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爱看美文网:打造最干净唯美网络美文阅读社区!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 > 情感故事 > 正文

我与弟弟

作者:孟幻 来源:时间:2014-08-03 00:00 阅读: 次   我要投稿
  

  在我两岁的时候我的弟弟出生了,因为我是早产儿七个月就着急从我妈肚子里出来了,所以个头儿很小,听我妈说才三斤多(我想没有人比我还小的了吧),记得最夸张的描述就是我奶奶说她抱我或把我放她大腿上的时候都要把腿并拢,害怕我从腿缝中掉下去,头也像个橘子那么小,还说整个人黑的跟个碳似的,医生打针了我脸还好转,也不知道是我命硬还是好养活,居然这么长大了。
  
  随后我弟弟出生了,当时我一岁半快两岁,他一出生都快有八斤,而且还在几个月的时候都有我两岁的个头,当时我早已学会走路,他几个月的时候看见我一直在他面前嗒吧嗒吧的走还跑来跑去,他自己还不会走路看见我走他着急,所以当我跑到他面前的时候一把拉下我,我就这么一屁股坐地下了。你能想象我和他从小的时候个头的差距吧。
  
  他从小身体也一直不好,常常尿床,无论爸妈找多少药找多少医生都没有好,一直到十一二岁的时候才自己好了,而且他还常常流口水,我妈给他做的口水布挂在胸前也经常老是一身湿,现在看他小时候的照片还有那张口水布,还是很的,爸妈早年出去打工只剩下我跟他和爷爷奶奶住,当时我们家在乡下,还是很美好的。还记得当时和别人吵架打架什么的,我和他在一起都心有灵犀似的,我一哭他就哭,他一哭我就哭,奶奶很疼我,爷爷很疼他,所以我跟奶奶睡,他跟爷爷睡,晚上睡觉的时候爷爷不准动,把我弟夹住,不让他动来动去的,还记得之后我问他,跟爷爷睡怎么样啊,他回答一点也不好,动都不让动一下,因为以前在乡下肉不常吃,奶奶疼我有肉吃的时候都给我吃瘦肉,我弟吃肥肉,他也一点都不挑食,而我从小就是个挑食大王。跟奶奶住的那几年因为我弟尿床杯子常常是湿的,而且奶奶疼我多些对我弟的照顾显得有些敷衍,我妈不放心,之后就想把我弟带回北京了,后来拗不住我的纠缠我也被带回北京了。
  
  在北京的时候我们也都还小,记得印象最深刻的是记得有一次我学骑自行车,那自行车还是我一分一分的攒下来的,当时学骑不小心把人家小孩撞到了,磕到人家小孩子的头了,他父母立马赶回来把我训了,还要赔偿什么的,去医院照什么CT,我妈当时在家炒菜,见我打我一顿才评理,想起当时别人家讹我们要什么医药费,要去医院的,我弟当时见人家不肯放我们的时候立马跪下来,求着人家放我们走,当时我还像一个傻子似的,什么都不懂,可他这一跪我当时除了震惊还有难过之外什么也不知道,男儿膝下有黄金,他这一跪对我一生的影响是极大的,我一定不能对他不好,他是我弟弟,我唯一的弟弟,会疼人的弟弟,而我这个姐姐从来都没有为他做过什么,只知道索取,想起他以前和我相处的瞬间,我都能感觉到的是他疼我,但我们相处的都是以吵架为基本的,每次吵架都大吵,我脾气也倔,说什么也不屈服,其实怪自己当时太无知了啊,一点思想都没有,我们大事小事都吵架,小时候因为都不想做饭,老爸老妈去市场要我们带饭去,都说什么我做你不做那你就不要吃!
  
  相对与其他小孩子,我和老弟的,我们相处的时间不是很多啊,我从六年级转学去了小城市里读书,他则留在北京,我六年级到高三都在一座小城里读书,到大学去哈尔滨,并不像其他兄弟姐妹一样一直相处,我们只有暑假的时候在一起,现在他有女朋友了呀,我在大学还读书,他现在不读书了,职校毕业就工作了,过段时间大概也要结婚了,祝他吧,也希望和他的情谊不会减少,不像妈妈和爸爸他们兄弟姐妹一样因为结婚彼此就清淡了不少。
  
  

  • [编辑:终点]

    阅读感言

    所有关于我与弟弟的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