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爱看美文网:打造最干净唯美网络美文阅读社区!

当前位置: 主页 > 美文 > 爱情美文 > 正文

满地黄花,有谁堪摘?

作者:笑红尘 来源:时间:2015-01-30 07:47 阅读: 次   我要投稿

满地黄花,有谁堪摘?

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乍暖还寒时候,最难将息。三杯两盏淡酒,怎敌他、晚来风急?雁过也,正伤心,却是旧时相识。 堆积。憔悴损,如今有谁堪摘?守着窗儿,独自怎生得黑?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

——《声声慢》李清照

窗外飘着雪花,而手捧的词卷里,却处处弥漫着秋菊的清香,静默里,仿佛连心绪都被染上了一层秋霜。对于今年的第一场雪,我并没有想象中的那般激动和愉悦,只觉这抹素白,太过纯净,太过出尘,与风尘起落的浮世显得有些格格不入。过于美好的事物总是遥不可及,曾经也想过留住雪的晶莹和,可落入手心的,却只是一瞬间便消散的凉意。渐渐地,不愿再做徒劳的挽留,只是静静地看,远远地看,就像是做了一场梦,梦醒时,一切还是初时的模样。燃炉赏雪,倒不如帘外弄菊,在一首《声声慢》里,淋一场花雨,采几瓣秋思,醉半世飘零。

菊花遍地开的时节,带有“霜叶红于二月花”的诗意,也透着“无边落木萧萧下”的薄凉。在这样的深秋里,有些人喜欢于轻歌曼舞中采撷红叶,有些人喜欢在庭前屋檐下静待落花,有些人喜欢在苍穹天幕下坐看云起,有些人却只能在寂寞疼痛中,默数清寒。什么样的心境,便会看到什么样的。美丽和诗意就像那人间四月天,只属于心有所系,爱有所依的人。秋天,亦是个容易怀想的时节,也许,一阵清风,便能够抖落层叠交织的记忆,一片落叶,便能够泛起心底淡淡的疼。

也许李清照在岁月静好、现世安稳时,面对如此深秋,会心情愉悦的同赵明诚一起庭下漫步,帘外赏菊,抑或是湖上泛舟,赌书泼茶。因为那时的她,有的温暖,有家庭的幸福。虽然古时,婚姻大事由不得自己做主,但李清照却是嫁对了人,找到了梦寐以求的真爱。那时的她,有着清丽淡雅的容貌,斐然卓越的才情,颇有声誉的家境和举案齐眉的婚姻,仿佛集万千女子所祈盼的幸福于一身。也正因如此,李清照在那个时期所填的词,充满了女儿家的柔情和婉约,也有着对美好生活的热爱与眷恋,读之,令人心醉不已。

而宋代的另一位与李清照齐名的才女——朱淑真,却没有这般好命,她的丈夫是一位文墨不通,贪恋酒色之徒,性情柔弱的朱淑真,在婚后备受丈夫欺辱,甚至连一点反抗的余地都没有。最终也是因那桩不幸的而抑郁早逝,唯留下一册《断肠集》低诉着她悲凉的一生。有时,人的力量就是这般薄弱,抵不住现实的风霜,和的捉弄。人常说,爱情是人生最大的考验。是呵,每个人都想找到那个一生相伴的良人,只是,茫茫人海,相遇实在太难。即便能够找到真爱,也未必能够经得起时光的消磨,和现世的风浪。

朱淑真如此,李清照亦是如此,面对人生的舛错,只能任由其摆布而无能为力。公元1127年(宋钦宗靖康二年)五月,金军大举入侵,俘虏了宋钦宗和宋徽宗,北宋灭亡,而李清照的丈夫赵明诚也在此后的两年里,病逝。手中的余温还尚未冷却,现实的风霜便已来袭,打的人措手不及,又没有丝毫回旋的余地。看惯了春花秋月的李清照,一只觉天塌地陷,心神俱裂。是怎样的悲愤才会让这样一位舒婉的女子迸发出“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的呐喊,又是怎样的哀怨才会让这样一位热爱的女子低泣出:“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的无助!

