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爱看美文网:打造最干净唯美网络美文阅读社区!

当前位置: 主页 > 美文 > 爱情美文 > 正文

你被我写在故事里

作者:许欢歌 来源:时间:2015-09-21 17:52 阅读: 次   我要投稿
《你被我写在里》
有人说,是最没有时间观念的故事,因为你不知道——它何时会降临到你的头上。
【1】
十七岁的莫晓并不是日久生情的信奉者,却也未敢奢求某天会巧遇一见倾心的完美爱情,毕竟彼时的他只是个陌路人,没有小说主人公那般修长身躯和那双能摄人心魄的桃花眼。这样的观念曾伴随过莫晓很长一段时期,而在也薇出现后便不曾再占据主导。
和林也薇的初次相遇是十一假期返校的午后,共搭一辆公车不曾遇见,下车时却遇着她拖了个长长的行李箱,步履维艰地向校内走去。匆匆路经她的身边,余光中撇见她清晰的面颊和略显楚楚的眼神。
“那行李箱一定很重吧!”莫晓不由想着,但他却并没有上前帮忙的打算,彼时高傲如他,是绝不允许自己有任何近似搭讪行为的。
便这样一步步迈离了她的视线,期间未曾再有一次回眸,而脑海却牢牢映下了这个被巧笑嫣然的午后,和被午后阳光拉的长长的单薄倩影。
期特有的与敏感让莫晓暂时忘却了回到寝室的迫切,莫晓只觉得左胸第三根肋骨下凝结出一粒种子,在这场午后阳光沐浴下悄然萌发。
十月的空气夹杂着一缕缕花香,微风拂过,让莫晓嚼出爱情味道。莫晓沿着风向一路追寻,却又逢着她迎面而来。而她显然也注意到莫晓的存在,在她的目光中,莫晓清楚的捕捉到一丝与他相同的惊讶、好奇和闪躲……
莫晓只觉得自己已再迈不动步子了,在她迈离自己的视线后。也许这就是吧,毕竟在这个唯物主义的世界里,他找不到任何的公式定理来解释这种自然现象。
彼时不是,而莫晓的桃花劫却自那天踏踵而至。
【2】
缘分不似流星一闪而逝,也不似想象中那样蛰伏于时光夹层留待时光沉淀,反是化作洪流,于17个小时后再次袭来,将平素波澜不惊的心荡起层层涟漪。
后方是一处林荫小道,鲜有行人经过与驻足,莫晓也不曾想过那里会成为缘分的第二次降落地。是的,莫晓又一次逢着她了,一袭白裙,逡巡于这林荫,莲步生尘,踏着深秋的步伐轻盈而舒缓;眉目如画,一汪承载着江南雾气的双眸安然而美好。
莫晓看着她一双素白玉手在径旁花朵上一一抚过,带着静谧的让莫晓的内心柔软起来。他不知道一个拥有如此丰富而安静内心世界的少女该会有着一颗怎样单纯而的心,便如同没有人知道这样的人一直是他所喜欢并寻找的。
据说很多东西无法刻意掩饰,一如喷嚏,一如情感。一旁同伴殷云顺着莫晓的目光同样注意到了她,嘴角微微上扬,神情有些惊讶又有些了然。当然,这些莫晓是不知道的,他只听到耳畔的一声轻咳和转头遇着的一抹戏谑。
霎时,莫晓才发现自己的处境有多尴尬,无奈下只好打了个哈哈“看我干嘛,对你没兴趣。”
却是未曾料到被他接去了话头,笑意吟吟道 “知道对我没兴趣,对她有兴趣嘛。”说完还不忘撇撇嘴,意味自是不言而喻。
不等莫晓开口,殷云又自顾自说道“眼光不错,待会帮你打听打听她。”
莫晓只觉得脸颊有些发烧,却鬼使神差的点了点头,莫晓相信殷云不是在开玩笑,他是有这样的能力的。和莫晓不同,殷云的名字虽然略显孤僻,但瓷娃娃般的帅气面庞和略带磁性的精致嗓音,再配上即使是对陌生人也能话唠全开模式的口才早已注定让他颇受欢迎。
果然,晚餐时间殷云递来一张纸条,上面写着一串数字,稀稀疏疏的。殷云说这是他从一位住在她楼下的女生那里要来的她的QQ,并扬言已经打听到她的一切,莫晓却抬手制止住他,他更相信缘分,一切都不需要刻意。 “你连她的名字都不想听吗?算了,不听拉倒。”见莫晓连连摆手,殷云有些意兴阑珊。 其实莫晓已经知道她的名字——林也薇。
【3】
落日带走了最后一缕微光,细雨朦胧,打湿了楼道下的小街,坐在窗前的莫晓为自己泡了一杯咖啡,咖啡很浓,散发着香甜的味道。莫晓回想着刚才与林也薇的网上对话,两人似乎一见如故,谈天论地,大有一种相见恨晚的意思。
……
“我叫小晓。”
“呵呵,叫我木木就好”
木木,双木林,林也薇。莫晓暗自嘀咕。
莫晓翻阅着木木的空间,很多说说莫晓都曾见过,是林徽因的诗,小晓最喜欢的作家。
其实莫晓还认识另一个叫木木的人,是来年二月从其他班级转来的一位插班生——夏木木。
