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爱看美文网:打造最干净唯美网络美文阅读社区!

当前位置: 主页 > 美文 > 经典美文 > 正文

恶女硬上轿 米璐璐

作者:恶女硬上轿 来源:恶女硬上轿时间:2017-01-31 15:29 阅读: 次   我要投稿
 
                楔子
 
  我要他。声音来自一张娇艳的小嘴吐出,虽然柔柔细细的,却带着坚决的语气。
 
  皇甫昊皱着眉,一副很为难的模样。
 
  我说大姑娘,你知不知道你要的人,是个多不得了的男人?他发自内心感觉,眼前的女子肯定是故意找喳的。
 
  就要他。上官小玥没有给他讨价还价的空间,依然坚持自己的原则。
 
  不改变心意?他啧啧称奇,长指拂着下巴。
 
  除非太阳打从西边出来。言下之意,别废话那么多!
 
  他摊摊手,状似无奈。
 
  好吧!反正被逼上船的男人也不是他,他只是将人送入虎口罢了,我会将人送到你的面前。
 
  她扬眸,又接了一句,我不想等太久。
 
  要求还真多。皇甫昊咕哝几声,但硬着头皮也得要接受,谁教他欠了她一个人情。
 
  欠别人的,总是要还。
 
  尤其是欠上官小玥的,更要还。
 
  一个月后,人会送到你的面前。
 
  一个月后?她微微皱起眉,最后还是接受的点了点头。
 
  虽然等待的日子有点长,不过她都等了十二年了,这三十天的日子她依然会等。
 
  放了十几年的饵,她是该收线了。
 
  因为……她一向不做没有报酬的事情!
 
                第一章
 
  雪初下,地上一阵湿泞。
 
  迎面拂来的冷风,还是冷得刺骨。
 
  一张可爱的小脸,脸颊因寒风被冻得红扑扑的,像一颗红苹果,就连小巧的鼻子也红通通成一片。
 
  上官小玥天生丽质,镶在鹅蛋脸上的一双美眸,如同灿星般的闪耀。
 
  咳、咳……
 
  大小姐,天冷了,你要记得穿暖一点。奶娘上前拉好她外黑内红的狐裘披风,冀望能挡去刺骨的冷风。
 
  上官小玥只是莞尔,她天生身子骨敏感,只要一变天,她的身体就会起不舒服的变化。
 
  嬷嬷,我没事的。上官小玥一副大人的语气,举手投足之间总散发着一股与生俱来的贵气。
 
  大小姐,天这么冷,你还执意出门。瞧你又在咳,回去肯定又要躺个几天。奶娘疼她,嘴里碎念着,这样吧!等天气回暖些,你再来亲自盘货也无妨,老爷不会怪大小姐的。
 
  上官小玥摇摇头,不成,我想在这几年将爹的经商手法都摸熟九分,以后我才好独当一面。
 
  奶娘还想关心的碎嘴,却见她仍一意孤行,准备前往前方。
 
  才刚踏进门一步,她瘦弱的身体被突来的黑影一撞,脚步一踉跄,来不及收回,踢到门坎便要往后跌去。
 
  黑影动作非常灵巧,伸出一双长臀便将她接住,来不及回神的她,就这样被直接拉进他的胸膛。
 
  这一跌,让她跌得有些眼冒金星,但又感到身子被一股暖烘烘的氛围围绕。
 
  小姐……奶娘急忙赶上,就怕金枝玉叶的娇躯禁不起这么一撞,哎呀呀!你这个不长眼睛的冒失鬼!
 
  这一喊,也将店铺里的掌柜给喊了出来,头一探,瞧见上官小玥,立刻从柜台后头步出,迎接眼前这名娇客。
 
  玥小姐,您有没有摔着?掌柜上前,瞪了少年一眼,你是怎么了?存心想得罪我的恩人不成?怯怯怯!借不到米就想耍心机,真是废材一个。
 
  掌柜怕这赊帐借米的少年,得罪了凤天城的大富千金——上官小玥.
 
