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爱看美文网:打造最干净唯美网络美文阅读社区!

当前位置: 主页 > 美文 > 经典美文 > 正文

女儿的援交 完整版 (小鸡汤)

作者:女儿的援交 来源:女儿的援交时间:2017-01-30 01:58 阅读: 次   我要投稿

女儿的援交(56下)作者:小鸡汤

 《五十六 下》

 

  我无言以对,现今世代的小女孩,真是很难沟通。

 

  侍应,麻烦来一杯黑咖啡和一杯柠檬水。

 

  结果我和文蔚当然没有去,她被我拉到附近一间小餐厅继续倾谈。听到我下单,立刻向侍应纠正道:是两杯热柠檬水,黑咖啡不要了。然后又教训我说:世伯这年纪不要喝太多咖啡,对身体不好。

 

  我有点纳闷,怎么现在的女孩都爱操控别人口味,我家老婆也没这样专制。

 

  饮料很快递上,文蔚呷了一口,事先声明的道:我只答应你喝一杯,别打算打听什么,一概不会回答。

 

  那个硬蹦蹦的表情令我知道她仍在生气,我尽最大努力希望说服女孩:蔚蔚我知道你是好女孩,你的父母上次看电影时大家见过面,人很好,我想你一定不希望他们伤心吧?

 

  文蔚放下杯子,重覆那一句话:都说有关这事我一概不会回答,你别费心了。我跟世伯其实不是很熟稔,只是援过一次而已,而且也没第二次。

 

  我没趣地拿起柠檬水喝一口,好酸,还是咖啡比较适合我。

 

  再看一眼小姑娘,还是气鼓鼓的。其实以女孩一脸清纯童颜,甚为讨人欢喜,理应应接不暇,着实毋须纠结在我这中年人上。不过这大概便是小莲所说,女人的妒忌心了。

 

  蔚蔚别生世伯气了,我向你陪不是,不如吃杯芭菲消消气。这年头不嫖也是罪了,看到女孩不理睬我,我为自己自辩道:你也应该明白世伯有妻室,做这种事对家人也不好吧。

 

  文蔚白我一眼说:那跟小莲上床对家人便会很好了吗?

 

  我知道这种情况多解释也是没用,转个话题道:好吧,那聊别的,最近有没看什么小说?世伯推荐你看一本…

 

  结果我最终没有从文蔚口中套出什么,看来这她跟同学们是十分团结。强人所难也不是好事,唯有暂且作罢。随便找些话题闲聊了一会,我也不阻小女孩太多时间:对不起蔚蔚,今天打扰你了。

 

  没打扰,我也喜欢跟世伯聊天,只要不是再问那些,有空时可以找我。

 

  文蔚把杯子的柠檬水喝完,毕竟是个温驯女生,聊了一会气全下了,回复平常那位乖巧女孩。

 

  那世伯先走了,刚才介绍的那本小说读完后告诉我感想。离开餐厅,我跟文蔚道别。骤不及防女孩突然在我脸颊亲了一口,小骂一声讨厌世伯,便头也不回地快步离去。

 

  我还没清楚发生什么事,只捂着彷彿仍带着唇温的脸颊发呆,虽然明知这也许是女孩留住客人的技俩,但还是有一种小伙子给女友忽然献吻的心动感觉。

 

  临老入花丛吗?老马就是再多几个人头,也不够给老婆杀头了。

 

  叹一口气,回家途中心念一动,顺道往附近的西饼店买了一个蛋糕回家。

 

  爸爸回来了!哗,是谁生日?怎么买蛋糕?雪怡给我迎门,没有一件事比回家看到她更感安慰。

 

  一定要生日才可以吃蛋糕的吗?昨天被某人怀疑,特地用蛋糕来收买马侦探的。我笑道,雪怡拍着手说:这么好,那爸爸你天天去鬼混,雪怡也天天有蛋糕吃了。

 

  别只想着蛋糕,这是饭后甜品,今晚的晚饭你有帮忙吗?

 

  当然有,你的女儿不知多勤快。

 

  那不用吃晚饭了,直接吃甜品吧。

 

  爸爸你这是什么意思耶!

 

  晚饭过后,馋嘴的女儿便立刻急不及待分享她的甜品,把蛋糕切成四份放在碟上,在女孩子最注重体重的年纪,我家大小姐一个人便吃了两份。

 

  是谁说要减肥的?这样不是徒劳无功?我取笑道,雪怡一脸自信的拍着小腹说:爸爸你放心,人家这个年纪新陈代谢好,多吃也没关系,看,一点小肚腩也没有吧。

 

  爸爸不会不给你吃,反正之后别哭着说衣服都穿不上便好。随便说了几句,我不经意地把话题带到小莲上:怎样?这间店的芒果蛋糕有没小莲做的好吃?

 

  雪怡拿着胶叉子道:差远了,小莲用的是新鲜芒果,又香又甜,就连蛋糕的松软口感都没法相比。

 

  我吃一口,同意点头:的确是有段距离,这么一个小姑娘,做的比大饼店还要好。

 

  这还用说,小莲根本就是外星人,不但长得高佻漂亮,成绩也好,就连蛋糕也做得这样好吃。如果世界上多点这种女孩,我们这等寻常女子靠哪里站?

 

  雪怡对同学讚赏不已,妻子则边吃边叹气道:如果我家的女孩也这样懂事便好了。

 

  雪怡毫无惭色道:妈你就别把我跟小莲比,本小姐自问不差,只是选错比较对象而已。

 

  我对一向公主性格的女儿笑道:马家大小姐少有认输啊,看来雪怡你跟小莲感真的很好呢。

 

  雪怡点头道:当然,我们四朵金花是生死之交,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的。

 

  我和妻子相视一笑,生死之交,现在的年轻人真是说句话也那么夸张。

 

  这个晚上十分平静,小莲没有主动找我。沐浴更衣后我回到书房,重新思索今天听到的说话。这天我没从文蔚口中问到什么,却得到一个非常重要的消息,小莲是好人。

 

  当然在文蔚亦是同流合污、不把援交视作一件怎样事情的前提上,她不觉得小莲所做的事有问题是可以理解。但我觉得小莲如果真是如我这几天看到的邪恶,大慨文蔚亦不会这样维护她。相信雪怡亦不会真心把她视为好友。

 

  事实上在平安夜的派对之前,我又怎会相信一个善良至此的女孩子真面目是如此不堪,那都是为了设计陷阱的假面具吗?还是这几天的小莲,才是她的假面具。

 

  我们没有不愿意,所有事都是自愿的,小莲没有摆佈任何人,相反是我们亏欠了她很多。

 

  如果文蔚没有骗我,也许小莲并非援交的主脑,甚至有可能是受害人。

 

  在公营机构打滚了二十多年,我见过的离奇怪诞事不算少,这段日子被女儿的事情困扰,令我阵脚大乱,缺乏了发掘真相的最基本原则:大胆假设,小心求证。
未完待续

    阅读感言

    所有关于女儿的援交 完整版 (小鸡汤)的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