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爱看美文网:打造最干净唯美网络美文阅读社区!

当前位置: 主页 > 美文 > 千里共良宵 > 正文

南加州,不 说再见

作者: 来源:时间:2015-04-25 14:32 阅读: 次   我要投稿

木桃李有一个癖好,  但凡遇到难题时,她都要在宿舍熄灯后,拎着一罐雀巢咖啡和一些针线布料跑到寝室楼顶,绕过护栏坐在天台边缘的位置——思考问题。
  半米宽的天台隔板,悬在半空中的腿,以及四层楼的高度……稍不留心,摔下去的话会要人命的吧。可是,对于一个曾经站在这个地方试图纵身一跳,结束所有的人来说,还真没什么好怕的。
  现在的木桃就坐在这里。给梁安缝制的布艺书套只剩下缝纽扣的活儿,咖啡也已经喝完一半,答案却躲在一旁,不愿跑进她的脑袋。
  今天午休时,她收到一条短信,是整个暑假不见人,开学第一天就翘课玩消失的梁安发来的。短信内容简洁明了:“明晚七点,钱柜306,来玩,我生日”。没有一句多余的话,暑假前的争吵,就像是从没发生过。
  她仰起头咕噜咕噜喝了两口咖啡,满嘴苦涩。
  其实,和梁安闹完情绪的第二天,她就后悔了。她闹脾气耍性子也都只是希望他能哄哄她。可是一想到每一次都是她先道歉先退让,她又心有不甘。已经写好的短信,又被她一个字一个字的删掉。
  整个暑假,她都在拼命压抑想见他的冲动。
  梁安倒好,不仅不露面。再联系时,也只有这么一条不痛不痒的短信。
  好像从来都是这样,她不去找他,他就不会来找她。从头到尾,都是她在自作多情。更何况闹情绪无理取闹的人是她,不愿道歉的人也是她。他不过是有了喜欢的女孩,想要认真对待生命中的第一场恋爱。是当她朋友才告诉她这些的吧。她却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又是胡闹又是撒泼。
  生生把他逼退。
  就去吧,逃避总解决不了问题。梁安喜欢的女孩,一定比她高比她白比她聪明比她优秀,就去看看吧。
  站起身要走的瞬间,却听到楼下传来一阵吵闹声。
  木桃把头凑过去,可碍于她轻微的夜盲症,楼下吵架的人长相如何,她也看不太真切。只瞧见一个男生在和一个女生拉扯的过程中,抬高了他的右手。接下来,是要给她一耳光DE?嚯,这世上居然还存在如此没品的雄性动物。
  是可忍孰不可忍。
  木桃拿起一旁的咖啡罐,瞄准方向,促使罐子完成直线落体运动。接着她就听到了男生头顶与咖啡罐接触后发出的闷响声。
  男生本能地抬起头往上看。
  四目相对的瞬间。
  木桃裹紧睡衣。男生长相隐约模糊,一双眼却格外明亮,滴溜溜地盯着她看。男生则一个趔趄,她比贞子还要可怕的样子,从此都令他……印象深刻。
  TWO
  次日,梁安总算来上课了,书包刚碰着课桌,就被班主任喊进了办公室。
  平时百分之两百的到课率,却在开学第一天就反常逃课;稳居第一从未第二的成绩,也在上学期期末考试时因为数学交白卷直接滑落到全校50名以外。如果说这两件事情都能勉强归咎于……情绪不好,状态不对,天才也会偶尔失误的话。
  那么,和闻名学校内外的张晓洛同学谈了场轰动全校的恋爱……就真难辞其咎。就凭这一点,学校随时都可以给他发逐校令。
  木桃担忧地站在办公室门口等梁安。手里抱着昨晚熬夜为他抄写的课堂笔记和亲手缝制的布艺书套。她把校方会做的决定都在脑海里揣测了一遍,最差的结果应该就是开除学籍。
  如果梁安被开除的话,她也不会留下。
  在这所学校读书,留在这里生活,一开始就是因为他。若是没有他,她对这一点眷念都没有。就算是所有的光芒都要在这一瞬熄灭,她也愿意和他一起坠入更深的黑暗中。
 约莫半小时后,梁安终于推开了办公室的门,也终止了木桃脑海里无边际的胡思乱想。
  将手中的东西递给他,迫切地询问着:“王老师都说了什么?学校那边不会太为难你吧,应该不会开除你的学籍吧?”
