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 爱看美文网:打造最干净唯美网络美文阅读社区!
    当前位置: 首页 > 美文 > 爱情美文 > 正文

    美文欣赏——乡村短章四题

    作者:来源:时间:2019-07-17 07:59:11

    1、故乡的土屋

    故乡的上房,是爸爸手上盖的土坯房,迄今已有几十年了。2017年9月的一天,经受不住一场风雨的浸礼,房的一面墙垮塌了,四弟怕全塌了下来,压坏旧箱破柜之类的东西,找来一根钢管顶在梁上。

    小时候,我就住在这间土房子里,直到在外埠念书离开家。爸爸归天后,母亲便独自住在这个屋里。屋里有一爿土炕,一到冬天,母亲把驴粪、麦衣之类的填炕搅晒干了,把炕填得烫烫的。天寒地冷,窗外飞雪的时候,那爿土炕是衣衫薄弱的我们躲避严寒,得以享用暖和的好中央。本年几次回家,有过拆掉土屋盖新居的计划,无法,四弟老大不小,至今沒有家室,母亲年老,还要做饭刷锅,加上拆旧建新得要好几万,四弟和我迟迟拿不定主意。现在,土屋已不能遮风挡雨,拆建实在曾经是早晚的事了。

    四弟看过一些风水方面的书,说再过一贯进到尾月,院子北面就空了,空了就可以拆。盖房先得备料,我想法子先把砖给拉上了。前些日子,在院子外修了一座茅厕。四弟手里顶用,做了一扇木门,房顶还安装了一个洪水箱,心想如此一来,就能方便老母如厕,炎天还会有热水用。在我的眼里,土屋几乎就是一位白叟,残残颓颓,喘喘嘘嘘斜在那儿,以其龙钟之态,陈述着一个家庭的沧桑……

    华家岭之夏

    最近很少有工夫去乡下,今天乘着外出拍摄的机遇去了华家岭。

    华家岭阵势较高,终年刮风,风就成了本地得天独厚的一种自然资源。一进入华家岭地界,你便会看到高高的风电塔筒耸立在每座山头,仿佛一个个伟人,不停地划动着他们长长的手臂。

    梯境地里,庄稼长势喜人,半人多高的燕麦籽实繁繁,一大片一大片的荞麦泛着绿浪。茶青叶片拥簇簇白花,这是老乡们种的土豆正在放花。顺手摘得地边的一朵,嗅了嗅,真香!土豆花竟然会如此香,这但是我第一次发明。

    各种树木织成的绿带纠缠着全部一道山梁,树上面尽是小草和野花。蓝天飘白云,树上鸟儿鸣。

    清晨下了一场细雨,氛围仿佛在牛乳中浸过一样清爽,铺满山坡的小草一尘不染,一颗颗晶莹的露珠挂在草尖。野兔不时从草丛里钻出,蹲在草地上,用两个灵便的爪子梳洗着被露珠打湿的面庞。锦鸡一边啄食草叶,一边唤着伙伴慢步山塬。那里的统统显得那么平和、宁静。

    又见炊烟起

    以前在乡下,常能够见到炊烟,现在,炊烟曾经是很少见到了。

    头几天,去安静乡村拍摄,偶然看到了炊烟。淡青的烟从农舍烟道中升起,在蓝天的映托下,给人一种诗意模糊的觉得。炊烟的另外一端连着厨房,厨房里做饭的是一位朴实的农家妇女,50岁上下,待人十分热情。她也是我们此次要拍摄的一位大门生歌者的母亲,我们来到她的家里,纷歧会儿她就炒好了茄子辣椒,另有一大盘黄黄的土鸡蛋,馍馍也是在家里烤的。好客的仆人上完了菜后还端来了几碗香馥馥的荞面疙瘩,同去的吃了,只说香。

    我们拍摄完时,已近薄暮。驱车拜别,行走在劈面的山路上,远处,夕阳、炊烟、农舍被车窗隔成了一幅美丽的风景画,嵌在初秋的黄土高原上。

    我忽然有一种觉得,瘠薄的中央会有膏壤,冷落的中央也不无美景。

    乡音

    家在山乡,孩提时代经常听闻的两种声音,至今还缭绕在心头。

    一种是喜鹊的啼声。清晨一睁眼,喜鹊的喳喳声从窗别传来。门前有棵枝若盘龙的老榆树,几对年青的喜鹊夫妇在那里筑巢,生儿育女,繁衍着它们的后代。

    喜鹊叫,亲戚到,庄户人家常常如此说。说实在话,喜鹊的啼声其实欠好听,但这类声音从小便种在了我的内心。

    另外一种声音就是蝼蛄之声了。秋天的薄暮,当你蹲在种有土豆或谷子的地埂边时,蝼蛄之声就此起彼伏从地里传来,仿佛是傍晚降临时的一场音乐嘉会,此消彼长,婉转婉转,让民气旌摇摇。

    我没有穷究过这两种声音为什么会幻化为一种思乡曲的。在我长大以后,不管漂泊到哪儿,每当听闻这两种声音,故园之情便会悠但是生。

    这些年常去故乡,想再听听喜鹊的啼声,没能如愿,因为喜鹊早就远走他乡了。秋天傍晚的田野里,也没能听到此起彼伏的蝼蛄之声。

    来源:陇上芳草地、部分图片来源于收集

    如失慎侵权,请联系小编马上删除

      标签:

      阅读感言

      所有关于美文欣赏——乡村短章四题的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