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爱看美文网:打造最干净唯美网络美文阅读社区!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 > 情感故事 > 正文

去时冬至

作者:来源:时间:2011-09-25 00:00 阅读: 次   我要投稿
  

  冬至为二十四节气之一,并且是最重要的节气之一。冬至是按天文划分的节气,古称“日短”、“日短至”。冬至这天,太阳位于黄经270度,阳光几乎直射南回归线,是北半球一年中白昼最短的一天,相应的,南半球在冬至日时白昼全年最长。《月令七十二候集解》中说:“十一月十五日,终藏之气,至此而极也。”。《通纬·孝经援神契》:“大后十五日,斗指子,为冬至,十一月中。阴极而阳始至,日南至,渐长至也。”《恪遵宪度抄本》说:“日南至,日短之至,日影长至,故曰冬至。‘至’者,极也。”
  
  冬天来了,这个冬天注定会很冷,很冷。只是不知道老外婆在那头过的怎样了,冬天来了,她会冷吗?
  
  爷爷是丰城人,和南昌人一样,冬至这天有扫墓的习惯。虽然恰逢星期天,学校下午没课,但爸爸说是上午扫墓,所以硬是将我拦了下来。
  
  听说老外婆和老外公的坟头在不到几月的时间竟有小树长出。出生,在寒风刺骨的冬季,在那带着绿意的坟头,孤孤单单的……
  
  记得,小时侯印象中的老外婆总是拿着小火炉子坐在沙发上,落寞的睁着她那双枯黄的双眼看着门外的形象。但有时门外出现了陌生人,她却像没看见一样。惟有我们这帮子嗣来了,她才会拄着她那根翠绿色的拐杖,慌慌悠悠的走到门口问是谁家的孩子。而后我就会很孩子气的握着她那如枯木般的手,大声在妈妈或爸爸的配合下念出自己的名字,直到老外婆脸上露出那久违的微笑……
  
  记得,小时候老外婆总会在我们将要走时,匆匆进到她房里,那间空气中充满木头腐败气息的房间取出准备好的包裹递给我们,然后紧紧的用她如枯木般的手握住我的手,紧的就像一只藤蔓,直到我初中毕业也无力挣脱那只手。她边握着,边对着我爸爸和我说:“歇两天,再歇两天再走。”这时,我会无助的望着老爸,直到老爸老套的说出那句:“颢颢要去读书了,不读书以后就没饭吃了。”她才放手。老外婆是典型的中国农村妇女,一个经历了晚清,民国和现在的农村老妇女。斗大的字不认识一个,不知道什么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不知道高考这段桥梁是这不公的世界上唯一算的上公平的东西。她只知道,她的小孙儿不能没饭吃,于是放手了。静静的幕送着我们到转弯口,一个落寞的身影消融在夕阳里……
  
  记得,老外婆在吃饭时看到有别人家的鸡或狗跑入,都会用她那根翠绿的拐杖将它们驱走;记得她那是最吃大块的肥肉;记得,她一天只吃两顿,晚饭之前就早早的进到房间中睡觉;记得,是为了让自己不再忘却。我真的很害怕,害怕有一天记忆会被时间的潮水冲淡。我怕自己忘了老外婆……
  
  记得,老外婆是因为为了帮着奶奶收衣服而被门栏拌倒,才一病不起。没有叫任何医生,没有任何治疗,大家就这样坐在老外婆身旁,看着她躺在床上的气息越来越微弱,直到离开。我问爸爸:“为什么?你们为什么不请医生,不把老外婆送到医院治疗?”爸说:“不行了,你老外婆她太老了,没用的!”
  
  记得,在老外婆还没走的前几日,爸说老外婆她不行了,让我回去看看。我来到老外婆床前,握着她的手,那双如枯木般的手,她的手似乎已经没有从前那种力量了。她的口中喃喃到:“我没死,没死......”“恩~!没死,你不会有事的。”说完这些我像个做错事的孩子,将手匆匆收回,竟回到偏房看起电视,心中出奇的平静。一道墙隔绝了我们,一道墙的前后,是两个世界。没想到的是,这会是我最后一次握她的手,没想到这一面竟成了永诀……
  
  记得,老外婆走的那天,我正在考试。匆匆回去,见到老外婆的尸体被白补盖着,静静的躺在过堂上。我的心依旧平静如水,泛不起一丝波澜。但考试却是一团糟。
  
  记得,在老外婆走后的某晚,我手中我着她的相片,靠着墙壁,哭的一塌糊涂。从小到大像那样的哭只有一次,那次是98年洪水,我不顾爸的警告,想去被洪水淹没的西街找外婆。被爸发现时,水已经没过了我胸口,回去被爸很揍了一把掌,直接将左脸打的发肿,红的发紫。于是,委屈的哭了。那年我9岁~!
  
  记得,现在我在电脑前敲下这段,在冬至来临时,用纪念来祭奠老外婆。
  
  长吐一口浊气,心中很乱。
  
  此时,夜早已深了!
  
  七
  
  于2008.12.21
  
  

    阅读感言

    所有关于去时冬至的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