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爱看美文网:打造最干净唯美网络美文阅读社区!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 > 情感故事 > 正文

林预 1

作者:SA. 来源:时间:2014-08-09 00:00 阅读: 次   我要投稿
  


  (一)
  
  我趴在沙发上,看窗户那里透进的几丝亮光。看窗帘被风吹,看最后的阳光左右跳跃。
  
  早些时候收到一张明信片,上面一片并不平静的海,除了一片蓝,什么都没有,明信片背面,除了我的地址姓名,没有留言,没有署名。
  
  但这像极了她的性格,她什么都不说,就像我什么都会懂,就算我不懂,她知道我也不会问。
  
  我想了想我还是该让你们知道她,她叫林预。
  
  12岁那年我刚读初一,那时候每个班级人都很多,开学第一天大家都在努力记住新的面孔和陌生的名字,我性格腼腆更少说话,一个人找了靠窗的位置坐下,低头整理初中的第一批课本,我记得那几分钟我压力很大,因为那些课本很多,很厚。
  
  初中的班主任是个年轻,后来听说是个特别喜欢画画的人,热衷于给那时候才十二三岁的学生们讲他那些与众不同的经历和对的思考,他自己称自己业余画家,说他有着艺术家的热情,所以第一堂的班会课,他让全班同学都给中考成绩排名第一的学生鼓掌,他让那位同学站起来向大家致意。
  
  那是我看见林预,我边鼓掌边跟着大家转过头去看,所有人都想知道能考第一名的人长得怎么样,然后我们就看见了她,一把扎的很高的马尾,五官严肃,眼神也清厉,她并没有笑的很开心的和大家点头致意,我还记得她穿的衣服,衣领很大,宽大的罩在她突出骨架的身体上,她个子很高,对十二三岁的女生来说就已经足够羡慕。
  
  林预看上去并不适应这样被人注视的感觉,她很快坐下了,并且始终低着头手里拿着笔不知在写什么。我周围的人开始时不时回头看她一眼,有人在小声议论她的长相和那件大胆的衣服。
  
  那年我十二岁,还是个极其腼腆害羞的小姑娘,但我想认识林预,想和她说话。
  
  从那时候她就是吸引人的,吸引男生也吸引女生,目光所到之处,她低垂着眼经过,并无心思观望周围怎样,她很快有了她的圈子,有人邀请她一起坐同桌,有人和她一起吃饭。她是我见过的第一个成绩很好却喜欢坐在教室后排的人,后来她跟我说,是因为教室后面的人比前面专心做笔记的人更有意思。
  
  这就是我刚认识时候的林预,高傲,独特。
  
  那时候没多久,她成了我的朋友,这过程充满了一个腼腆小女生对同龄人极大的羡慕与尝试接近,但总归,我们成了朋友。并且此后一度她成了我最要好没有之一的朋友。
  
  (二)
  
  毕竟那时年纪小,林预也只是个在同龄人眼里与众不同的小姑娘,归根到底也还是小姑娘,所以她会跟我说她心里想的对未来的憧憬,对的幻想,我们交换秘密,交换曾经的懵懂,我惊讶与她这样的女孩子竟然会喜欢一个其貌不扬的学长,而且那是个有女朋友的学长。她说她每天下楼路过那个阳台都能看见学长站在那里抽烟,有时候她注视着那个人都忘了自己要做什么事。
  
  那个年纪的喜欢是淡淡的,放不下也不会轰烈发生的感觉,偶尔我们站在四楼阳台吹风,我看见她朝着学长班级的地方望去,我看着她拿起铅笔画画,画学长经常穿的衣服,有时候我们经过别的班级,经常有其他班的人转过头看她,我站在林预旁边,看那些注视她的人看她。看她低垂着眼睛快速走过。
  
  初中快毕业的时候,林预有了另一个朋友,那个女生家里经常父母不在,所以越来越多次我看见林预下午放学朝与家相反的方向去她那个朋友的家。我后来知道,那个女生也是学长的朋友。
  
  但林预还是经常和我在一起,我们骑自行车去山脚下,躺在石头堆里说不着边际的话,她偶尔聊到学长,她说他们说过几次话,打过几次牌,那时候学长已经去了高中,也没了女朋友。林预把话说到这突然问我,最近有没有人说起她什么事。我想了想说,有!
  
