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爱看美文网:打造最干净唯美网络美文阅读社区!

当前位置: 主页 > 美文 > 千里共良宵 > 正文

我们始终没能牵手旅行

作者:admin 来源:千里共良宵时间:2015-04-25 14:14 阅读: 次   我要投稿


我的家乡是一个旅游胜地,全国各地的人都往这里跑,我爸曾经撇着嘴不屑地说:“这些人,一群神经病。”可就是这群他不屑的神经病,拐走了他的老婆。那年,我七岁,我爸的哭声凄厉绝望,他掐着我的胳膊说:“小涵,那些四处旅游的没有一个是好东西!”
我爸把客栈改成了一座小型的置酒坊,整天喝得酩酊大醉,他不管我,我于是就去镇上找其他的小孩打架,渐渐的我变成了镇上有名的坏小孩。我讨厌那些游客,暗地里没少使坏,扔石头、划衣服、吐口水。一次我变本加厉,用小刀划开了皮包偷东西,没想到一只大手猛地扣住了我的手腕:“你在做什么!”
我的双耳嗡嗡作响,心跳如雷。
突然,有人上来就是一口咬在那人的手腕上。趁着对方痛叫松手之际,抓了我就跑。跑到没人的地方,我用力甩掉他的手,“霍景深!别以为我会感激你!”
我讨厌这个男孩,他家里只有一个老太婆,还有一条瘸了腿的大黄狗,靠一间破旧的杂货店维生。镇上的小小孩都爱欺负他,其中以我最甚,可是他从来不反抗。和我相反,霍景深特别喜欢亲近那些游客,每当他们说起各地的风光见闻时,他总是听得特别的认真。我嫌弃地说:“切!这有什么好听的!”
他说:“我、我爸妈,可能也去过那里。”
“你爸妈早就死了!”
他坚持:“没有!他们只不过是出去旅行了!”
镇上的大人明令禁止小孩再跟我来往,其他人见了我拔腿就跑,所以我勉强地接受着霍景深像一条小尾巴一样跟在我的屁股后头。
我们就这样,长大了。我变成了一个制服叠得整整齐齐的优等生,霍景深个子比我还高一个头,但整体做什么都没感情,只有被我斥责的时候才会流露出无辜又无害的傻笑。我已经决定,将来要做导游,小镇的旅游业发展得越来越好,我从来没有想过要离开,可那到底只是我的想法。
高二的暑假,霍景深突然对我说:“徐静涵,我想出去旅行。”他的表情那个时候非常的认真,我们就此开始冷战。霍景深赚钱去买了一辆单车,开始了他的旅行计划。最初只是出去三五天,后来去的地方越来越远,时间也越变越长,每到一处,他都会寄明信片:
“徐静涵,这里的天气很好!”
“徐静涵,日出原来是这样的好!”
“徐静涵,世界远比我们想象的要大得太多了!”
······
我才明白,其实霍景深并不懦弱,对于他自己想做的事情,他会坚持到底,但我不原谅他:他背叛我。
距离高考还有121天的时候,霍景深对我说:“我要骑车去拉萨。”我动了动嘴唇,到底什么也没有说,我清楚他这么做意味着放弃高考,可是,我说不出劝慰的话来。霍景深加入了一支去拉萨的车队,向着他的梦想驰骋而去,他是我见过的最有勇气的人,只是太残忍。我在地图上用红笔将路线标出来,加粗、重描,在想象中陪着他路过了漫长的风景。
他依然给我寄明信片,我用橡皮筋全都扎成了一沓,从来不去看它。霍景深再度联系我的时候,是在深夜,我睡得迷迷糊糊,“徐静涵,我······”他的声音,略微有些抖动,“我们队上,有人死了。”
我愣住了,下意识的抓紧了话筒,他说:“有个小伙子逞能,环山下坡的时候松开了车闸,过吊桥的时候没能刹住,整个人都栽了下去。警察根据包里,找到了联系方式打给对方亲人的时候,我在旁边听着,那感觉就像是在做梦。徐静涵,我没法想象,如果有一天电话那头是你,你会怎么样?”
那时的我,多想对霍景深分说:“那你回来吧,不要再去经历那些恐怖的危险,不要再去我够不到的地方,不要让我们的人生越走越远,好不好?”
可我始终,没有说出口。
高考结束,我没能等回霍景深,却等到老太婆过世的消息。老太婆只有霍景深一个孙子,却也不在身边,竟是孤独终老。
七天之后,风尘仆仆的霍景深出现在我家的院子里,神情憔悴至极,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艰涩地开口说:“台风···航班停开,我想尽了办法,还是没赶得及···”他慢慢地走到我的面前,高大的身影,整个地盖住了我,然后俯身额头贴上了我的额头。
“你来迟了,她已经下葬了。”
我脸上忽然一凉,原来是面前的人咬紧了牙关竭尽全力,却依然阻止不了眼眶滚落的大滴的泪珠。那是我第一次,见他落泪。
从那之后,霍景深成为了真正的孤儿,天下之大,却没有了可以让他回去的地方,所以我才会觉得他残忍。明明我们都是被留下来的那一个,凭什么他就可以肆意地离开,而我却只能在原地等候?他从来没有问过我,要不要一起去旅行···
我努力抬头,“霍景深,我不可能永远都在这等你回来。”
