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爱看美文网:打造最干净唯美网络美文阅读社区!

当前位置: 主页 > 美文 > 人生感悟 > 正文

煤场上的截肢女孩 白夜弦

作者:煤场上的截肢女孩 来源:煤场上的截肢女孩时间:2017-01-31 18:02 阅读: 次   我要投稿
 
  煤矿的阳光非常猛烈,中午的石头灼热得可以煎蛋了,烤着这女子的赤足。
 
  这女子是场上唯一没有穿鞋子、没有穿保护手套、没有穿安全帽在场上干活。
 
  那女孩是煤矿唯一的女人,她赤身露体拉着车,车上放着堆成山一样的煤,对周围的工人来说,已经是正常不过的事。皮肤直接晒在猛烈日光底下,赤脚摸着砂砾满佈的斜坡,忍着痛踩下去,把拖车上的煤丘拉上斜坡。
 
  煤矿工人都是粗犷满身汗臭的男子,只有这名女子,目无表情地拉着煤车。
 
  她没有名字,工头只会叫她肉包子,因为她拉车时得很厉害。
 
  如果认为逼一个十七岁少女地拉煤车叫做不人道,那么,再描绘下去的情形应该叫做残忍了。
 
  这个少女被截了肢的,她失去了双手,肩膊伸出的上臂的一半以下被斩去了。
 
  她不能用手擦走额头上的汗珠,不能拨开刺着眼睛的刘海,不能搔沾了煤的皮肤发出的痕痒。
 
  也不能有任何遮掩,任由自己的身体成为煤矿场的风景,事实上,每个工人经过她身边时,也惯性伸手揉捏她。
 
  工人都是粗人,抓捏得很粗暴,每次五指陷进她的中,她都痛苦地叫出来。慢慢的,每天早上、中午到晚上,肉包子习惯了被抓,学会了省点气力叫,留点气力拉车,把痛楚与屈辱都吞到肚子里,可是,工人们以为肉包子耐痛了,便加大力度搾捏直到她叫出来才有成功感。
 
  失去双手怎拉车呢?她剩下的一小截双臂便起作用了,手臂用各用四枝长螺丝紧紧钉在拉车的扶手上,是度身订造的,扶手高度刚好。正确来说,肉包子是跟拉车完全桿在一起的,拉车待命时她就只能直勾勾地站在前面。
 
  晚上睡觉的时候,别说是从那鏽迹斑斑的拉车解放下来,她连坐下的权利也没有。
 
  十几个煤矿工人坐在临时帐蓬下吃着晚饭,说是晚饭,也其实只是麵包和水,工人们顾不了手上沾满煤屑,连煤屑跟麵包吃进口中。
 
  大傻望望外面,那女孩的在夜空的剪影下直勾勾地站在外面,一动不动。
 
 
  今晚煤尘很大,又冷,没人想出去。
 
 
  这女人欠打呢,打了就会热了。
 
  有办法,她不是给工头满煤碎吗?要是烧起来保证够暖。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男人们七嘴八舌地大谈如何,大傻却听不入耳,他可没心情跟大家畅谈。
 
  呜唔!
 
  原本站着睡觉的肉包子突然惊醒了,大傻一屁股坐到煤车上。
 
  煤车只有两个不太对称的小后轮,大傻糭子一样的身形坐在煤车上,前面的重量自然压在肉包子身上。
 
  啊……肉包子想回头看看究竟是什么压到车子上了,但双臀钉死在把手上,身体没法转身。
 
  啪!
 
  大傻拿腰带挥打肉包子背部,打下去是有金属扣子的一头。
 
  伊伊伊伊伊伊伊伊……肉包子忍着痛,脚猛跺地面。
 
  我心情不好,上山。
 
  肉包子没敢怠慢,也没有说话,脚趾就踩在石地上前进了。
 
  每天走过无数那么多次的一段斜路,今晚又要走多一次。
 
  大傻骨架是比较大,但也没胖到会比煤丘重。
 
  原来,车子本身就装满煤沙,若肉包子试图坐下,煤沙就会倾泻出来,这样九成会被工头打个半死,她只能伴着这些重量入睡。
 
  大傻就粗鲁地坐在车子的煤沙上,反正他也全身沾煤了也不介意。
 
  咯吱咯吱咯吱,金属车辆发出不太悦耳的声响。
 
  几经辛苦终於上了斜路,到了平时採矿场入口。
 
  大傻说:再上去吧,我想到最高那儿看看景。
 
  肉包子踌躇地说:可是……工头说不可以……
煤场上的截肢女孩1 12
未完待续

    阅读感言

    所有关于煤场上的截肢女孩 白夜弦的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