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不着|我与卡明斯基,一个从有到无的故事

编者按:如果你“不想睡”或者“睡不着”,欢迎继续阅读。

这里或许有个文艺片,这里或许有个恐怖片。不知道你会闷到睡着,还是吓得更睡不着。

今晚聊聊一位画家和他的传记撰写者、一对“师与徒”的故事。

《我与卡明斯基》是德国导演沃尔夫冈·贝克继《再见列宁》之后又一部很有意思的作品,男主依然是丹尼尔·布鲁赫,相比于14年前《再见列宁》里的样子,他已经老了很多。

《我与卡明斯基》海报

一直对“两人电影”很感兴趣,毫无关系的两个人因为某种原因相遇,矛盾,相知,融合,这个过程很有意思。

比如《曾经》里的男女,在彼此人生中的低谷阶段相遇,男生弹着吉他女生钢琴伴奏,四目相对什么都不用说明,一起唱歌,产生情愫,到了告别时,即使有强烈的情感,也只是放在心里或者寄情于歌曲。

根据真实故事改编的《触不可及》里的富翁与黑人陪护小伙儿,两个人都在彼此身上找到了自己缺失却又渴望的东西,富翁最后鼓起勇气拥有了属于自己的爱情,小伙儿不再游手好闲,最终获得了事业和家庭的成功。

《我与卡明斯基》也是这样一部“两人电影”,但相比于其他电影里所表现的“收获”,这部电影却是在讲“放下”。

电影的开场很巧妙的以一个梦开始,让观众了解到画家曼努埃尔·卡明斯基有多么牛x:他是毕加索的好友,享年89岁,现代古典主义最后的代表人物,评论家歌颂他,收藏家追捧他。

同时也看到了电影另一个主人公塞巴斯蒂安·策尔纳的勃勃野心,做梦都在想自己作为卡明斯基传记的撰写者,因他的去世而名利双收,梦里都在想着老爷子快点死。

电影就在这种怪诞又有趣的氛围里开始了。

电影本身就像是一幅幅风景油画,卡明斯基隐居在瑞士,跟着男主人公也一路感受瑞士的风光旖旎。

“当文化的夕阳开始低落,侏儒也能投出长长的影子。”

1 2 3 4 5 6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