  起初看到站在门口的木桃,梁安还蛮惊讶,为了等他她连早自习都没去上。可听完她絮絮叨叨的关心后,他了然于心,胸口涌上一股感动。
  却还是如往常般淡然地朝她笑笑,“没事”。可他的笑却一点都不像没事。
  “这是什么?”
  梁安翻开手中的笔记本,指着第一页用荧光笔写下的三个大字问道。木桃却误以为他在问这笔记本是什么,“昨天的上课笔记,我给你抄了一份,你没来,别落下功课”。
  然后,梁安就把写着“对不起”三个字的这一页推到了她眼前。
   木桃这才明白过来,“你不记得了?放暑假前……”她小心解释道,怕又惹他生气。梁安却愣了一下,男生心思不比女生细,小拌嘴小争执,他压根没放心上。走 到她面前,揉揉她的头,“从没怪过你,别想太多。”末了,他指指手中的布艺书套,补充了一句:“深蓝格子,合我意,谢谢。”
  起初听到第一句话,木桃还有些感伤:不喜欢才不在乎吧。可听到后一句话,她又笑了,熬夜都值了。
  她的喜怒哀乐,早已被操纵,由不得自己。
  眯着眼朝他笑,努力让自己的语调变得更可爱,“谈判社下周纳新,社长大人,要开始做准备了哦。”
  “好。”依旧淡淡的。
  木桃跟在梁安身后,阳光照耀在他身上,白衬衣泛着点点金色的光。就是这个闪耀夺目的姿态,拯救她于黑暗中。就是那一句:“不如拿我当目标吧,赢了我再说”,从此,她的目标就是年级第一。
  钱柜,306。
  木桃总算见到了传说中的张晓洛。
  是比她高比她白比她漂亮许多的,微微一笑很倾城。木桃端着一杯果汁酒窝在角落里,一会看他们情歌对唱,一会看他们深情拥吻。果汁酒喝起来甜甜的,后劲却来得足。
  张晓洛撒娇让梁安逃课陪她去厦门旅行他说好时,木桃拿着酒杯踉踉跄跄地站起身,凑到他耳边说:“你不能再逃课了,周五开学统考,下周谈判社纳新……都要有你在的。”
  声音再小,动作却是暧昧的。挽着梁安的手张晓洛阴阳怪气地嘀咕:“梁安的事你会不会管得太多了点。”   空气中充斥着火药味。
  梁安拉了拉张晓洛的手,示意她不要再说。这边的木桃却因着酒精的作用,反驳道:“就你和大鬼那点破事,全校内外都知道了。大鬼要是知道你和梁安在一块,他会放过梁安吗?张晓洛,如果你只是想玩玩,那你最好有多远滚多远……”
  大鬼是张晓洛两个月前刚分手的男友,因为持刀打人刚被学校开除。木桃说的都是实话。
  张晓洛松开梁安的手,走到木桃面前,什么都没做,只是轻声对她说:“你给梁安缝的那些钱包书袋钥匙扣的玩意,全都被我抢走了。梁安他人我也抢定了,你还是安心做个裁缝吧。其实……梁安当初就不应该救你,让你死了多好。”
  木桃被激怒了。
  她将杯子里剩下的酒一股脑全倒在了张晓洛头上。梁安匆忙走过来将张晓洛拉入他怀里,一边替她扯餐巾纸一边问她有没有事。
  显然,他没听见张晓洛对木桃说的话。木桃冷哼一声,放弃还击,她没资格也没立场再解释什么。张晓洛是他的正牌女友,她撒野胡闹梁安都会买账,更何况她什么都没做,只是可怜兮兮地窝在他怀里装可怜求安慰。
 而她木桃,在梁安心里,原本就什么都不是。张爱玲说过:“姿态输了,赢了也是输。”
  这时候,包厢里另外一个角落,突然站起来一个人,走到木桃面前,拉起她的手就往外跑。没跑多远,就听到张晓洛的声音在后面喊:“余青泽,你混蛋去哪,你不能重色轻友啊。”