他说:“我知道···”
我要去读大学了,临走那天,我在候车室坐了很久,我憎恨过和火车有关的一切,它带走了我最重要的人,先是妈妈,然后是霍景深,现在轮到了我自己。我深吸了一口气,提起行李向前迈去。
大学生活比想象当中更为有趣,霍景深说得对,这个世界的确很大,不过只有小镇那一片天。我又陆续地收到了他寄过来的明信片,却无法联系到他。我开始利用短期假期去旅行,去了那个天气很好的城市,还去了那个日出很漂亮的山顶,连我自己都没有意识到,我正在沿着霍景深的足迹逐一地前行。旅行结束之后,我大睡了一场,梦里迷迷糊糊地听见有人在喊我:“徐静涵,外边有人找。”
我下楼的时候,已是傍晚,睡意还是朦胧,他的剪影就模模糊糊的嵌在了里面。我张了张嘴,以为自己还在做梦,后来,我问他,“你就那么放心地把我留下来,不怕我因此爱上别人吗?”
霍景深笃定地看着我说:“不管你身边站着什么人,不管你心里爱着什么人,徐静涵永远都是霍景深的归宿,永远!”
大学四年,朋友们都知道我有一个隐形的男朋友,但那在所有艰难的时刻里,他却始终都不在身边。霍景深平均两个月来看我一次,两三天的相聚之后,他总是会给我一个拥抱,重重一搂,然后说:“保重···”
大四的那年,发生了地震。那天夜里,我被突如其来的震动惊醒了,室友们惊慌得夺门而出,我浑身都是冷汗,紧握手机拼命地往前挤,跌跌撞撞的推搡中,手机突然响起来。“喂,喂,徐静涵!你在哪里?你还好吗?”
信号太差,我只能听见几个模糊的字眼,刚 “喂”了一声,身旁就有人撞了过来,手机没握住,“啪嗒”一声摔在了地上。那一瞬间,我几乎崩溃,随着人群冲下楼,疯一样的往大门的方向跑,快要跑到时才猛然地想起来我甚至不知道霍景深此时在哪里。就在我崩溃痛哭的时候,身后突然响起了微弱的声音。我回过头,看到了满是狼狈的霍景深,那一天是我21岁的前晚,他提早过来,打算给我一个惊喜。
劫后余生,我终于对他说出了埋在心里的话,“带我走,好不好?”
他与我十指相扣,温柔地点头,“好,我们下次一起去旅行。”
可那注定是一个无法实现的约定。
那天过后,大概是为了安抚我,霍景深留了下来,在学校附近租了房子。他找了一份相对稳定的工作,收入虽然不高,我却心满意足。临近毕业,我渐渐变得忙碌。那一天,论文总算是通过了,我心情极好,推门进去只见满地的凌乱,霍景深正在收拾东西。
我变了脸色地问他:“你在做什么?”
他平静地说:“你如今已经打起精神来了,我可以放心的离开了。”
我的大脑一片空白,“你答应过我,要带我一起走的!”
他笑了笑,声音里带着一种从容的无奈,“你知道的,这是不可能的。”
可是,我依然还曾幻想过,有一天我们可以牵手旅行。我哈哈大笑,任冰冷的眼泪流了满面,心如死灰,那是我这一生最后一次为霍景深流泪。
第二天清晨,我接到了来自家乡的电话,听到我爸喝醉酒中风发作从楼顶跌下来摔断腿的消息,我的世界轰然倒塌。我与霍景深之间的依恋与陪伴、试探与回应、纵容与惩罚、孤独与安慰、痛哭与伤害,全部在现实面前,被撕得粉碎。
故事到这里已经结束了,我爸由中风摔断腿,变得有些神志不清。为了给他治病,我卖掉了酒坊,辗转去外地求医。等到他病情稳定下来,便留在了那座城市里,后来就认识了我现在的先生。
29岁那年,我准备结婚了。部分手续需要在户口所在地办理,我只好回了一趟小镇。小镇的旅游业发展得如火如荼,老太婆的杂货铺变成了酒吧,爸爸的酒馆也改建成了咖啡馆,我进去点了一杯咖啡。年轻的服务员十分的热情,告诉我他们店里正在举行一项活动:
“我们咖啡馆开业至今,每隔一个星期都会收到一张寄给同一个人的明信片,这些年来从来都没有间断过,就算是退回去也查无此人,店长索性把这些明信片收集起来,最后变成了店里的一大风景。我们猜明信片真正要寄的,应该是这里以前的主人吧,就发起了这样的一项活动叫做‘寻找徐静涵’。”店员这样给我介绍道。
我眼里看到的全是那样的一个人:他在新疆骑马、在甘南逗牦牛、在内蒙古挤羊奶、在敦煌拜大佛······后来,景色变成了国外。他在泰国骑大象、在巴黎喂鸽子、在新西兰跳伞······眼前的景物逐渐变得模糊,眨一眨又变得清新,接着,继续模糊······
我把店里的明信片一张张地看完,最近的一张寄自两个月前:给徐静涵,如果可以回到过去,我想做那个时候的我自己,我只是有点遗憾······
其实,我知道他在遗憾什么,年轻的时候,总有什么这样或者那样的固执,爱上一个不愿为你停留的人,他甚至不愿和你一起走。如今想来,原因不过是担忧着对方的未来,同时控制自身的责任。
其实,我也很遗憾,我们始终都没能够牵手旅行······

    阅读感言

    所有关于我们始终没能牵手旅行的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