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爱看美文网:打造最干净唯美网络美文阅读社区!

当前位置: 主页 > 散文 > 经典散文 > 正文

落花深处听秋声

作者:冷枫、』 来源:时间:2015-03-03 14:04 阅读: 次   我要投稿

落花深处听秋声

岁暮清寒,玷湿西山翠微。

前尘隔海,渺远各中云语。

“少年听雨,红烛昏罗帐;中年听雨,江阔云低、断雁叫西风;而今听雨,鬓已星星也。”寥寥数字,蒋捷却道尽了人世沧桑,把一生听雨的感觉尽述其中。“悲欢离合总无情,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凡尘俗事最能牵动人心扉的,莫过于悲欢离合。千年轮回,蒋捷已然不在,只剩千年前他乘江而过的那条轻舟,却在风雨中飘荡了几千年。恰如繁华一时,歌舞升平的六朝楼宇,却早已被的风烟洗刷为一地断壁残垣,在历史的光阴里摇摇欲坠。只剩在冷月如钩,凄清的寒夜,秦淮河对着女墙静静地低泣着曾经的繁华。

当年唐婉与陆游重逢的沈园已然不在。留给后人只是唐婉与陆游那几声难难难与莫莫莫的哀叹。佳人才子用半生写就的那首《钗头凤》,照耀了南宋半壁词坛,我不懂这是碎造就的,还是美丽造就的破碎?倒更希望宁可少一段绝佳的词句造就一段极佳的姻缘。多年之后,后人造起了那个曾经的“沈园”,游人依旧很旺,只是沈园早已不在,沈园只能是属于唐婉和陆游的。

历史的风烟,早就把古往今来才子佳人的目光摇散了,千百年后,谁还记得谁?

倒不如着一身蓑衣,做一个潇洒的苏轼,踏破江南长满青苔的小路,弄碎身后一地云烟,闯入大江边上高歌一曲,岂不快哉!

侠士中,我唯独喜欢沈浪,不单单是因为他灵动洒脱,阴柔变幻的武功,更因为他“不若事了拂衣去,夜枕沧海日观山”的潇洒之姿。最后,沈浪和他的江湖,一起归隐了。不是江湖已太平,而是他找到了自己的那份平淡冲和,宁静的归依。

舞一支清笛,于,静听秋声。

潇潇洒洒,蓬蓬勃勃。无关他人,无关俗事。

冷枫

2015/3/3

    阅读感言

    所有关于落花深处听秋声的感言