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其他小说 > 女帝的大内总管 > 第四百九十四章 称臣
    女帝没再问什么,也没再说什么,直接起身。

    “退朝!!!”周安跟着尖声宣道。

    “圣上不可啊!”

    “圣上!还请圣上收回成命!”

    “圣上三思!”

    几个老臣直接就疯了,上前几步对女帝呼喊,甚至踉跄着跪在地上,大吵大嚷。

    女帝就当没听到,从左侧走下高台,要从侧门离开。

    周安跟着女帝走下台阶,突然停下脚步回头看那几个老臣,喝道:“休得放肆!”

    那几个老臣顿时没了动静,气氛骤然凝固。

    周安扫视他们,又扫视所有朝臣,嘴角缓缓勾起了意义不明的笑容,非常渗人……当初周安就对吴绪宽这么笑,现在吴绪宽尸体都已经凉透了。

    “哼!”周安又冷哼一声,甩袖而去,跟上了女帝。

    李广山与贾临博都为对此表过任何意见,两人对视了一眼,依旧没有任何言语。

    因为碍于身份,两人不能够轻易表态。

    一个文官之。

    一个武将之。

    两人说的任何话,都将代表着群体意志,而两人都是极为成熟的“政治家”,他们都明白,就算反对,也不能在早朝上让女帝下不来台。

    两人若表态,满朝文武都将因此跟随表态,到时候将不可挽回。

    真把女帝逼急了,对谁都没好处。

    直到周安跟着女帝一同离开奉天殿,寂静的大殿内才又响起哗然之声,炸锅了一般。

    “怎能如此?怎能如此啊?!”一老臣痛心疾跺脚高呼。

    “阁老,您说句话呀,您倒是说句话呀!”

    “老帅,您为何不阻止圣上?”

    大殿里乱了,持续了很久。

    ……

    回内廷的路上,周安小步跟在龙辇旁。

    龙辇中的女帝至始至终都一言不,幔帐随风起伏着,周安能看到女帝的脸色,他看得出来,女帝很不平静。

    这自然是平静不了。

    其实现在女帝也不知道,自己走出这一步,究竟是对是错,这一步,又将为这个传承了三百多年的王朝,带来什么?

    她不知道。

    周安没有去打扰女帝。

    早上的时候,女帝还对周安火来着,不让周安吃饭,而后便让周安拟旨,晋封他为一等贵亲王,女人心海底针,现在的女帝,可以说是喜怒无常了。

    虽然“大局已定”,变数不多,但越是临近“翻身”,周安表现的越是谨慎。

    一路无言。

    一直回到乾元殿。

    女帝入殿后,便屏退了其他人,只有周安跟随女帝一同入殿。

    “小安子,你满意了?”女帝终于开口,扭身坐在了龙椅上,显得甚是疲惫。

    “圣上隆恩,奴才没齿难忘,奴才定当竭力辅佐圣上,肃清天下不臣,还东乾一个太平盛世,朗朗乾坤!”周安躬身道,依旧如常的拍马屁表忠心。

    “哦。”女帝回应的很平淡。

    她的目光有些出神,好一阵没说话,才又看向周安。

    “小安子。”

    “奴才在呢。”

    “如今你贵为一等贵亲王,还自称奴才?”女帝看着周安问。

    周安一愣。

    唉?

    对啊!

    奴才是宦官,是内侍的自称,意思是皇家的家奴。但周安已经封王,而且是最高级的一等贵亲王,并且可以入朝议政……虽然他依旧是大内总管,但他也具备了臣子的身份。

    双重身份。

    他自称奴才,不能说是错的,但达到亲王这个级别,以一等贵亲王的身份自称奴才,是不对劲的。

    “臣,谢圣上。”周安称臣了。

    他猛然惊觉,称臣的必要性!

    因为奴才的身份,位面太“低贱”了一些,配不上女帝!

    女帝用心良苦啊!

    “小安子……”女帝又开口,说着便停下了,她似乎是觉得,自己也得改口,小安子是对奴才的叫法。

    “圣上,臣永远是您的小安子,您就这样叫,叫着亲切。”周安连忙道,免得女帝在那里纠结。

    “嗯……”女帝应了一个鼻音,又道:“小安子,先前朕封赏于你,诸位老臣的反应你也看到了,想来他们是不会善罢甘休,朕封赏了你,朕不想被他们以死相逼,此事……你得给朕办好!朝廷不能再有乱子。”

    周安明白女帝的意思。

    女帝该做的都已经做了,剩下的就交给周安,必须得给整的明明白白,绝不能出乱子。

    “圣上您放心,奴才已有对策。”周安恭敬道。

    “哦?”女帝颇为惊讶,没想到周安如此有自信,“有何对策?”

    “此事,只需……”

    周安话没说完,便扭头向大门口看。

    吱呀!

    门开了,乾武宫总管张公公在门外躬身道:“圣上,内阁辅贾临博、中州军大元帅李广山求见。”

    女帝皱眉,没有马上说话,她知道麻烦来了。

    最麻烦的就是他们,一个为官数十年几经沉浮门生遍天下的内阁辅,一个战功赫赫彪炳史册被誉为军神的大元帅。

    这两人都“不好惹”。

    而在这个节骨眼上,两人一同来,自然是来劝女帝收回成命的。

    除非是与周安私交极好甚至可以不问是非的人,否则,哪怕是李广山,在这件事上,也不会站在周安这边。

    且不说周安是否会乱国。

    但是此例一开后患无穷这一点,就足以让两位老臣来劝女帝。

    康隆基又如何?他也只是在死后封了国公,或者的时候,最高也就是个侯爵。

    更何况,周安的功劳并没有那么大,差的太远太远。

    “对策来了。”周安却道。

    女帝瞥向周安,不明所以。

    “圣上,容臣前去,先与两位老大人说和。”周安躬身道。

    女帝不知道周安心里在想什么,也没细问,没时间,外面等着呢,她点了点头。

    周安向外匆匆走去。

    ……

    乾元殿外,李广山与贾临博并肩站在台阶下,贾林梅皱着眉,李广山则神情肃穆,两人都没说话。

    显然来的路上已经交流过了,无需再说什么。

    大殿的门半开着,突然全开了……周安阔步而出,匆匆走下台阶,对两位老大人抱拳拱手:“老帅,阁老!”

    “见过周总管。”

    “大总管。”

    两人都以总管相称,可以说是很刻意了,非常生疏的客套。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