  余青泽?脑袋转了一个弯,千真万确是完全陌生的名字。可是对女生来说,被解救的这件事情,是多么的令人怦然心动。接着,木桃的心也跟着不合时宜的剧烈跳动了一下。
  Three
  逃到闹市,借着灯光,木桃终于看清了男生的样子。有些熟悉却又想不起来到底是谁。直到余青泽开口对她说:“嗨,贞子小姐,又见面了”她才反应过来。原来几天前楼下那个要打女生耳光的没品男就是他。再细细回想,和他纠缠的女生,好像就是……张晓洛。
  如此,还是不要跟他有更多接触的好。
  “谢谢你……刚才帮了我。不过,除了真心感谢,我不会帮你做任何会伤害他俩感情的事。”木桃认真申明。
  余青泽不说话,只是盯着她看,这丫就是一朵奇葩一只怪物啊,她连自己都顾不着还有心情管别人的事。
  “OKOK。”余青泽耸耸肩,再次被误会,他无奈地转过身。
  夜色朦胧,街上到处都是人,每一栋住宅区都灯火通明温馨如画。宿舍门已经关了,木桃漫无目的地走着,世界这么大,却没有一处是她可容身的地方。
  走着走着却回到了家。
  爸爸已经睡了。屋里依旧充斥着酒精味,却比从前淡了许多。
  自从爸爸破产自暴自弃妈妈忍受不了离开他后,他每天都会喝酒。大多时候喝多了就直接躺在床上不省人事,偶尔喝到情绪失控时才会又叫又闹,还会打木桃。可是无论他前一晚喝成什么鬼样,第二天醒过来,他就会去附近的厂里找点事情做,赚钱供木桃上学。
  爸爸以前是公司老总,现在却沦为底层小工,从天堂坠落到地狱,再加上妈妈狠心的抛弃,木桃其实也懂他心里的苦。可再怎么苦也不能打儿女出气吧,所以,她对他既爱也恨。
  她回到自己的房间,开始温习功课。拧开台灯,暖橘色的灯光瞬间点亮房间。站在木桃家对面的余青泽这才放心的离开。之前已经转身走开的他其实没走多远又折了回来,一个女孩子走夜路始终是不安全的,他担心木桃,所以决定一路默默跟着她,直到现在。
  木桃写着写着功课,很快就困了,她趴在桌上就睡了,第二天醒来她仍然趴在桌上,身上却多了一张毯子。而爸爸,早早的就出去工作了。都说父亲的爱是隐忍而深沉的,初秋的早晨已经有些凉意,木桃的眼睛有些湿润。
  她对他好像有多的误解,却又不知从哪可解开。
  这些天木桃的心情都很低落,抬头望向黑板习题时,她总是感觉茫然和没有方向,就像认识梁安之前。
  谈判社新学期纳新这天,梁安果真没来。现在的他该是和张晓洛在厦门开心出游吧。
  木桃给谈判社绣了一块新的社旗,社长处梁安的名字她绣了足足三遍才绣好,一笔一划都力求最好看。可他却不在。梁安的父母是警局的谈判专家,他的梦想就是成为像父母那样的人,才一手建立了这个社团。
  梁安不在谈判社,连来报名的人都很少。一个上午除了青泽过来瞎晃悠了几圈之外,谈判社门庭冷落,就更别说纳新了。打算收拾东西到此为止时,大鬼却带着一群人走过来。
  看这架势……该是来砸场的。
  果然,大鬼霸气冲天地走过来,一屁股坐在木桃用来纳新的课桌上,其他人一个比一个狗腿,装模作样的翻翻这动动那。木桃也不怕大鬼,开门见山地说:“你要找的人不在,要闹事请换个地。”
  “呦,妞说话挺冲啊。”大鬼站起身,用手掐住木桃的下巴,“我大鬼今天不是来闹事的,只是有件事要你办,你办还是不办?”