  虽然她今年才十三岁,可处理商行却是青出于蓝,若看她年纪小好欺负,那么对方肯定眼珠子没擦亮,才想占这小小奸商的便宜。
 
  上官小玥离开少年的怀抱,抬起一双黑白分明且乌亮晶莹的美眸,没事,勿大惊小怪。
 
  掌柜却没有因为这样放过少年,依然开口数落一堆。
 
  少年低垂着头,俊秀的脸羞赧成一片。
 
  上官小玥盯着他瞧,发现他身着的衣裤是东补西补一块,虽然看上去干净整齐,但是那布料似乎已老旧,一瞧就知道不是出身好人家。
 
  但难得的是,她却见到他有坚忍不拔的眼神。
 
  好眼神。她在心里赞赏着,将他从头打量了一遍。
 
  他像是怕别人认出来,更压低了一张俊颜。
 
  怯怯怯!别在这碍事。掌柜口中不断碎念,我这可不是救济院,等你还完上次的赊款,我才会借你米。
 
  少年一言不发,只是倔强的抿着唇,打算就这样无声离去,可才跨出一步,他的手臂却多了一只白嫩的小手。
 
  干净又圆圆的指尖,就像白玉雕琢出来般的无瑕,与他充满补丁的衣袖成了对比的讽刺。
 
  上官小玥没想到自己会冲动的拦住他的离去。
 
  为了什么?她也不懂。
 
  只知道有个声音告诉她:别看着他垂败的表情而走。
 
  我借你。下一刻,她说出令自己都觉得惊讶的言语。
 
  少年抬眸,脸上有着惊喜的表情,那双黑眸亮了起来。
 
  我说玥小姐,借这小子米粮,简直是肉包子打狗,根本是一去不回……掌柜滔滔不绝的碎念,完全不留一丝情面。
 
  我会还……少年急忙辩白,等我……等我娘病好一些……我……我会找个工作,挣钱还……
 
  就这样了。上官小玥没有多问他一句,只是将眸子移到掌柜的面前,今年初雪刚下,瞧这雪愈下愈大,今个儿新年也不好过,先盛个几斗米给他,若尔后还不够就任他意思,这款项就落在我的帐上。
 
  这……掌柜皱眉,难得见到这小姑娘善心大发,又不好说些什么,好吧!我就先盛个几斗米给你。你这小子不知走了什么运,竟然碰上了玥姑娘……
 
  那碎念落进了少年的耳里,他总算鼓起勇气的抬眸。望了上官小玥一眼,可随即又马上低下脸。
 
  这一眼,足以教他失了心,倒抽了一口气,但肺部却像是灌进一抹暖暖的气流。
 
  她对他的雪中送炭,此刻深深的烙印在心——这辈子,想忘也不忘了。
 
  想忘也忘不了……
 
  床上的男人突然睁开黑眸,随后起身盘腿而坐,一头长发放浪不羁的披在颈后。
 
  黑暗中,透着窗棂射进的月光,他赤裸着上半身,粗壮的胸膛细实而肌肉分明。
 
  定晴一瞧,隐隐约约还有数不清的伤疤,成了淡粉的痕迹。
 
  战惊虹揉揉双眉间的褶痕,竟然又在午夜之间,梦见了这一段过去的往事。
 
  都十二年了,她当年的长相,还清楚的烙印在他的心上。
 
  梦醒了,可当时震撼他的胸口……还依然暖暖的。
 
  下一刻,他却咬牙,像是面对敌人般,狠狠的斩断了这多余又奇怪的情感。
 
  这是不该记得的,明明说好要遗忘的,却还是躲在他的心口一角,偶尔趁他心房未锁,又偷偷在心底内如走马灯般放映。
 
  该死!他觉得脸上添了一抹红潮,心门仿佛被人硬是闯入,双扉尽开的诉尽他的内心事。
 
  战惊虹心里怪着炕下的火炭闷坏了屋内的空气,于是一边低咒几句,边下床来到窗前。
 
  他双手一推,将木窗往外推展,冷如冰箭的寒风呼呼的灌进房内,迎着他的面吹拂。
 
  冷风直袭,但他不觉得冷,直想让寒风将刚才的梦全都抹除去,省得日后再于午夜梦迥之间,梦见同样的画面。
 
  但是这梦就像缠住他的荆棘,他无法挣脱,只能不断缚住了双手双脚,仿佛连他的心也困在过往。
 
  有时候他不明白,为什么人的记忆可以长达十二年之久,任凭他怎么去遗忘,也无法去忘却……
 
  她的容颜。
 
  她的声音。
 
  甚至她所有细微的一颦一笑,只要一闭上黑眸,依然清晰的像是站在他的面前。
 
  将军,京城送来皇上的圣召,请将军过目。门外,突然有哨兵通报。
 
  他回神,将私人的情绪压至心房一角,上前将门打开,哨兵立刻恭敬的双手呈上。
 
  他接过手,拆开蜜蜡皇印,抽出里头的信笺——速回京城。
 
               皇甫风云
 
  末尾还有亲笔附上的苍劲有力,有着浑然天成的霸气署名,盖上四方且鲜红的红印。
 
  就这么一句话?他拢眉。
 
  信中连一句解释都没有,就要他回京城?
 
  他反复看了信笺好几回,却看不出信中的任何端倪。
 
  他自愿请调边疆少说有五年了,就连娘亲以及小妹也接到边关居住好就近照顾,对于凤天城也从以往的熟悉变成陌生。
 
  突然要他回去凤天城,又是一大工程。
 
  他不能将小妹以及亲娘安置在边关,他不放心。
 
  收好皇上的亲笔信函,就算有再多的疑问,他也必须吞回腹内。一切都要等他风尘仆仆回到京城,才有机会一问究竟。
 
  只是一想到要回凤天城,他的心竟然莫名的开始波涛汹涌,一波又一波的卷起过往记忆。
 
  比起刚刚的暖流,那袭来的热暖几乎要复盖了他全身,无法再去辩驳任何的理由。
 
  想忘也忘不了……
 
  就像一道紧箍咒,时常在他的脑海不断的反复播送,将他的心与回忆紧紧的扣在一块。
 
  忘不了。

未完待续

    阅读感言

    所有关于恶女硬上轿 米璐璐的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