莫晓还记得夏木木刚来这个班级显得尤为安静,三千青丝随意覆在肩头一侧,颦笑间双颊会不自觉浮现两个浅浅梨涡,温婉、恬静,似是三月清风,初来便惊艳了班级的多数男生。
莫晓本以为她和自己不会有太多交集, 然而——
“莫晓同学,这道题目怎么做呢?”
“呃,学霸你都不会做我又哪里晓得。”莫晓盯着夏木木那双满是希冀的眼睛,略微有些苦恼的挠了挠头。
“要不你去问老师吧,回来告诉我嘛……”
……
“谢谢你哦,莫晓同学,我听懂了呢!”
“呵,不客气,我先走了哦。”天空下着绵绵细雨,莫晓撑起伞,准备离开。
“莫晓同学,能不能和你搭一把伞呢,我没有带伞……”
“给你吧,我可以不用的。”
“那我还用干嘛,呃……我是说那怎么好意思嘛。”夏木木精致的小脸陡然一红,又迅速钻到伞下,“走吧,嘿嘿。”
莫晓分明看到她嘴角翘起,神情有一丝奸计得逞的味道。
“莫晓同学,谢谢你今天给我讲题目哦,我请你吃饭吧。”路过一家餐厅,夏木木如是建议道。
“呃,不用了,都是同学,应该的。”莫晓突然意识到自己落进了一场陷阱,随即又自我否定,怎么可能嘛。
楞神之间,夏木木已经走进了餐馆,和平时的款步而行不同,莫晓发现夏木木几乎是一蹦一跳踏进餐馆的。
天下人何限,慊慊只为汝。很久之后莫晓才明白,那叫欢喜。
【4】
自那天后,莫晓和夏木木开始熟络起来;也是自那天起,莫晓开始认识这个和往日完全不同的夏木木。率真、直爽,会翘起嘴角不怀好意的磨磨那对可爱的小虎牙,会鼓起腮帮子义正言辞的大叫遇人不淑、近莫者黑。
有时莫晓也会想入非非,倘若没有也薇,大概自己真的会喜欢上这个古灵精怪的女孩吧。可叹爱情没有先来后到,却是先入为主,他只笃定天意如此,情深缘浅。
黑色的高三让所有人心思都开始回归书本,莫晓也把所有精力都投在题海学山之中,他只觉得,把时间填的满满的便不会再有那么多烦恼了吧。 期间,夏木木也会时常来约莫晓,莫晓总会以学习以及各种理由回绝,躲避的刻意甚至明显。中途,莫晓还与夏木木吵了一架。 既然注定不能牵手,倒不如断的彻底。
时光渐渐远去,故事被照的斑驳而琐碎,连深秋的最后一缕微光亦寂灭于尘埃之中,不免让人嚼出寂寞意味。
打那之后,夏木木开始安静起来,她不再打搅莫晓,也不再把头发散开,一个人坐在窗边,显得很沉闷。课间,莫晓总会看到她把头伸向窗外,或抬头看天,或低头发愣。莫晓心中犹如打翻的五味瓶,苦涩蔓延开来。
紧张的一年过后便是轰轰烈烈的高考,莫晓发挥正常。毕业季很多人都对自己喜欢的人大胆表白,莫晓盯着夏木木那张空空荡荡的座位,有些失神。
毕业聚会,夏木木依旧没有来,反倒与莫晓久不联系的殷云提了个编织袋沉着脸走了进来“这是夏木木让我转交给你的。”
“她人呢?哪去了?不对,你怎么认识夏木木的?”莫晓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她走了,还记得当时我为你要来的林也薇QQ吗?那其实是夏木木。真不明白你有什么好,值得她这么喜欢。”殷云说着,声音有些咬牙切齿,透露着浓浓的不甘。
怪不得从要来林也薇QQ的那天起殷云便不再搭理莫晓,怪不得莫晓和夏木木争吵的第二天殷云会跑来和自己断交……
【5】
打开编织袋的莫晓鼻子一酸,里面安安静静的躺着一本泛着时光痕迹的诗集,纸张些许泛久却保存极好。莫晓曾在夏木木的课桌上看到过,是夏木木从不曾让莫晓翻阅的《林徽因集》。
谜底解开—— 打来诗集的莫晓看到了一首诗,字体歪歪扭扭的,但莫晓却一眼就认出——那是他儿时的笔迹。
到那天一切都不留存 比一息风 一闪光更少 痕迹 你也要忘掉了我 曾经在这世界里活过
或许真的该离开了吧。原谅我的懦弱,一声不响的离开,我满心以为只要努力我们还是会回到以前,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 终于我明白,爱不是只要付出就能得到回报的。 或许有些人只适合被写在故事里,在某个温暖午后,重新翻阅,仅此而已。 我走了,搁浅在我整个时间海里的少年。
【6】
悲伤顿时从四面八方涌来,毕业聚会的音响传来林俊杰细致忧伤的嗓音: 可当初的你/和现在的我/假如重来过/那么多如果/可能如果我/可惜没如果/只剩下结果。

    阅读感言

    所有关于你被我写在故事里的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