  当时还是初三,很多人十五六岁,那个年代有人说起同性恋的时候,大多人只是哈哈大笑,但是大人们嘲笑同性恋者,于是小孩子也就觉得那是一种类似神经病的人,林预经常去她那个朋友的家,那里总是大半夜还有很多人,有初中生,有社会上的小青年,还有一些成年人,林预说那些人里面还有学长,学长和他的朋友们喜欢去那里商量事情,林预坐在边上听他们高中的,她和他们偶尔喝酒,偶尔打牌,晚上玩累了睡在沙发上床上,连衣服也不脱就能睡着。
  
  我知道林预爱喝酒,而且爱极了白酒的味道。她说她经常偷喝家里藏的酒,她爸也知道却从不说她,她成绩好,一切都不是问题。
  
  但林预是个同性恋的谣言就这样传出来了,他们说林预借着酒劲和她的朋友拥抱接吻。
  
  她本就是性格独特不同于周围,这件事后更像个异类一样存在于人们的闲言碎语里。
  
  她把这件事当玩笑,依旧我行我素做只有她看上去会做的事,有时候她拿这事为难我,她问我你会不会吃醋。
  
  我想她必定去抱了那女生,也必定亲了那女生,这一切描述都那么符合她的做事风格像极了她会做出来的事,但她不是同性恋,她曾喜欢学长,而且喜欢了很久。
  
  初中毕业之后的暑假,林预说学长让她做他的女朋友。她没同意,她说她已经不喜欢学长了。她若有所思的看着远处的一棵树,淡淡的说着这个故事的结尾,突然她转过头来对着我,她说,我喜欢你。
  
  �
  
  (三)
  
  我和林预进了同一个高中,但不是同一个班级,也不在一个楼层。刚开学那一个月我一直是一个人,我没有见到林预,暑假她从二楼掉下去后右腿骨折,请了近两个月的假。我在电话里跟她说话,我说我想你了你快点来学校吧,即使你再开玩笑说喜欢我吓唬我都没关系,没有你的高中真是太没意思了。
  
  两星期后,我下课听见有人说下面有个班转来了一个新同学,刚来就被训话了。那时候我们对新事物都满怀期待,总想着一探究竟,我跑下楼的时候就看见拐角处林预在那被教导主任训话,她的头发颜色太鲜艳了,而且才就穿着一双裸靴。我没忍住就笑了起来。教导主任没听见,林预却转过头,看见是我就闪过一丝笑。
  
  她的腿并没有完全好,所以我给她买饭给她打水,走路护着她,生怕她给人撞了。有人盯着她看,她也会一直盯着那些人看,那时候她已经不像十二岁我刚认识她那会不知所措。几个月后她突然开始跟不同的人打交道,交很多在我看来乱七八糟的朋友,这些我都没有意见,在她那里,只要最近的人是我就可以。
  
  我也有了自己的朋友,一个普通的不能在普通的女生,我跟她说林预,我让她看林预写的东西,跟她说她没见过的林预的样子,她常常觉得不可思议,她说这一点不像那个经常和一群人出现在各个楼层的林预。
  
  和我在一起的林预,就像她写的那些东西一样孤独,像当年那个因为得第一名不得不站起来被大家鼓掌注视的小姑娘一样孤独。“我谈了”,她看着阳光下自己的影子,随意而淡然的说。就像在说一个她自己暗恋的人突然谈恋爱了那样,她的语气里竟然充满了无奈与不甘。
  
  我记得那个下午,很多人都往楼下跑去,我朋友说林预被一个学姐堵在教室,我跑下去的时候,围观的人已经很多,我看不见林预,只听见有个女生喊着林预的名字叫她出来。周围有人在议论说林预抢了学姐的男朋友,说林预是活该。然后我就看见了林预,她走了出来问学姐,你要怎样。那个学姐把手扬起来再被后面的人拉扯住,那一瞬间林预的眼睛盯着她甚至没有一丝畏惧。那几分钟我恨自己没有一点用,我只能希望林预能不要受伤,我觉得心很疼,我最好的朋友当着众人的面被人侮辱,被人议论,而我,连什么都做不了。
  
  我始终不知道林预到底喜不喜欢那个男生,如果喜欢,有多喜欢,有几次我在食堂看见林预,那个人给她买饭,她就站在那里看那个人,看见我的时候,林预会说,一起吃饭吧。我总是借口我才不当电灯泡取笑她。她会回我,你要一起我还不要呢。然后她就和那个人走了。我知道她在开玩笑,但我还是被突如其来的失望和难过压得想掉眼泪。她转身走的时候,我就是觉得她是真的从我的身边走掉了,而且再难回来了。
  
  临毕业前的一个月,林预像是彻底忘记了我,我的生活里没了她的任何踪迹。
  
  我越来越多次的站在教室外面的阳台上看下面的人,很多人在与待了三年的校园合影,和陪伴了三年的朋友合影,还有一群一群人喊着口号与他们的高中做最后的告别。我的朋友走过来问我你在看什么,我说我在找人,但总找不着。我朋友说为什么不去找林预拍照,她说她看见林预在和一些人合影,她问我你们不是最好的朋友么。
  