  大鬼是动真格,一点都没怜香惜玉,木桃的下巴都被他掐出红印来,疼得厉害只好点点头。
  青泽再次过来瞎晃悠时,看到的就是大鬼正凑在木桃耳边跟她说了什么,说完了还一脸恶心地朝她肩膀拍了拍。青泽晃到她旁边又是询问又是安慰,叽里咕噜一大串,木桃却一个字都没听清。下一秒,她突然抓起他的手趴在他肩上呜呜哭起来。
 开学统考成绩出来时,梁安才回来。
  木桃第一次考出了全年级第一的成绩,心情却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愉悦。梁安不在,她考了第一又如何。而梁安在,她根本就不可能超过他考出第一。
  当梁安伸出手向她贺喜时,她转过身不做声,她第一次对他沉默不语。
   一直以来。梁安就像是远方明亮的灯塔,只要灯塔依然闪亮,木桃就知道方向和目标在哪里。就像是在一场田径比赛中,你的目标是跑在前面最快的那个人,那 么,哪怕是第二,你的成绩也不会差到哪去。倘若一开始就跟在跑得最慢的那个人后面跑,再快也好不到哪去。   梁安对木桃来说,就是这样的存在。
  所以木桃不允许梁安不优秀。
  可是梁安自从恋爱之后,他就像是变了一个人。谈判社不管不顾,学习上逃课成习惯,所有的课堂笔记都是木桃在帮他抄。她有时也很想问问梁安,一切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可话每次到嘴边就被她咽回了肚里。
  因为梁安说过:“不会太久,给我点时间。”
  灯塔的光亮微微弱弱,木桃好怕一个不经意的瞬间,它就熄灭了。那么,她下一个目标和方向又在哪里。一切会不会回到最初,美梦还未达到,噩梦又开始苏醒。
  年级第一算是一份殊荣吧,也不知道爸爸会不会在意,会不会开心。
  木桃决定回去看看爸爸。
  走到街道的转角时,却看到推着车子在上坡中艰难前行的爸爸,脚上的布鞋都已经开线了。而满满一车的枣子,因为上坡,接二连三地滚落下来。
  心突然就酸了。木桃躲在角落,眼泪啪嗒啪嗒往下掉。她不知道为了她,他过得这么辛苦。她喜欢布艺DIY,所以时常会给梁安缝点东西,可她却从未给爸爸缝过点什么。这是第一次,她有了想给爸爸缝双鞋的冲动。她想要上前去帮他一把,双脚却像是被盯住了,动弹不得。
  好在,跟在木桃身后的青泽,佯装成过路的陌生人跑过去帮了木桃爸爸一把。
  为了感谢青泽的帮忙,木桃爸爸还抓了好几把枣子放在他口袋里。所以,当青泽朝木桃走过来时,他一边咬着枣子,一边喊甜。
  “诶,我说木桃,你爸卖的枣子真甜真好吃,今晚生意一定不错。”
  木桃知道他是在好心安慰她,她由衷地对他说:“谢谢。”不仅是这次帮了爸爸,还有每个晚上担心她安全跟着她的这一举动。
  每到夜深,青泽就会准时出现在她身后。等她安全到达寝室或是家里时,他才离开。一开始,木桃也会赶他走,骂他有病,到后来,渐渐也不骂了,晚自习后无论是回家还是回寝室有一个人保护着其实也挺好,就当多交了一个朋友。
  就像现在,靠坐在一起,还可以聊天分享心事。
  “木桃,我一直忘了问你,那天大鬼究竟跟你说了什么,你哭成那样?”
  “大鬼让我陪他演场戏。”
  “那你同意了吗?”