李清照将丈夫安葬以后,追随流亡中的朝廷由建康(今南京市)到浙东,避难途中,饱尝颠沛流离之苦,就连最后一点家藏也几乎丧失殆尽,境况极为凄凉。一个人在最艰难、最无助时,最易怀想,也最易念及自己的亲人。多少个孤寂难捱的日夜,她寻寻觅觅,不停的呼唤,只为祈盼那先行而去的丈夫能够魂兮归来,带给她一丝希望,一点支撑下去的信念。然而,回答她的除了枯瘦的黄叶,便是过路的寒风了,她的最后一份念想也在这冷冷清清的境况下,变得苍白而无力。李清照从来不是一个轻易服输任命的女子,但她这次是真的累了,倦了,真的感到了力不从心。一句“凄凄惨惨戚戚”如怨如慕,如泣如诉,直让人不忍卒读。

深秋时节的天气骤冷骤热,让那本就虚弱的人儿更加难以调理身体。“三杯两盏淡酒,怎敌他、晚来风急?”纵是喝上几杯温热的薄酒,也无法抵挡那晚间突起的寒风。她真的感觉好冷,从心冷到四肢百骸,国破家亡的痛苦,流离失所的凄迷,就如一根长满了刺的荆藤,时刻包裹着她的心,而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一颗心流血、受伤,却无能无力。她不禁想到了那些温暖的日子,那些与丈夫并肩游街、选购书画,又一起在玉案前做金石研究的日子,多么充实,多么快乐。如若那是一场梦,她宁愿永远不要转醒。

“雁过也,正伤心”,然而,那些温暖而美好回忆,非但没有给她带来些许宽慰,反而令她更为伤心,是呵,她回不去了,再也回不去了,就连那南飞的大雁都似在提醒她,梦已碎,人亦非。“满地黄花堆积。憔悴损,如今有谁堪摘?”窗外绽放的菊花,因风霜的侵袭而显得灰败憔悴,一如此刻的她,被现世的动荡,沧桑了容颜,也苍老了心。“如今有谁堪摘”,似在问花,也似在问自己,都说女为悦已者容,可当那个人已经不在时,又有谁能够读懂她的心呢!她从不敢奢望什么,只求命运不要在酿制灾祸,让那一颗几近破碎的心,走向凋零。

漫长的白日无时无刻不在吞噬着孤寂的灵魂,要怎样做,才能够让自己熬到黑夜啊!因为天黑了,就可以遮住那泛着相思的红叶,可以掩去那薄凉而憔悴的黄花,可以不再面对那冷冷清清的境况,她的心已经很痛了,真的不想再痛。“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窗外突然下起了淅沥的细雨,打在屋檐上,窗子上,梧桐树上,噼啪作响,像是在哭泣,又像是在低诉那缘起的从前。那么多的经年往事,就在这湿润的柔情里,流淌而出,剪不断,理还乱。

她多么想沉浸在回忆里了此残生,可现实的冰冷又让她不得不重新转醒。这种生不如死的煎熬,怎是一个愁字可以包容的了!只是她不能放弃自己,她还有心愿未了,那就是完成丈夫生前尚未完成的金石研究,与之相比,自己的痛苦又算的了什么!也许,这便是爱情的力量,它可以战胜一切磨难,超越生死。当一个人将爱视为生活的动力,信念的支撑时,世上已无任何事物可以牵绊住她的脚步。

人生看过春花秋月,看过沧海桑田,总有一段艰难的路程,需要自己一个人走。那些邀约好同行的人,也许会被现实的风霜冲散,也许会被天人的距离永隔,到那时,离愁别恨和孤寂无助将会充斥着我们的生活。就像一盏明明灭灭的油灯,吐露着微弱的光,而这最后一点希望,也许就是那至死不渝的爱。爱过知情重,醉过知酒浓,红尘陌上,不求有一场惊鸿的初见,只愿一生一世一双人,爱过,无悔。

文:笑红尘 QQ:786835068

    阅读感言

    所有关于满地黄花,有谁堪摘?的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