  林预找我的时候我正在只有几个人的教室里戴着耳机听歌,所以她在窗户边喊了我几声我都没听见。她没有进来而是打了我的电话,她的名字有一段没出现在手机上了,我竟然因为是她的电话愣了几秒钟才接起来。她说看外面,我转过头就看见了她,隔着玻璃的她的脸。
  
  (四)
  
  她重新扎起了马尾,只是没有以前扎的高了,看不出情绪,她就是在那饶有兴趣的注视我,她玩儿一样把食指和中指搭在嘴唇上,就像指头间夹着一根烟那样的动作,林预不抽烟,但她喜欢闻别人那里发出来的烟味。所以每一次她都最先提醒身旁的人,如果想抽烟就抽,她才不介意。她注视了我很久,我也一直不说话看楼下拍照的人。但这不尴尬,我反倒很享受她这种玩味的注视,她也心知肚明,这个时候,难道要她也像其他人一样说什么要毕业了多么难过之类的话,那个下午,最终没有说什么怀念,没有说什么约定以后保持联系,没有说梦想的大学,也没有说为什么她来找我。然后她就走了。
  
  林预和那个人的恋情不了了之,再接着我见到那个男生和另一个女孩出双入对。不是学姐,也不再是林预。我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或许要毕业了,任何事情都可以没有具体的原因,而结果也并不那么重要了。我想过去找林预说说话,因为我真的想她,每一天我想起从此以后,想起之前种种,我都会想她,我甚至想看不见她我是不是会哭着给她打电话,然后听她嘲笑我说我还是当年粘着她的小姑娘。
  
  十二岁,那是我第一次跟林预说话,我问她,你一定过的很吧,她回答我,不,不快乐。�
  
  我们又一次毕业了,林预写了足足有一万字的回忆她的高中,她在里面提到我,她说,我是让她觉得自己不是那么孤独的人。她说也许怪她,竟然会有一段时间忘了我,她说也怪我,生活里这么多陷阱,竟然不再提醒她。
  
  高考完那个晚上她和她的班级同学大醉了一场,那之后很多人说她其实并不像表面那样强硬冷漠,说她其实是个有意思而且孤独的人。
  
  暑假的时候,林预去了一个小学做代理,她跟我打电话说她的班级只有九个学生,她说他们朴实真实,而且很喜欢她。她说她给那些小学生讲怎样谈恋爱,问他们有没有喜欢某个小姑娘或者小男生。她告诉那些孩子如果想和谁拉手就去跟那个人说。我大喊着林预你这是误人子弟你知道不,她回答说现在小学生都早恋,要不太没意思。
  
  暑假结束了,林预最终去了另一个城市读大学,我还是留在西安。
  
  从那以后,我和林预最多的时候也只每年见两次。。
  
  (五)
  
  到这里其实已经很难再说下去,因为后来好像除了我们越来越远的距离真的不知道再有什么可说的。
  
  大二的暑假,我去了林预的城市,她已全然变成了她该有的样子,她穿着蓝色的长裙,披着大卷的长发,化了妆,和她谈了半年的男朋友来车站接我,在火车上的时候我一直在想,我一定会和她拥抱,热泪盈眶的拥抱,我那么想念,那么渴望见到她。但她挽着她男友的手朝着我笑,说她和他欢迎我,我突然不知所措,不知道该不该把手递给她。三个人牵着手要怎么走。
  
  这座城市人很多,车也很多,很拥挤。林预拉着我去她经常去的一些地方,咖啡馆,酒吧,风景区。那一路上我一直在笑着,盯着她美丽的眼睛注视她,她一直在说她男友的名字,她每到一处就告诉我说,那是他带她曾来过的地方。林预拉着我的手,自顾自的走着,她始终没有看我的脸,所以她不知道我这一路都在看着她。
  
  是啊,这一路,我都一直在看着她。我注视她的生活,看她快乐看她难过看她被侮辱看她自己孤独。我都曾看着她。但她一直走着,不曾停下,不曾等我,没问过我为什么要看着她。
  
  林预转过脸的时候,就看见了我泪流满面的脸,她如我所料般没问我任何原因,她只是抱着我一遍一遍的说,对不起。
  
  聪明如林预,她怎能不知道我在这万千美景面前为何止也止不住的流泪。
  
  剩下的日子,偶尔,林预依旧找我谈心说话,做看上去最好的没有之一的朋友,她说她梦到我站在一个一眼望不到边的的地方,那个梦里一片蓝色。她说她在梦里才看到我笑的很快乐,是她从没见过我有过的真正的快乐。我说她在讲故事逗我我不会信得,她说那梦境让她向往。我们的话题始终围绕着她的爱情围绕着旅行,林预想出去走走,她问我要不要一起。说我们还没有认真的去旅行一次。我没问她为什么不找她的男友陪他,我怕她说的任何理由。
  
