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爱看美文网:打造最干净唯美网络美文阅读社区!

当前位置: 主页 > 日志 > 心情日记 > 正文

记 梦

作者:青枝绿叶 来源:时间:2014-08-01 00:00 阅读: 次   我要投稿
    昨天晚上吃得过于饱了,夜里便做起梦来。天明想起,觉得还有记起的必要,于是便在此仅以记之,以供后示。      我时常朦胧着头脑,糊涂着度日。记得我与妻子在一个前出一厦的东西方向房子的西头挂耳房里睡,里面还有几个素不相识的人。其中有别人称是口口之老婆,还有另外两个人与她在东西方向的床上睡着。就在房间的北头还有两位年轻的女子,在那儿熟睡。不知不觉,忽然有一女子,朝向口口的老婆前倾(状),有两位女子向后拉着她,不让这位女子前去。究其原因,说是年轻女子想纠缠她,争吵在继续,这时走进屋内的口口与我一起规劝她(少妇),这位女子又掉转矛头与我纠缠。争吵的同时,还互相撕打,似乎不成决不罢休的架势。妻子看到这种场面,便让我去旁边休息,出人意料地进来一个几乎与我同龄的青年男子,个头儿不高,平剪着头,脸铁青,起初给人一种内向性格的印象。不多时他便发起火来,先让我给其点烟,后又抓住我的脖子领,拉我推我。我也不知里面的原因,似乎任其摆布。然而忍耐是有限度的。顷刻间变成了两人的大吵大闹,争吵声引来了无数的观者。我哥听到有我,来到后就促我俩了事,催我回家。我与妻子便走出屋门,往回走,可又忘了穿掉了的鞋子。凑这个功夫,与我争吵的那位给我说是闹着玩的。听后我很气愤,这哪里是戏玩,分明是在欺负人!后来我与妻子走了,似乎走在口口庄经口庄回家的路上,一路我俩没有言语,也许气还没有全消,而不觉间走到口庄东头,换成了我与口口一起回家。前头听到有小孩在哭,哭声很烈。这时,在口庄住的口口,在村东头自家的院子里出来,吵口口,“说着不要与小孩吵架,大要让小”.口口说,“他骂我,根本没有打他”。这时却听到在偏东北角,口口喊叫我的声音,让我给他的家人儿捎口信,准备再次掰茬玉米,以便凑价钱卖掉玉米。也许日有所闻,夜有所想,联系到当前市场上的玉米、小麦价格而使然吧。我答应他了可以。口庄与口庄着实很近。历史上不可能的事,却能看到村西北河沟里的水竟能成汪洋。水面似过河堤,只见河水哗哗地向南淌去,水面浑浊不清,夹杂着泥土,似乎是胶泥水。可东西向的路被淹没,看是完全给截断了,没有了回家的可能。可是仍有小机动三轮车载着满车的人,仍在路上劈水前行。而事实上,路口的稍南侧,原本没有桥梁,现在却架起了桥梁。可我在犹豫与冒险中走过了小河,满脸挂着,似乎在被高兴的氛围拥着。      真是白天想到或想不到的事,夜里尽你所想,并且想的乱七八糟。倘若事事都象梦中那样,那将会是一个什么样的景况呀!
  • [编辑:秋之若雨]

    阅读感言

    所有关于记 梦的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