  “还在考虑……”木桃叹一口气。
  大鬼要木桃陪他演场戏,结局只会有两个。一个是张晓洛回到大鬼身边,梁安抑郁不堪,一个则是大鬼从此放过梁安,张晓洛和梁安终成眷属。
  大鬼要一个答案,可对木桃来说,无论哪种结局,她都不好受。
  木桃不再说话,青泽哼起小调。月光皎洁,一曲哼完,他轻声问:“木桃,你为什么会这么喜欢梁安?”
  是啊,为什么会这么喜欢梁安呢。木桃从没想过这个问题。她低头想了会,“喜欢,也许得从他救下我的那一刻说起。”
   爸爸破产妈妈离开,她无力改变也难于接受现实,于是站上了寝室楼顶,想要结束生命。是梁安,站在楼下,透过小小的喇叭朝她不停地喊话,利用他所学的心理 知识救下了她。从那以后,她变成了他的小跟班,他带她参与谈判社的活动,他用所学的心理学帮助她走出阴霾,他告诉她从今以后,她的目标就是他,超越他,变 得像他一样夺目优秀,就是她努力的方向。
  时光流转,千变万化。却惟独那天梁安标准“谈判专家”的模样,深深刻在了木桃心里。
  木桃以为这就是爱。
  青泽却不认同。等木桃说完,他沉默许久后小心地开口:“木桃,也许你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爱梁安。”青泽顿了顿,像是在找更好的词来表达,“我是说,也许,你只是因为茫然因为绝望而把梁安当成了救命的稻草……你却误以为这就是爱,你爱的是你想象中的那个人。”
  什么都可以怀疑,但不能质疑她对梁安的喜欢。
  木桃霍地站起身,一脚踢翻了地上的饮料罐,刺耳的声音瞬间划破这安宁的夜。她匆忙离开,又匆忙折回来。她看着青泽:“就当这是玩笑,但,没有下次了。”
  青泽苦笑,看着木桃的背影自言自语:“爱是会心动,你可曾听到为他跳动的心?”
  声音,很轻很轻,却依旧细细密密地扎入木桃心里。她从未仔细分析过她对梁安的爱,可如今,她才发现,原来她的喜欢,经不起一点撩拨,见鬼的心动,那究竟是什么感觉。而此时她的脑海里竟莫名浮现起青泽解救她时的怦然心动。
  这才是真见鬼。
  FIVE
  木桃终于决定陪大鬼演场戏。
  根据指示,她约了张晓洛,然后将大鬼给她的照片扔在桌上。厚厚的一沓照片一半是张晓洛和大鬼曾经恩爱的画面,一半是前段日子和梁安去旅行时拍下的照片。
  木桃直入主题:“离开梁安。你知道的,这些照片一旦曝光就会毁掉梁安。”
  以为张晓洛会怕,她却只是笑,“喜欢梁安就去告诉他,别在这玩花样。”
  被戳中心事,木桃微微发怒。“上次免受其罚是因为梁安假装答应老师不再和你来往,这次出游也是找了理由休假大半个月……再怎么袒护好学生,知道这些后,也无能为力吧。”
   “如果你以为,我会为了梁安而自寻死路,那你就大错特错了。威胁我,你还太嫩了点。”张晓洛摔桌子走人,满桌的照片她一张都没拿。走到门口时,木桃的声 音悠悠地又从后边响起:“为了你,梁安付出了多少,你应该比我更清楚。如果你想玩死他,那么恭喜你,你的目的达到了。”
  张晓洛终于停下脚步,停留了一会,才又推门而去。
  瘫坐在椅子上,木桃给大鬼发送成功的短信。
  大鬼说过:“晓洛没有父母,从小和奶奶相依为命。奶奶去世时唯一的希望就是她能考上大学。你照我说的去做,至于其他的,你别管。”
  在奶奶和梁安之间,张晓洛的选择如此明了,这场戏算是圆满落下帷幕吧。
  可是谁又知道,一夜之间,结局会全部改写。
   第二天当木桃修了半天假再去学校时,张晓洛已经办理完了退学手续。当她和梁安穿过各种版本的流言找到张晓洛时,她正躲在一群跳“江南STYLE”的学生 当中偷偷哭泣,一旁在跳舞的学生不管不问的继续跳着舞,时尚又搞怪的音乐和舞蹈将她的难受不断放大着,她干脆哭出了声。   梁安将她抱出来时,她哭得正伤心。木桃想要跟她单独谈谈,梁安千叮咛万嘱咐才放开她。
  想要先安慰她,她却好像看穿了木桃的心事。擦干眼泪,自问自答。
  “木桃,你是想知道我为什么要这样做吧?”