  我最终没有答应和她的旅行。我就是觉得我不能再看着她了,我不想看着她的生活,不想听到她的故事,不想听她站在围绕着她的一堆人里跟我说,她感到孤独。
  
  (六)
  
  我就这样开始离开了林预的生活,也或许,早就离开了,只是我还非要抓着那一丝丝的联系挽留着,拉扯着。我也开始跟不同的人交流,不再跟所有人说起关于林预,偶尔我想起她,还是忍不住会念出她的名字。我时常想,为什么林预非要那么聪明,为什么那天她不问我哭的原因。如果她问我,那我一定不会懦弱,我会说出来,我会向她喊,为什么你看不到我,为什么你爱上那么多人,为什么在你那里我像个小丑。为什么你要我看着你成长。
  
  �
  
  大学快要结束的那个冬天,林预回来了,她来找我。我们站在街道边,一个朝着另一个笑着,她依旧把食指和中指搭在嘴唇上做着吸烟的姿势,只是眼里不再是玩味,她无奈而委屈的看着我,等着我说话。
  
  我从包里掏出烟问她,来根真的?她摇头,看着我的美丽的眼睛突然弥漫起悲伤。
  
  我点起烟深吸了一口,离她更近了点。林预喜欢闻烟味,这我一直没忘,关于她的任何,我都没忘,忘不了了,忘不掉的。
  
  我看着林预闪着光的眼睛,我说别哭,我说我不想看到你难过。
  
  那天下午,夕阳余辉美好,照在林预头发上让她愈显好看。我跟她说了很久,我说林预,就像你知道的那样,我喜欢着你,我爱着你。我曾经甚至觉得自己有病我得想个办法自己救我自己,我不谈男朋友,不交其他朋友,永远看着你,看着你离我越来越远,等着你回来找我,等着你讲给我你的故事,我知道的,高傲如你林预,只是因为我当时可怜兮兮的羡慕才接纳我靠近,甚至那些连友情都没有经过这你都知道。但林预,请你离开我吧,既然你什么都懂,既然你给不了我平等的感情,请你离开吧。走吧,林预,天都快要黑了。
  
  那年冬天一直很暖,听说东北却依旧很冷,我偶尔羡慕那里的人,能看见冬天最真实的样子。前几天,西安开始下,愈下愈大,我借口天气太冷不再出去参加各类聚会,我开始白天莫名其妙的犯困,甚至穿着厚重的棉袄躺在沙发上睡着,做梦。那些梦不断,也不醒。梦里尽是陌生的男人,或死或伤,悲戚万分。而在我的梦里,我胆小的要命,站在昏暗的场景里看着那些陌生人受难一动也不动。我偶尔醒,但终是不愿那些梦没有结尾,再沉沉睡去。
  
  我开始看电脑里存的那些电影,不放过所有恰到好处的背景,那时候我没法不承认自己是个怯懦的人,在梦里我畏惧没尽头的楼梯,在电影里我容易流泪,不能自已。这些别人都看不到,所以那让我累。
  
  二十二岁生日那天我一个人待在家里看我以前的,我读着这么多年来我记录的关于的林预的所有,有的故事让我笑的停不下来,一直笑到眼泪也流出来。我还是停不住。
  
  那晚我等了很久也终于没等到林预说一句话,我明白,她不是忘记,而是真的不知道再说什么了。
  
  这看上去依旧是个很可笑的故事。就像十五岁那年,林预对我说,我喜欢你。我突然就慌乱不堪的眼神和般美好的心跳在林预的下一句话里从天空最高处狠命摔下来,摔得粉碎,摔得疼痛不已。
  
  她说,开玩笑啦,女生怎么会喜欢女生。
  
  可我喜欢着你,林预。
  
  (七)
  
  从那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了关于林预的任何,她终于彻彻底底的走出了我的生活。我开始上班,始终一个人,偶尔和朋友们出去玩玩,没有人知道林预,所以没有人提起她。一些场景也只会让我一愣,比如听到林预曾说过的话。
  
  听说她去了许多城市,我不知道她和谁,没人在意这些,人们感兴趣的只是林预这个人。他们以为我还是如之前许多年一样对林预的故事那般在意。直到我说,哦,对哦,以前是有这么个人的。
  
  (八)
  
  窗口那几丝亮光已经消失殆尽,天早就黑了。
  
  灯光里这明信片的景色,海上拍打着微浪,海的远处还是海,浪的后面还是浪。海不平静,浪也翻滚,一眼望去辽阔无际,连心也开始慢慢在舒畅。那明明是她说过她梦到我的地方。
  
  谢谢你。

  • [编辑:终点]

    阅读感言

    所有关于林预 1的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