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爱看美文网:打造最干净唯美网络美文阅读社区!

当前位置: 主页 > 美文 > 心情随笔 > 正文

夜未央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时间:2017-04-06 11:12 阅读: 次   我要投稿
  

  近些时日里,总觉得日子是安静的。诸漏皆苦,一个人若有情绪都是有偏向的,是偏向自己的。心有波澜,故而思绪中都是有苦楚的。日子可以安静,应归功于希求少了,杂念也少了。念得少了,却也是想用文字为自己思辨一番。以求安静的更心安些。
  
  人用双脚在地上行走,与自己的同类有着千丝万缕的羁绊,人多是自私的,也常常让同类偏向自己。现在的人走不脱这个社会,离不了周遭的人,连手机都是离不了的。被丢入这个深坑,一生悲喜。在年纪稍小些的时候,我还无法理解吸烟喝酒,为什么有人要去做这样对自己不好的事。我也无法理解,两个人如何相爱,相爱又为何离别。不能理解的事多了,可终究没人告诉我为什么,自己就明白了。说是明白也不尽然,至多是不会理解不了罢了。佛家说,一刹那九百生灭。一个信念启动的时间只有一刹那罢了。这个说法真的很打动我,诸行无常。你去做一件,走一条路,爱一个人,和你选择放弃他们时所需要的时间都是一样的,只是一刹那。这些决定本身没有轻重优劣之分,所谓区别不过是这些决定身后的事。活着,就会做很多决定,有时甚至不至言语,也无需流露,事就这么在各自的身上造起来了。
  
  天底下的人多了,皆是不同的,是靠不同的人相互结合,繁衍生息;这天底下的事也是多的,也是都不同的,是靠不同的事相互交合碰撞,光怪陆离。此种不同,也是我对这个叫做社会,或是世界的地方最大的兴趣了。不同的人靠着不一样的思维,肢体过活,思维传递给肢体的决定不同,在个体上所造的事就有不同。我们看的见同类肢体的动作,听得见肢体能发出的声音,可是这些背后的事却依旧只能靠我们自己的思维去感受。我大脑里的脑浆若可以被写成文字,给一个我想能明白我的人去看,我是愿意将颅骨迸裂的。那样到是省去无用的肢体的表达,因为这常常叫人误解。若有也愿这样对我,我想我却是难以接受的,心还有杂念,不晓得于其人是不是值得,故而难接受。
  
  日子里除了有矛盾和多的不愉快,自然也有许多雀跃。可以是一点点音乐,几个画面,或是回忆起那些让人发笑的东西。与萍水相逢的人总是容易喜悦一些的,因为对彼此并无什么深刻的要求,此间所有的当下就是全部,是喜悦便是彼此间的喜悦,若是不愉快的,便可简简单单的转身离去。时常想来,与生活里很多有不夸快的人,倒不是因为之间有什么样的争执,过节。到多是因为对彼此有这样或那样的要求,彼此不能达到,却又不能那样转身,只好受着彼此的气。有些这样的人,只维持了一段时间,这样的人,在我年轻的爱情里一遍遍上演。还有些人,如家人,如三两好友,与其说吵不散,倒不如说谁也不忍心把对方的心伤透。年轻的爱情啊,多么脆弱,多么稚嫩,有那么多的道理在这讲不通,有那么多的悲伤在这里不能承受。离开,是放下了彼此间的要求,是对彼此不能达到各自的要求,又无法一共煎熬苦难最好的托辞了。是啊,前文所说的喜悦是简单的,但也只是在那个当下,此后多是一种在漫长岁月里苦苦寻找某一个喜悦的瞬间,又生怕忘记,又早已无法寻回,无奈而凄美的喜悦,诸多如此的喜悦都是此生再不来的了。说到那长久的,我想倒不是用形容开心的字眼所能轻易描写的了,你睁开眼,闭上眼,摸着的或是遥不可及的,因为你知道长久,故而不着急,也相信,相信这样的长久是让人觉得幸福的,在那样岁月里的人,未来对人而言不是一个只有坟墓的地方。幸福或是开心,此类的说法我觉得不够准确的描绘,我也不想说那种只可意会,故弄玄虚的说法。我想那是解脱,是一个不同的个体,遇到了另一个,像是细胞结合却不会去杀死对方,倒不是说有多么的天衣无缝,只是这两个天底下最最普通的个体,在这里变得独一个。互相的认定,漫漫路,不知艰险,悲悲喜喜,最终却也熬得过去。心没有了不安,肢体站的更坚挺了,人潮人海都于你释然,不再期许遇见,只有厮守。这算是一种俗世的解脱吧。
  
  我是肉眼凡胎,这种事在每一个遇见的当下我是无法预见的,路长路短,缘深缘浅,熬不熬得过,还不是要盖棺才定论。也为此,我总有不安,摇曳。若是什么都是因果,机缘,注定,我是不需要苦苦去预见,去探索的,那样徒增了我的许多烦恼,也时常让我有独自恐惧的孤寂。如今的人,出去自私,贪婪亦是。我深知我也是,故而有这样的烦恼。曾有一段时间,我已经决定去过一个漂泊的一生,也无所谓心的安定,却在数月前已潦草结束那放纵心灵和肢体的日子。
  
  至于今日,有如今的处境,才知道世事无常,诸行无常。我知道我心念不强,对世界也有太多的善感。当我遇见一个愿同我对生活放肆的她时,我还以为那就是我的解脱。过往数月,许多事也在心里过往,后面的路还是要走,近日里放下了许多希求,心变得静了许多,却不知道从何时起常常有不能诉说的悲痛感,甚至不知道此种悲痛感源于自己还是这段久久不能如愿的感情。只是知道,不同个体间是那样的容易彼此误会,误会了好大的事,误会了好多的事,误会了遇见这件事,相爱这件事,婚姻这件事,生活这件事..是啊,而我所谓解脱只是我在这个不断悲喜的深坑中做的一个梦吧。
  
  

    阅读感言

    所有关于夜未央的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