   “你见过一个人为了打动他喜欢的人,等了又等,明知道她不爱他是在骗他还是愿意被她骗。他会在大马路上大白天的,蹲下来给她系鞋带;会5点起床,亲手为 她做早餐,再坐6点的地铁,一个小时后赶在她去上课前给她当早餐;会在她的寝室门口等她整个晚上,只为亲口跟她说一句‘生日快乐’。这个世上只有傻子才会 这样毫无心机地爱一个人,梁安就是这个傻子,而我有幸成为了他喜欢的人。”
张晓洛泪光闪闪。
  而后,在她一系列的自问自答后,木桃不仅知道了最初张晓洛靠近梁安,是因为她和表哥一同参加的,南加州一所学校发起的名为“天使与国王”的游戏;也知道张晓洛为了梁安,放弃的不仅是读大学的机会,还有去南加州留学的机会。
  在游戏里,她是他的天使。现实里,他却变成了她的天使。
  尘埃落定,木桃输得心服口服。
  大鬼却不甘心。他的女人和他分手不到半个月就另结了新欢,他面子该往哪搁。远远的,就看见大鬼带着他那一伙弟兄,穿过跳“江南STYLE”的学生而来。
  瞧见木桃,便贼兮兮地看着梁安:“真不是我把晓洛逼成这样的,不信你问问她!”大鬼用手指向她,就像是一柄剑抵在她的喉咙处,一动即伤。
  这会张晓洛却站在木桃面前,对大鬼说:“大鬼,你大气点。大家好聚好散。”
  大鬼一听这话更不爽了,心急火燎地从裤子后面的口袋里摸出一把刀朝张晓洛挥去。梁安当然舍命都会保护她。他抱住她旋转,好让他的背朝向大鬼。眼看刀就要划过来,木桃心一急,赤手去挡刀。
  是她做错事,该由她承担。心疼早已取代手疼,却因为晕血,晕了过去。
  迷糊中听到梁安问张晓洛:“到底怎么回事。”张晓洛却避重就轻说出了她的心事:“她喜欢你。”
  悬了好久好久的心落了下来。
  SIX
  醒来时是在医院,睁开眼看到的人是青泽。
  见木桃醒了,青泽连忙给她削苹果吃。“木桃,之前说你不是真心喜欢梁安,是我错了。你的行动证明了一切……对不起。”
  晕睡不过半天时间,木桃却像睡了半个世纪。思绪纷飞,停不下来。梁安就像是她成长岁月中的灯塔,欣赏多于喜欢,感动多于心动。
  “也许你说得对。但是青泽,哪怕不是喜欢,梁安对我来说都很重要很重要。”
  青泽微微一笑表示认同,气氛有点Down,他得换换。“可是很遗憾啊,木桃同学,你的灯塔以后就是我表妹的私有物品了呀,如何是好。”
  木桃这才知道张晓洛是青泽的表妹,配合他的语气,她颇无奈地回答:“谁知道呢。”
  心底的忧伤却悄然浮现。
   回到学校,再见梁安时,他瘦了许多,眉眼间的淡然却还是清晰可见。从青泽那得知,张晓洛打算开一家美甲店,这是她一直以来的梦想。梁安呢,也重整旗鼓好 好学习,管理好谈判社,他一直都想像他父母那样成为优秀的谈判专家。而现在,只不过是多了一个心愿,那便是他和张晓洛的未来。
  每一个人都有梦想,木桃却没有。
  从前,梁安的梦想便是木桃的梦想,办好谈判社,考出好成绩,卯足劲向前冲,现在却毫无意义。
  晚上约了青泽去学校附近的啤酒屋喝两杯,古人云:一醉解千愁,总归是有些道理的。青泽临时有事,比木桃晚来一些。她先前就已经喝了不少,头晕晕的,青泽一来,就开始胡话连连。
 “没有梁安就没有梦想,可你们都有梦想,我却连梦想是什么都不晓得;没有梁安就没有喜欢的人,可你们都有喜欢的人,我喜欢谁谁又会喜欢我啊。”
  木桃眼神迷离,满脸绯红地捧起青泽的脸问他:“青泽,你的梦想是什么啊?你也有喜欢的人了吗?”
