “插在伤口上的,后来衙门来人做完尸格记录后,才将凶器从小妹身上拔下来。可恨的贼人,为何要如此对待小妹?”说着话,童邴原就有些哽咽了。

    检查完尸体,苏瞻便出门来到了后门天井处,由于衙门再三嘱咐,童家将现场圈了起来。再加上有一个专职的压抑守在此处,现场保留还算完好。

    天井处,干涸的血迹清晰可见,虽然已经过去好多天,但紫红色的血迹依旧是那么的显眼。

    看了看天井附近那摊血迹,苏瞻就皱起了眉头,如果匕首一直插在伤口上,由于凶器阻碍,出血量不应该这么多才对。唯有一个解释,童素飞死后在天井位置躺了至少有一刻钟的时间,血慢慢往外流,才积累了这么多血迹。

    此时,苏瞻越来越觉得刘思通那个小胖子不是凶手了,如果说刘思通杀了人,被人发现,仓皇逃跑,尸体又怎么可能在天井处躺一刻钟的时间?

    总不能说,刘思通杀完人,没有急着逃走,而是耐心等着尸体流血,等到被人发现后才仓皇逃窜吧?这种可能性几乎为零,因为不合常理啊。

    据小胖子所说,他看到童素飞躺在天井位置,流了一大滩血,便想着去看看童素飞是不是还活着,结果刚碰了下尸体,就被童府下人发觉了,于是才仓皇逃跑。由于跑的太匆忙,他连那把扇子都没留意到。

    小胖子应该没撒谎,如果他撒谎的话,为什么还把扇子留在案发现场,给自己惹麻烦。假设他撒谎了,请问他大冬天拿着扇子干嘛,有病啊?

    事先,苏瞻粗略的了解过刘思通,小胖子平日里为人烧包了些,但还没有大冬天扇扇子的习惯。

    小胖子是凶手的可能性很小,但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如何找到真凶,证明小胖子是无辜的。弘治皇帝怕他苏某人来,不是单纯的查案子,而是要把事办的漂亮点,不要惹起太大的民愤。

    从地上站起身,苏瞻对童邴原说道,“大公子,苏某有个不情之请,不知苏某可否见见令尊,我与他有些话要谈。”

    童邴原皱起了眉头,可又不好直接拒绝,只好说道,“苏公子去客厅稍待片刻,但童某去问问家父。”

    童邴原倒是真去了后院,不过他并不报什么希望,父亲因为小妹的事情,对衙门的印象变得很差。敲敲门,童邴原走了进去,事情已经过去好多天,父亲气色还是不太好。

    “爹,锦衣卫的苏将军想见见你,说有话要和你谈谈!”

    “苏立言嘛?”童员外躺在椅子里,认真的思考着。他是听过苏立言之名的,凤阳府离着开封府不远,关于苏立言的事情很多都已经传到了凤阳。

    传说种苏立言断案如神,洞若观火,也不知道他这一次还能不能保持着一颗公平之心。想了想,童员外决定渐渐苏瞻,倒要看看这位苏公子有何不寻常之处。

    得到许诺后,童邴原很快便将苏瞻领到了后院。

    当见到童员外的时候,仿佛看到了另一个刘静远,刘静远因为独子的事情身心疲惫,童员外又何尝不是如此,他们都是可怜人。

    见了面相互寒暄几句,苏瞻也没有太啰嗦,直接开门见山,“童老爷,苏某想要见你,着实有些话想求你,亦或者说是替刘侯爷向你求个情。”

    “说吧”童员外皮笑肉不笑的点了点头,只是语气中带着些讥讽之意。

    “童老爷,你作为童家之主,应该能深深体会到那种无后的感觉。刘侯爷也没什么过分的要求,只是想请你看在刘侯爷平日里积德行善的份上,能让义惠候府留点骨血。”

    童员外慢慢坐起身,冷冷的笑了起来,“苏公子,你这是什么意思?”

    “苏某的意思,童老爷很明白,又何必再问呢?有道是祸不及父母,不管童小姐是不是真的被小侯爷所杀,这都不是刘侯爷的错。义惠候府忠义传家,一直都是凤阳百姓崇敬的楷模,刘侯爷这一生也是与人为善,乐善好施,你难道真的忍心看着刘侯爷自此断了血脉?”

    苏瞻至情至性,没有半点做作,童员外也不禁陷入了沉思之中。

    仔细说起来,童员外与刘静远也算是朋友,对刘侯爷的为人,童员外还是知之甚深。刘侯爷待人真诚,这几十年来从来没做过仗势欺人的事情,这一点在凤阳一带,有口皆碑。虽然对刘思远有气,可是对刘侯爷本人,却是怎么也恨不起来。真的要让刘侯爷绝后么?这一刻,童员外犹豫了。

    这时,苏瞻趁热加了把火,“童老爷,苏某知道,你们一直认为是小侯爷害死了童小姐。可是据苏某所查,童小姐未必是小侯爷所害。”

    “嗯,苏公子,素闻你断案如神,你就是这么断案的?”童员外有些生气的看着苏瞻,如果不是顾忌身份涵养,他现在就拿根棍子把苏立言打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