  青泽的脸瞬间就红了。他看着木桃,却又认真地说:“我有梦想,也有喜欢的人。”可是,我就要离开这里了。
  木桃一听青泽有喜欢的人,立马露出一个傻笑:“是不是我呀。”嘴巴还使劲往他脸上凑过去。然而下一秒,还未听到他的回答,她手一松,醉倒过去。
  “没有我,你要怎么办。”青泽闭上眼,所有感受流入心底。
  第二天,木桃和青泽在酒店的房间里醒来,两人躺在一张床上,幸好衣衫完整。即便这样,木桃仍疑惑地问青泽:“昨晚,我们没发生什么事DE?”
  青泽哈哈大笑,一如往常般不正经:“是想发生点什么事吗。”
  木桃骂了句混蛋便起身到洗手间洗漱。镜子里的模样虽然精神了些,可哭过的痕迹依然清晰。昨晚青泽躺在她旁边对她说的话,她全都听到了。
  他说:“木桃,签证下来了,学校考核也已经通过,我很快就要离开这里离开你。”
  他说:“木桃,你会原谅我吗?用这样的方式靠近你,又用如此蹩脚的理由说爱你。”
  这一切就像是一部反转剧,当真相赤裸裸地躺在木桃面前时,她只有选择假睡来蒙蔽自己的双眼。木桃将牙膏一点一点挤出来,然后用牙膏在镜子上写字。她边哭边写,写完趁青泽打电话给前台喊早餐的空档,逃出了酒店。
  当青泽发现情况不对,慌忙推开洗手间门时,他看到了镜子上木桃写给他的话。
  ——天使,再见。
  这个大男人忍不住蹲下身,难受地哭了。
  SEVER
  从酒店离开后,木桃和青泽就再也没见过面。 
  青泽去了南加州,一个从不下雨的城市。 
  走之前,他用所有积蓄给她买了一间小店铺,针线布料棉花,DIY书籍,由着他的眼光,他已经替她提前购置了一些货。四年后,等她大学毕业,就属于她
他给她留下一封信,事无巨细,全盘托出。 
  天台楼下和张晓洛争吵的那一幕是青泽的细心安排,虽有差池却出入不大。之后所有的陪伴和守护也都是刻意而为,虽有真心但目的不纯……他做这些事,和晓洛一样,也是因为南加州他们申请去留学的那所学校,发起的一场名为“国王与天使”的活动。 
  “国王与天使”游戏简单来说就是默默的关怀。每个天使会选中一个国王,天使的职责就是在游戏期间完成国王的心愿,关心守护国王,不被国王发现。国外学校考核的内容和国内学校就是这么的不同。 
  青泽写给木桃信的末尾留着他在南加州新的联系方式。 
  他说,木桃,一切始于游戏却又不仅仅是游戏,你会愿意原谅我吗?   青泽写给木桃信的末尾留着他在南加州新的联系方式。 
  他说,木桃,一切始于游戏却又不仅仅是游戏,你会愿意原谅我吗? 
  他说,木桃,不如就从你喜欢的布艺DIY开始吧,将它变成你的梦想。 
  他说,木桃,四年后,我会回国,请你等我。 
  如果说每一个人的成长都必须有痛,痛过之后才能领悟。走过这段路,木桃总算懂得了成长的意义。 闭上眼,眼泪滑落脸颊。

    阅读感言

    所有关于南加州,不 说再见的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